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鸥
南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707
  • 关注人气:2,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在就是意义——序“黔风文集”之《若尘》

(2011-06-12 16:44:12)
标签:

文学/原创

贵州民院

黔风文集

若尘

若非

分类: 随笔

    存在就是意义——序“黔风文集”之《若尘》


    对于诗人来说,诗歌就是心空高悬的神明。我常说:在神的面前,我们只能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因而当诗人若非约请为贵州民族学院“黔风文学社”即将出版的“黔风文集”书系之《若尘》写一些文字时,我只能欣然听命。
    我始终认为高校历来是诗歌的重镇,是诗人的摇篮。翻开新诗近百年的历史,众多如群星闪亮的名字始终照耀诗歌的天空。“五四”时期如此,朦胧诗以后更显峥嵘。我们知道,吉林大学为诗歌贡献了徐敬亚、王小妮;北京大学贡献了海子、骆一禾、西川;武汉大学贡献了王家新;四川大学贡献了唐亚平;云南大学贡献了于坚;重庆大学贡献了尚仲敏;而北师大贡献了伊沙……这些闪亮的名字在诗歌的长河中汹涌翻卷,而他们的第一朵浪花,应该都始于青春激荡和诗性昼夜盛开的大学时光。他们不仅以个体的形式呈现,更是以群体的名义、以文学社团的名义肆意翻卷。

  

    我们知道,高校是一个时代思想文化的策源地和发光体。学子们勃发的青春与思想文化的光焰在这里相互碰撞、彼此点燃,交织出活力四射的思想烈焰和绚烂多姿的青春画卷。因而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开掘,因该说是高校的一个重要使命。
    在我看来,诗歌是一个民族语言的智慧与光芒的开掘者,精神与情怀的捍卫者。她所闪耀的独立意识和精神品格,是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元素,她是一个时代的圣者和歌王,她应该引领和呈现一个时代的精神与品格。从这个意义上说,学子们与诗歌有着一种天然的暧昧交融的关系。一方面,诗歌的信仰、价值、尊严、道德、情感、美学意蕴等基本元素,在学子们灵魂的天幕之上能够得到充分的折射;而另一方面,独立意志、人格特征、美学思想、艺术灵性等方面又在诗歌之中得到熏陶和引领。

   

    众所周知,由于社会的转型和商品经济的日益渗透,再加上消费文化和读图时代的突然降临,诗歌这种纯粹的文学样式已经被逼到最边缘的边缘地带,备受世人冷遇,极度尴尬。而高校这个昔日的诗歌重镇和诗人的摇篮也倍感荒凉。
    然而令人倍感欣慰的是贵州民族学院在贵州各高校中独领风骚,文学的情节如野花怒放,历届的文学社团薪火相传。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些诗歌的年月,我们天天在一起疯狂的诗人有王强、王家鸿、龙建刚、孟维佳、空空,稍后的有王鹏翔、杨欧等。1993年我流亡归来后,受当时的“木叶诗社”之邀,举办了我个人的诗歌朗诵会和讲座,诗人阿诺阿布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兄弟,这一时期的还有王黔、赵卫峰、西楚、魏荣钊、张思源他们。新世纪以来又涌现出罗树、杨坤、海城、游学、杨光焕、吴华、杜光轩、龙福贵他们,直到现在的“黔风文学社”若非、王朝举等诗人,他们依然心怀梦想,激情天下,表现出一种与这个时代极不相符的令人赞赏的对文学的虔诚与敬畏。
   “黔风文学社”成立于2002年9月26日,是当时贵州民族学院唯一的文学类社团,担负着全校文学繁荣与发展、文学人才挖掘与培养的神圣使命。文学社以“关注社会、关注人文、关注本土文化”为办社宗旨,以“挖掘文学人才、繁荣校园文化”为办刊原则,在几届“黔风人”和社会各界友人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成为我省文学创作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是“贵州民院文学现象”的人才集结地。《黔风》作为文学社创办的同名民刊,从2006年12月第一期顺利出版开始,它就成为学校文学青年展示的舞台、贵州民院校友以文会友的桥渠、省内外文学名家关注的园地。
    当我细细品读了若非发给我的即将出版的《若尘》所选文本之后,作为一位汉语诗歌近三十年发展历程的见证者,作为一位习诗近三十年的诗人,我倍感欣慰,我感到一种流失多年的对文学的虔诚与敬畏,正在一些少年才俊的身上复活,正在他们的文本之中得到令人激动的展现。
    从文学样式和内容上看,有小说、诗歌、散文;有若非对90后新锐诗人苏笑嫣的评论;有诗人杨光焕的《用边缘的方式前行》的文论;有“贵阳日报”记者王远白有关贵州民院的“诗歌现象”的访谈。从该期阵容上看,有贵州名家喻子涵的散文诗《河山系列》、贵州90后新锐诗人若非;还有郭思思、杨光焕、杜光轩、龙福贵、阿琪阿钰、凤鸣等诗人的近作;还有“黔风文学社”的一些优秀作者。该书的内容十分丰富,这些文本不仅是“黔风文学社”创作成果的一个阶段性集结和展示,更是当下贵州民族学院学生创作实力的一次汇展,同时又是“黔风文学社”对省内文学创作的一个窗口性介绍。

   

    我始终认为一位社长或主编的文学品格,应该就是该刊物的文学品格。近两年,我断断续续地阅读了若非和王朝举的一些文本,他们奇异的早慧和令人赞赏的独立意志所表现出来的才思令人欣慰。从他们的文本来看,对当下麻木、庸俗、无序的现实场域的质疑和批判,既是他们青春抒写的主要内容,又是他们诗学立场的共同特征,表现出一位诗人最基本的时代的警醒和应有的良知。尽管他们在语言上还有待于继续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话语方式,但在当下这个满目破败的时代,他们文本的独立意志和人文质地所表现出来的诗学立场,对于90后诗人来说实在是难能可贵,令人赞赏,应该大抒特抒。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主持编选的《若尘》应该是一部具有文学立场和精神品格的选本。

   

    我知道诗歌的道路越走越遥远,我也知道身影会越来越稀疏,但我深信,你们现在的每一片时光,都将以不同的方式隐约地呈现在诗歌史中令人激动的章节。祝福你们!

                                

                                               2011年6月12日于贵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