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鸥
南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500
  • 关注人气:2,5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灵的力量

(2010-09-05 23:08:21)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南鸥

雷公山诗刊

随笔

分类: 随笔

    心灵的力量近日,我在为周瑟瑟的《一个人的诗歌史》写的一篇评论中和另一篇《创作漫谈》的约稿中都谈到了存在的力量和诗性的力量。文中我阐述了存在与诗性的关系,谈到了诗性最本质的层面就是一种深刻的揭示、发现、指认、命名和引领。而此刻,当我遵嘱为《雷公山诗刊》的创刊号说上几句的时候又再次想到这些无法绕开的话题。

    我反复谈到麻木、庸俗和无序是当下文学现场的致命病症。我们知道,相当一段时间,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由于诗歌写作者价值的自我放弃、心灵的自我赦免、命运的自我放逐;由于诗歌对现实关注的苍白与无力、独立与责任这个诗歌最高品质的丧失;由于创造力与想像力严重缺失,审美极度贫血,诗歌文本丧失了应该具有的诗性品格和精神立场。再加上影视文化的勃兴,电子传媒的迅猛发展,文学生产和消费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致使汉语诗歌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文学已经处于极度边缘的状态,成为午后休闲的面点,诗歌更是沦为卫生间的道具,沦为午夜红灯区昏黄暧昧、隐约凋落的残影。而作为最具魅力的文学样式的诗歌,作为一个民族语言智慧与光芒的开掘者,精神与情怀的捍卫者的诗歌,作为一个时代的圣者和歌王的诗歌,其神圣与纯粹性受到空前的肢解。而此刻,我与《雷公山诗刊》的创办人、主编南往耶在客厅相对而坐,这位来自大西南腹地贵州黔东南的年轻人让我既激动,又悲凉。

    在近一个小时的交谈中,他反复诉说为了诗歌,它可以不要女人、不要家庭、不要孩子;他反复诉说小时候与他一同画画的几位小伙伴由于家里实在太穷,买不起绘图纸和美术铅笔不得不中途放弃;他反复诉说他一生的愿望就是要创办一份《诗刊》,一份拥有人文品格和诗性光泽的《诗刊》,一份为真正有才华的诗人展露自己舞台和天地的《诗刊》。他表情很严肃,他分明在告诉我不管诗歌是被世人玩弄,还是被遗弃在荒野,或沦落在卫生间的角落,诗歌在他心里依然纯洁如初,他是诗歌命定的最忠实的仆人,他要昼夜守候,要用他的一生来捍卫她的纯粹和尊严。

    南往耶是一位年轻的画家,从他的话语间我知道创办《雷公山诗刊》是其深思熟虑后的一个重大决定,而这个决定对他的生命形式是一种考量和挑战。我时常在想,多元和飞速颤变的今天,人们对生命形式的选择远比我们那个时代辽阔而丰富。面对日益世俗的图景,他为什么依然选择日渐凋落的文学呢,为什么对文字依然保持如此的虔诚和敬畏呢?他的普通话与我一样的生涩,就如同贵州高原蛮荒的质地。坐在他的对面,一种大山一样朴素而刚毅的品格扑面而来。尽管他披肩的长发和俊亮的眼睛所显现的几许飘忽也许会被人误读,但我就像坚信大山的质朴和坚韧的品格一样相信他的话语。无疑,这位年轻的画家让我感受到了一股从海底汹涌而来的意志和力量。也许,他此刻的想法只是青春年少的激荡,还没有形成一种坚定的信念,但我想暗夜里的一束微弱的烛光,她给人的温暖与力量一定远远超越她自身,远远超越那些光芒四射的风景。她已向我们昭示一种存在,演绎出一种存在和诗性的力量,也许,我们由此会听到万物颤动的声音。

    尽管,他的话语流露出些许的狂妄,但我能够理解和接受他的狂妄,因为他所有的奢想都是出于对诗歌的虔诚和敬畏;因为我更喜欢激荡着霍尔蒙气息的骚动不安的灵魂;因为我不能再把那些四平八稳的近乎于完美的平庸视为才华,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和支持。

雷公山是贵州黔东南腹地海拔的标高,它的奇峻、孤绝孕育的古朴、灿烂的苗族文化越来越被视为世界文化的瑰宝和人类灵魂最后的栖息地。我想《雷公山诗刊》的版图应该是整个现代汉语,而它海拔的标高因该是当下诗歌奇峻的海拔。

    我们期待着……

                                2010年7月9日于贵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