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鸥
南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8,507
  • 关注人气:2,5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间里的废墟》(组诗)之一

(2006-11-16 22:56:48)
分类: 诗歌
《时间里的废墟》(组诗)之一



南 鸥

《河滩上躺着一艘空船》


是谁?躲在上游把河流扯断
锋利的石块,卡住你的喉管
河滩,像鲨鱼巨大的胃不停的蠕动
黄昏展开乌鸦的翅膀

胸腔腐烂,血液尸水一样
流淌,鲜亮的嘴唇啜饮波光粼粼的死亡
一位天使手捧鲜花被打入地狱
一位魔鬼手持利剑被抬进天堂

入夜,乌鸦的翅膀又在头顶上煽动
你的桅杆坟标一样摇曳
河水已经风干,只有一位寡妇精瘦的泪
反复诉说枯萎的河滩

依然在另一个黄昏,依然在
乌鸦的鸣叫里,是否会卷起另一片传说
我们的子孙又纷纷围拢过来
河滩上,又躺着另一艘空船



《枯 井》

一只飞鸟带走时间的容颜
青蛙,在光石板上爬动最后的表情
一群孩子趴在井口一动
不动,而死亡悄悄拉着
童年的衣角

活人被死者箭一样追踪
这是一种更深的黑暗
千里之外,死者的眼睛轻轻眨动
远方的风景被时间射穿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命运
祖先的眼珠坠落深渊,一群可怜的孩子
即使你纵身跳入井底
也不能把消失的云霞
从水中捞起

一座空城吞噬着饥饿的人群
宫殿,无法拯救陷落沙滩的命运
内心的狂热如飞蛾
一生盲目,无法掩饰黑暗的记忆



《破 庙》

木偶的四肢总是被拉杆舞蹈
我如残废,在你空寂迷乱的掌纹上爬行
祭台上,神秘的红布
总是暗藏死亡的密码

山路的泥泞诉说幽深的虔诚
一把神火,直烧到千年之外
坟墓磨响牙床,漆黑的大门昼夜洞开
而晚钟总是绕着
房梁,融入另一片黄昏

穿过所有季节,而没有爬出你的
大门。逃到地平线上而没有跨出你的台阶
你僵硬的手,像死者的手
紧紧攥着一个原始的部落

存在的虚无,一种美丽的囚笼
比死亡更深比深渊更黑
而偶像,是心尖一种永不愈合的内伤
我看见一位蒙面的杀手
总是穿行于善良的人群



《绳 索》


总是让我想到一位失贞的女子
想起一只只美丽的黑蝴蝶,串起项链缀于
死者的脖颈。总是连接最初的记忆
又熄灭最后的激情

我无法躲开来自生命根部的悲哀
梦里梦外,总有一条绳索从千里之外
直伸过来。像一条蛇
从我家老屋绕梁而来

我总是忘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
总是想起马棚中的马
想起一汪汪鲜血如何渐渐冷却
想起太阳升起的
姿式,和另一种黑暗

我总是为短命的人泣不成声
我总是不敢把绳索和死者连在一起



《渡 口》

清雾缭绕失明的记忆。站在
渡口,我无法看到比悬空的断桥更多的风景
一片细浪重叠起来又散落开去
我知道,叶片在枝桠生长
而最终又回归土地

水花拍击,船富有节奏的作响
谁总是把虚设的天堂藏在漆黑的海底
一百年前我已经登上了船
而至今,船依然停在海底

风在低鸣。死者的黑发风中凋零
一千位女子的哭声由远而近
一艘沉船的尸骨,告诉了我人的道路
死者的母亲呵已哭瞎了双目

淡淡的雾,浴着渡口
我无法看到比悬空的断桥
更多的风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