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勇英
王勇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546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禾苗花的独自歌唱——读王勇英《禾花》文/郭艳

(2018-10-18 14:35:32)
标签:

文化

分类: 书评

禾苗花的独自歌唱——读王勇英《禾花》 

郭艳

王勇英是广西实力派儿童文学作家,客家乡土一直是她的文学乡愁。以《弄泥木瓦》《巴澎的城》等为代表的多部作品都浸润着浓郁的客家文化和人伦风俗。作者通过儿童视角和儿童形象,呈现和照亮了独特地域的人文风貌和人情之美,她的创作也在地域性文化中获得了丰盈的独特性。这部《禾花》则带着写实主义的倾向,正面摹写少女禾花以自己的善良、勤劳、宽厚与命运抗争,在生存的艰难中坚韧而顽强地成长。

命运的苦难与厄运中的抗争    乡土社会有着“采菊东篱下”悠然的文学境界,也有着“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源幻境。对于深植于土地的农民来说,生存的艰难和面对艰难的生活是最本质的,苦难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乡土叙事非常重要的母题。乡土社会人物的悲剧命运有经济、宗法、道德和礼俗等原因,现代文学史上一系列文学人物如老通宝、祥林嫂、阿Q等等,他们折射出中国乡土社会的闭塞落后和贫穷凋敝,这些苦难叙事随着社会的发展渐渐成为历史。与此同时,有一类苦难和悲剧则始终存在着——人因为不可预测和不可抗拒的命运而遭遇厄运,这种苦难导致原生家庭无以无为继,出现幼无所依、老无所养和贫病交加的生活现状,这是当下乡土社会最有可能产生现实苦难的维度,而如何以文学的方式去观照和呈现这种命运带来的苦难?

《禾花》恰恰是从少年视角透视当下农村社会依然存在的现实生存图景,小说在对一个极端贫困家庭的叙事中,抵达对于乡村少年男女成长的关注与体恤。作者从乡土社会日常生活和耕作劳动的角度,叙述了禾花一家如何面对密集降临的疾病与死亡。当一家之主父亲金瓜从房顶上摔下来的一瞬间,注定了这个家庭会因病致贫,就此跌入生活的谷底。禾花一家人带着“活下去”——这个最朴素的信念,在乡土原野上苦苦支撑着。物质餍足并以消费为享乐现代人大多很难切身体会到这种基于极端贫困的微薄需求。为了活下去,小说人物在生活的最边缘滑行,在对苦难的挣扎与抗争中,少女禾花的心智日渐成长。盲眼阿嬷拄着拐杖领着孩子们走在田野上的影像,带着无言的坚韧力量,让我们深深动容。

乡土野地柔弱而强悍的生命    禾花是一颗随着时光命运被播撒的种子,她不幸生在一个患有遗传病史的家庭,父亲的残疾,母亲的疯癫,奶奶的目盲,舅舅的跛足,甚至于那个带来一缕温暖阳光的舅妈也是发死病患者。深陷这样的家庭是不幸的,贫穷、劳作和哀伤似乎早早地降临到她身上。然而,她又是幸运的,盲婆奶奶的坚韧,父亲的勤劳能干,舅舅懦弱中的善良,舅妈决绝中的温情……这些亲人在苦难面前的品质恰恰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滋养了苦命的禾花,让禾花在惨淡的生活面前直起了腰,像一个成人一样肩负起家庭的责任。这些生活的弱者,却凭借着强悍的活下去的生命力,一如中国古语所说“柔弱胜刚强”,最终战胜了一系列的厄运。禾花一家这种对厄运的抗争以乡土伦理中淳厚的善为底蕴,盲婆阿嬷“有舍才有得”的价值观是这种伦理的集中体现。禾花正是在这种质朴而珍贵的言传身教中,让家庭获得了生活的种种转机,最终带着老弱病残的家人沉稳地行走在孕育万物的乡土野地上。小说通过禾花一家的命运遭际,摹写了一个个柔弱却强悍的乡土生命。

闭塞的地域与敞开的纯净心灵    现代学校教化的“智”似乎映衬着乡土社会的“愚”,小说正是通过一系列智与愚的故事,暗示了现代文明貌似智识的偏狭和乡土文化貌似愚钝却自然纯净的心灵。小说刻画了被知识教养的学生们集体嘲笑谷米珍贵的手工“大花布包”,既嘲笑不长虱子的谷米,也嫌弃长虱子的谷米,嘲弄他的驽钝与不合时宜,厌弃他们一家人的疯病……小说独特的地方在于:禾花和谷米尽管对于自己和家庭的现状很焦虑,却从未厌弃自己日渐凋敝和破败的家。他们有发自内心的对于现代文明和知识的向往,又认同乡土和自然带给自己的欢乐与温暖。这种自然纯净的“善”无疑是对乡土伦理和现代社会双重的势利主义的清洁,在这种超越文化和文明样态的自然人性面前,生活最终显示出了公正与慈悲:禾花拥有了自己的同龄朋友,生活向这个善良而容易受到伤害的家庭伸出了有力臂膀,生活向着美好前行。

王勇英的小说有独特的叙事节奏,故事切入的角度自然别致,叙事融入客家文化元素,语言也带着天然的纯净色彩。小说在浓郁的乡土情境中呈现了少女禾花的坚韧与成长,呈现了一个家庭在厄运面前的抗争,一个个带着伦理的善和纯净人性之美的人物活跃在在乡土原野上。从这部作品看来,作者更多地将笔触从孩童世界的欢乐和童趣,转向对不同成长背景中少年男女命运的摹写与观照。从写故事到写命运,从写快乐童年到写家族生活经历,从写单纯的儿童到写家族人物的喜怒哀乐……这些对于儿童文学作家来说都是新的挑战,也给自己的写作带来新的疆域。这部小说后半部的故事构建略显简单,尤其是结尾处结识同龄朋友和来自村里的帮助等等,这些情节的处理都显得有些突兀。当然,这些值得商榷的空间也是当下儿童文学写作共同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何在凸显儿童文学写作独特性的同时,提升小说的难度、厚度和力度,是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题中之义。最后期待着勇英写出更加扎实沉稳的力作。

 

 谢谢郭老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