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47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条英机最后的时刻

(2006-04-30 16:33:44)
1948年11月4日。这是一个黑暗的日子。
东条英机和二十五名战犯分别被判有罪,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广田弘毅,木村兵太郎,武藤章被判绞刑。
剃刀将军东条英机的饭量骤减,体重急剧下降。他精神萎靡,表面依然冷静异常。
入夜,东条英机赋诗一首:此一去,尘世高山从头越,米勒佛边唯去处,何其东。明日始,无人畏惧无人愁,弥勒佛边唯寝处,何其悠。
想必此时他的心情灰暗之极,他想起自己的一生戎马生涯,感到时世幻灭,唯一可寄托的只有佛了。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12月21日。东条英机接到即将执行死刑的通知,他把那首诗交给了教诲师花山信胜博士,说,想起一直处于一百瓦的灯光昼夜照射下,竟未能得神经衰弱,一直到最后都能保持身心健康,觉得正是因为有了信仰。
这话说得有点无奈和强打精神。
最后,他又提出一个要求:临死时再吃一顿日式饭菜。
狱方准予这一要求。
东京国际军事法庭的行刑室设在巢鸭监狱院内。绞刑台高与宽各24米,通向它要登13级台阶。
1948年12月22日午夜23点30分,七个剃着光头,身穿灰色囚服的昔日枭雄被美国宪兵带到了一个小佛堂,花山信胜教诲师为七人忏悔,颂经祷告。东条英机脸色苍白,有报道说他的脸象一张风中的白纸一样痉挛着。
经毕,东条英机用抖动的笔在赴死薄上签下了最后一个签名,然后便被押进行刑室。那里,狱方给东条准备了一顿最后的晚餐:大米饭,豆汁汤,烧鱼……
东条大口吃着,面无表情。
时候到了,东条和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武藤章四人首批被押向绞刑架。
惨白的白炽灯下,四台绞架下垂着四条黑色的吊索。
东条慢慢走上13级台阶,他望着那四条黑色的吊索,似乎看见父亲微笑的脸正在绞架上方隐现。
但实际上,此时他被一副黑色的布罩蒙着面,他被宪兵架着走完13级台阶,然后背身站在行刑台上,等待着行刑手将吊索套在自己的脑袋上。
突然,东条提议:请松井君带领大家三呼天皇陛下万岁!
松井石根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天皇陛下万岁!
另三人随声呼喊:万岁,万岁,万万岁!
执行绞刑的美军中士约翰 伍德想起了在纽伦堡对德国战犯执行死刑时相似的场面。当屠杀犹太人的头号杀手斯特雷切在验明证身后也曾歇斯底里的尖叫一声:希特勒万岁!凯特尔元帅也随着大喊一声:一切为了德意志!
东条和其他三人在高喊一声之后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行刑场突然陷入一阵死寂。美军中士约翰 伍德把吊索套在了东条的脖子上。总行刑官向监刑官们报告准备完毕,随之发布了行刑命令。
死囚脚下的活门突然打开,死囚倏然掉了下去。吊索突然绷紧,剧烈地抽搐着。
一会儿,一切复归宁静。
美国军医和苏联军医带着听诊器走向刑台后面验尸。
0点11分,他们走了出来,报告四人业已毙命。
然后,板垣征四郎,广田宏毅,木村兵太郎重复了这一经过。
随后,七名甲级战犯的尸体被秘密运至横滨市西区的文保山火葬场焚化,骨灰散至荒野。
东条英机在临刑前再次赋诗一首:樱花瓣啊,悄悄而哀愁地落下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