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26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说 我还要说  导演老高

(2006-03-23 12:41:56)
   在《东京审判》正式拍摄之前,我曾经一再说我们是在创造一个奇迹,现在我依然可以说,我们确实在创造一个奇迹。
   在北京拍摄一个发生在1946年的完全东京的戏,并且不是儿戏。
   这想不是奇迹都不可能。
   当时,电影圈子里的专业人士说,丫他妈疯了。
   我没疯。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虽然后来还是不可逆转的发生了很多我不想要的东西。
   那是世道人心的事,与电影无关。
   那些事情总之是要发生的,不管是在拍电影,还是在拉一泡狗屎。

   2005年初,大师说了一句现在看来无比牛逼的谶语:诸事不宜。休息。
   我没有休息,义无反顾的一头撞进了一个大陷阱。

   那时我正陷在另一个有关于世道人心的痛苦里,一个叫《父亲》的电视剧,刚开始八天,我把它停了。
   当世道人心让我不可忍受时,我宁愿牺牲钱。
   对不起,请不要触犯我心里想坚持的东西。

   4月刚过,接到了郑欣的电话,问我想不想拍一个主旋律电影。
   说老实话,我不太……想。
   那时候我一直在准备着海岩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和张平的《十面埋伏》,投资已经说好,只是等剧本。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被卑鄙的想拍电影的傻逼念头制服了。
   接着就上网搜索“梅汝璈”这个人,我惊着了。
   这个人和我以前拍过的《闻一多》很像,都是那个年代能坚持也敢坚持的伟大人物。
   我决定拍。

   我是被原中国电影合拍公司的老总郑全刚推荐的,郑先生是《卧虎藏龙》的制片人之一,《卧虎藏龙》获奥斯卡时,郑先生代表中方上台领奖。李安在大陆拍戏时,郑先生帮了大忙。李安很感谢他。

   制片方对我的要求是“8、15”公映。
   这不是奇迹是什么?
   4月9号签完合同,我开始正式工作。
   4月9日到8月15日,四个月多四天。
   找资料,做工作台本,定剧组工作人员,定演员,拍摄,后期,审查,做拷贝,上映。
   四个月,这能不是奇迹吗?此时,我光杆一个,手无寸铁。
   应该说,一开始制片方还是表现不错的。
   我制定了一个三管齐下的运作方式:做工作台本,组班子,搭景,同时进行。
   这个方式很见效,果然,一个月的时间,六个港台演员,六个日本演员,两个美国演员都基本搞定。
   一个日本酒馆在北影搭起,按照原样一比一在小汤山搭的军事法庭。
    一切都在忙乱和基本按部就班中悄然开始了。
    有矛盾,有争执,有离心离德,有傻逼呵呵,有死乞白列,但均尚属正常。

    可惜,后来资金断档了。因为那个组局的那一方其实一分钱都没有。钱都是别人的,怪不得花起来那么大手大脚。一点也不心疼,因为不是从自己身上割下来的肉。
    资金断档也不怕,但你不能跑啊,将近一百口子人张着大口要钱呢!
    但丫还是跑了。
    丫用一种很无赖的方式把所有人逼上一条绝路,然后自己躲起来了。
    说实话,我也想洗洗睡,我只是个打工的,我跑了,可能有人会讪笑,但没人能指责我什么。
    实际上,可能剧组大家都无所谓,因为当时工作人员已经拿到了二期的钱,并且除却电影夭折这个因素外,单就收入而言,可能还很合适。
    其实,大部分的工作人员是不在乎片子怎样的,主要目的还是挣钱养家户口。

    两个真正出钱的投资商撑不住了,两个将近五十,从来没有接触过所谓的充满骗局和玄机的娱乐圈的老实人哪里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二人相继病倒,每天叨逼叨的一句话就是跳楼。
    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撒丫子滚蛋,也可以一辈子永远不见这两个人,但这两个人呢,他们会怎样收拾这个我们电影人给人家挖掘的这个大泥坑呢?他们怎样面对公司董事会的质询?怎样面对那些债主?
    他们不是有钱人,甚至可以说,他们二人的所有私人资产加起来都没我一个人多。
    他们最后剩下的只是几十本样片,两手空空,如何交代?
    充满骗局和玄机的娱乐圈啊!!!
    我们伟大的国产电影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根本不是所谓的体制问题。

    那两个上当受骗的投资商一个叫郑天华,一个叫岳路。不管历史会不会记住他们俩,我会永远记住的。
    那时候,我都不忍看见这两个可怜的半老男人。
    那个跑了的制片人不但没有出一分钱,还拿了好几十万走了。
    等片子拍完了,他发信息要见我一面,我拒绝了。
    这是后话。在此不想细说。

    这时候好像只有我觉得丢不起人。只有我傻逼。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确实是个傻逼。
    我无法抗拒这两个人的苦苦哀求,无法抗拒对拍摄心血的依恋,无法抵御这个片子最后的牛逼。
    我无法……不去当这个傻逼。
    我愿意。
    终于,我接着拍了。
    还是那句话,我当时脑子里的唯一念头就是,把最后一个镜头拍完,扭头就走。
    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我觉得,《东京审判》的结果是在中国有着无与伦比的牛逼意义的,不管你将来怎样看他。

    我很骄傲,因为这是一个他们那些专业人士绝对无法企及的奇迹。
    我一点也不想谦虚。
    事情就是这样。

附记:1、意犹未尽,请允许我再撒一次娇。
2、我是个贱人,再犯一次贱也无非还是个贱人,没有根本器质性改变。
3、如无不可抗拒之因素,类似的抱怨不再有了。
4、朋友说我以前的某些论调暴露了我内心深处的肮脏龌龊卑鄙下流。呜呼,我尽量改,但你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5、我也很痛苦,有谁能让我高尚一点呢?何况,我就是做了高尚的事人家也不认为我高尚啊。我就这个命啊。这是一句歌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