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156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战斗继续打响  《东京审判》上海看片会--导演老高

(2006-03-15 00:18:47)

今天去上海,全国院线齐聚上海看片,上影安排今天下午放《东京审判》。

早上八点五十五的飞机,到了机场办手续时才发现居然没带机票,赶快让助理开车回去拿,又给制片人打电话到房间找。终于找到。终于在最后时刻上了飞机。

 

自从上影通知14号看片就乱了套,一直到昨天晚上一群人都忙成了大苍蝇。

分几路同时开工。

剪辑崔大力到北影剪样片。我到八一厂合成前两本的声音。

我这里因为亲自盯着,没有出什么问题。崔大力那边无穷的事情接踵而至,总之一天接到十几个电话诉苦。我只能安慰,并告诉她,人在阵地在,事情反正得做,抱怨也没用。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我们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

然后又是字幕,因为基本上是英语和日语,没有字幕简直是个盲片,院线老大有几个能精通外语呢。

只能解决。

老景和小崔波四处找能在样片上做字幕的地方,终于在字幕厂解决此事,但要在13号晚上之前赶出来简直不可能。

我说必须,这没的商量。必须。

于是为了必须开始疯狂。字幕厂提出由我们来协助,就是说我们找人拿白蜡笔在样片上按口形划记号,字幕厂按记号烧字幕。

天哪。

我按时和录音在晚上七点之前完成混录,在八一厂的混录棚里在听或者看时,电影已经显出电影的规模。

也就是说,电影在电视里出来的效果,仅仅是原来的四分之一不到。

电影必须在电影院里看。

应该说,音乐做的还是蛮大气和贴切的。音响也挺唬人的。

崔大力一直干到今天早上才完工。

可爱的崔大力。

 

我到上海已近十一点,双片到上海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安排的是下午两点放。

因为还要试片,顾不上吃饭就往上影洗印厂赶,还好,双片还没有试完院线各位老大就已经陆续到了。

看见了广州院线的老总赵军。我和徐嘉暄上去打招呼。

徐嘉暄说赵军快成了《东京审判》的托儿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给各院线说如果没有《东京审判》,中国电影史就不完整。

赵军是最早关注此片的院线老大。

下午安排的是《理发师》、《东京审判》、《陶器人形》。晚上是华夏的引进大片《防火墙》。

《理发师》放的是十分钟的片花。片花的最后,是陈逸飞的一段工作记录。

大家一片沉默。

一个艺术家因为一个电影永远逝去。

电影啊。

吴思远是《理发师》的艺术总监,陈逸飞去世后,他接着把电影拍完。

吴思远介绍了拍摄过程。因为拷贝在澳洲制作,来不及调。

陈逸飞的弟弟上台,未语已泣。

 

然后就开始放《东京审判》。

刚才在路上,我说今天很恐怖,第一次以这么直接的形式赤裸裸的面对电影江湖的老大,命运难测。但不管如何,放完了就吃饭,如果反映好,就算祝贺;反应不好,就算安慰吧。

我坐在最后一排,忐忑地看大家的身体语言。反应基本满意。

反正我觉得可以祝贺一下了。

我上台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对我感触颇深的是阴差阳错的和《理发师》在一起放。我说相信上影领导不是特意把两个片子放在一起,但这是天意。

《理发师》和《东京审判》,两个2005年最多灾多难的电影。

 

回到天津已是八点多,徐嘉暄打来电话,说院线反应很好。

我说那就安排在五一档吧。

五一档原来担心的是《碟中碟3》,但现在《碟中碟3》推迟至五月十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