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戏曲影像资料15年纪念

(2016-12-20 11:13:43)
标签:

杂谈

我从2002年末开始把录像带上的资料转成数据格式保留,到2017年,也有15个年头了。那时很少有DVD,所以做的都是VCD的格式的,而做这事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别人专门去做,我算第一个民间整理戏曲视频资料的人了。大概在四五年之后才有很少数的人进行采集,2010年之后,电视卡普及了,录制电视节目,采集录像带的才逐渐多起来。

最初的时候,资料搜集不像现在这样,记得当年是从本地戏迷那拿来录像带整理,一些外地朋友也把录像带邮寄过来整理,还从香港、台湾、澳洲、美国等地寻找了一些资料,耗费了许多积蓄的资金,我对资料从来不保守,但为了能更好的搜集整理,说卖也好,说资助也好,只是各自的理解看法不同吧,总之是把所有新整理的资料,有偿地提供给了朋友们,那时候的还打印盘面,都有塑料盒和打印的封面包装,大概在10-15元左右,再加上从邮局邮寄的快递费,基本算是赔钱做的,后来实在支持不了了,才改为裸盘简易包装。现在想想那段时光也是非常美好的,更是在诸多朋友支持下才走过来的。

记得采集的第一出戏是陈永玲王金璐景荣庆的《战宛城》,而第一个被网络共享的资料是何玉蓉的《马前泼水》和关肃霜孟广禄的《拜山》,不久我从澳洲费了很大劲,前后花了四百多元,弄来的纪马版本的《龙凤呈祥》,没多久成本都没收上来,也被共享,到现在为止,能确认我整理的资料,被共享还有很多,没有人知道原始资料整理者是谁,只知道上传者。于是一些人享受着我整理的资料同时,因为我收费了,“卖”资料,而被骂发京剧财了,成为了可耻的人,而上传者得到万人敬仰,有时我在想,要是我也能满大街的送,倒贴邮费的送呢,是不是也能买来好,落个好名声呢?

我不反对资源共享,要是自己整理出来的,拿出来共享确实值得尊敬,满处搜罗去,没费心血地拿到个资料,甚至是拿来刚出版的资料,花几分钟,多点说几十分钟时间,上传共享,这好人好事谁都愿意做。尽管如此,对所整理的资料也一概不添加自己的标记,我觉得这是最起码的准则,这些资料,我只是一个整理者,尽最大努力把资料整理好,保持资料的原始性,是对资料的一种最起码尊重,怕别人拿去而添加乱七八糟的标记,本身就是一种对资料的亵渎,所以我除去早期试验性地做了几个添加标记外,后来一律不做,且逐渐都替换了。

我总在微博上发布一些采集动态,告诉大家我是怎么采集制作的,对一些不好的资料,也总会换机器多次采集,或用之前采集的资料,挑选比较好的修补上,以求完美,本身一个录像带,是几个小时,你就得盯着几个小时,再加上修整,是很费时间和精力的,虽然如此,我还是尽量把这些资料整理好,以期把更好更完美的资料留下,这样整理的一个好处就是,被动地增长了不少艺术鉴赏能力,对表演艺术有了更多的认知。

我不保守,一直是把整理的资料或有偿或无偿地给出去了,一些珍贵资料甚至会无偿送与友人,甚至是一面批评着新编戏,一面给无偿提供给他们可用的资料,我觉得赠送有用之人,用在有用之处,比这么瞎传,比埋没了,比糟蹋了更有意义。用很多精力,反复地把资料做成最佳,就是希望这些东西能真正派送用场,而不单纯是炫耀和买好的资本。没有时玩命找,找到了,又有多少人去珍惜了?有些资料早就见了,但凡认知揣摩一下,也不至于把戏演成那样,话又说回来了,演好戏也不是看看录像就能解决的,这里学问大着了。

共享者永远不知道整理资料所付出的辛苦,一些人弄到个东西,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满世界当乐趣的传,这些都未必是他们自己采集整理的。为什么我整理的一些所谓珍贵的东西,不再轻易给人了,是因为当下讲信用的人少的可怜,以前私下送友人的珍贵资料,像《打杠子》等等,都是免费送人的一两份,结果都被共享了,还惹了一些麻烦,还有一些像纪马版的《龙凤呈祥》新整理的李世济《陈三两爬堂》,也是刚撒出去一两份,没几天就被网络共享了,万幸当年没把童芷苓《大劈棺》送人,因此还得罪过人,如今是想开了,独乐乐比惹麻烦强多了,所以后来像戴绮霞的《阴阳河》朱家缙的《宁武关》等一些少见的资料,束之高阁也是挺好的。

之前在朋友的小店,做过几次视频欣赏会,可惜捧场的不多,播放了一些资料,本计划把再播放一些少见资料,但终因捧场的人不多,就告一段落了。过段时间等清闲下来,想找个机会再与友人小聚一下,可以共同探讨学习学习,自乐乐或与来访的友人同乐乐,总比为显示自己多能,盲目地瞎传或糟践东西强多了。

我没有那么高尚,不过是玩而已,顺便给戏曲打点工, 这些年得到的报酬有限,做演出也好,整理资料也好,做网站也好,反正是投入了不少钱财和精力,就图个玩个高兴呗,至于弘扬传承什么的,那是国家的事,跟我没啥关系,或许您比较反感这种提法。

其实戏曲艺术的传承是讲究言传身教的,尤其是那些绝技,不是跟录像就能完全学会的,况有录像时候,基本都是他们晚年了,很多繁琐动作已经做不出来了,他们是一种化繁为简的演法,如果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照学,只能是学偏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再说了谁重视这些老艺术家了?现在都新编去了,就别指望戏曲还活多久了。

老艺术家本身就保守,很早以前与一位老艺术家闲谈时,曾听他们说过,学戏时很不容易,现在演员比他们那时学戏好多了,他们的思想就是带棺材里也不给他们。还有些老艺术家送我资料再三叮嘱别给别人。更有一些老艺术家当年就绝不允许录像,所以留下资料很少,有些老艺术家知道有录像,演法跟平时的就不太一样了。说实在的,这些年远比最初搜集整理资料难了,不是资料没有了,而是当今的这种乱象让很多人变得更加保守了。

已经习惯了,不管是骂也好,想的天真也好,还是用各种方法去取得,别看一些人喊着弘扬,喊着支持,又何尝不是等着蹭票看戏,等着资料共享呢,其实我也一样,到头来不过是图个便宜,等个免费午餐罢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