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由世界戏剧节说开

(2008-09-15 00:28:05)
标签:

文化

世界戏剧节10月将在南京开幕了,这是我们国家继奥运会后又一次大型活动,虽规模无法与奥运会相比,但在中国能办世界戏剧节,展示世界戏剧,也算是我们的荣幸了
在网络搜索了一下剧目,京剧就一出《曹操与杨修》,个人觉得这个戏以言兴朋的版本为最好,可惜而今的言氏旅居国外了,基本不登台演出了,而令言迷们多少有些失望。这个戏算是文革后新编剧目中比较好的一出了。但在我看来,其艺术成就远远没有不能与文革及之前的一些新编剧目相比,究竟什么原因造成而今这种状态呢?

记得有朋友说过,一出戏能受欢迎,能流传下来,最基本的是要有一段乃至几段好听的唱段。这话到是说到根本了。细想想,而今舞台上几出耳熟能详的戏,确实都包含了一些很受欢迎的唱。这使我想起了最具代表性的《六号门》,按说这个戏只是反映当时穷苦人的生活状态,剧本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做大的修改。而偏偏一段十几分钟的“卖子”对唱,把该戏推向了一个顶峰,全剧的看点也在此了,人们记住了戏,也记住了演员,所以说一段好的唱腔是立戏的根本。

我觉得光是唱腔好也不行,还应该补充一句,要有好剧本和过硬的演员。艺术是不容参假的,光有好本子,好唱腔没有用,还需要有实力的演员去充分地发挥,不仅要戏保人,还要人保戏,这是相辅相成的。还是说《六号门》的对唱,我也听过看过好几对演员的表演了,但总体感觉都没有像李荣威、林玉梅唱的那么有圆润,那么有内涵,这段唱真是非他二人莫数。不光是此戏而言,我总是感觉当今听戏不过瘾。这不是说而今演员不好,他们能监守在戏曲岗位上,已实属不易了,但总体的大环境使得他们基本功浅淡了,从而导致了艺术水平整体下降许多,而戏迷们的欣赏水平也就随之而降了。

这里还需要谈到一个改革问题,时代变迁了,人们的欣赏水平也提高了,而靠勤学苦练的传统戏曲艺术,在保持传统的同时也要赋予新的内涵,这新的内涵不是说去瞎改瞎唱,不要为改而改,要改的合情合理。许多专家们总是爱把前辈们已经创造出的经典东西再去“加工”,以显示自己的超越能力,结果把挺好的戏弄的乱七八糟。

是日,有朋友跟我谈起《四郎探母》提了一些看法,比如,过关一折的,本来杨延辉出关时是挂宝剑插令箭的,但到了过关时,这两样东西就不翼而飞了,改成空身吊毛了,是马快如飞的杨延辉,中途把宝剑和令箭都掉了呢,还是被和谐了?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还是这一折,据说姜先生的“扯四门”有许多身段动作,很见功夫,而今有些演员身上少些活没关系,但总不能改成台上人物都原地不动吧,虽然宗宝也是在哪小动作地唱了四句词儿,但何来扯?改革者们明白这“扯”的含义吗?如此之改,我只能是理解杨宗保巡营累了,在哪聊会天,也许是他掐指一算肯定会有人从这过,干脆别费劲了,就这等吧。唉,真不知是演员偷工减料呢,还是老师就这么教的,亦或就这么理解的。

一出前辈们都设计的非常经典的《四郎探母》,哪些专家们还要去再删减加工,真不知怎么想的。如果我们有心情的话,坐下来研究研究,这出戏的问题肯定不止这些吧。京剧中有许多程式化的细节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来源于生活,又顺应于剧情需要的,戏其实就是生活的一种写照,只不过是在情理中有些夸张而已。任何不明原由的增减,只会脱离生活越来越远。这也是而今戏曲变得乏味的原因之一吧。所以建议不要轻易改动的为好,要改也必须能说出理由来,要改的通才行。

在本次世界戏剧节展演剧目中,茅威涛主演的《梁祝》沈铁梅领衔主演的《金子》以及北京人艺的《雷雨》还是相当不错。
茅威涛是创新越剧的最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她的表演风格比较洒脱自然,在继承尹派的基础上,又有所创新,总是以其独特的人物内涵吸引观众,《梁祝》是越剧经典的剧目,梁祝的爱情故事更是家喻户晓,加之优美的舞蹈布景,确实给人一种全新的感受。
《金子》是根据曹禺先生的《原野》改编,在忠于原著的基础上又赋以了新的立意,以独特的视角,崭新的手法,把女主人公金子的人生轨迹刻画的入木三分。不仅是一部雅俗共赏的好作品,也是川剧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从改编到演出,《金子》的成功,是应该值得京剧界深思,为什么地方戏曲就能有如此的成就,为什么我们的京剧就不行?

以上只是粗线条地谈了一点看法,对于其他一些展演剧目,因为没有看过,就不敢枉自评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