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戏迷知音
戏迷知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735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荡气回肠《红梅阁》

(2007-04-11 10:07:14)

按:本文写于04年,近期又对文章做了一些修改,使其更加完善了。特重新发表

    最早看赵燕侠的《红梅阁》大概是82年左右,那时侯,我经常随祖母去戏院看戏,因为小,祖母告诉我这是一出关于鬼的戏,所以到鬼怨那一场的时候就没有仔细看,只是低头在听那哀怨的唱腔,最精彩的地方没有看,现在忆起来还觉得很可惜。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曲艺演出,有骆玉笙老人的京韵大鼓《红梅阁》,被她那动听的演唱所打动,那优美的旋律,动听演唱,华丽的词汇,无不令我们倾倒。由此而想起赵燕侠老师的《红梅阁》,历经了大约十年的时间,才重新在剧场领略了赵派的风范。
    京韵大鼓《红梅阁》的前几句词的意境是非常美的“细雨清音过小窗,闲将笔墨寄书狂,摧残最怕东风恶,零落堪悲艳蕊凉,行云流水无意话,珠沉玉碎更堪伤...”,关于这段词曾经就“清音”两个字有不同解释,与很多朋友探讨过,我还是感觉以“清音”为最妥,而其他的如“轻阴”还算贴切点,至于“轻荫”“轻引”显得与诗的意思有些差异了。
    几句开场词后,骆老用她那铁嗓钢喉委婉地唱出了西湖的美好景色:“......荡悠悠一帆春色画船扬,真果是船在镜中人在画里,人间福地世外的风光,翠滴滴黛色生辉山岚远,绿荫荫晓烟浓伴树微茫,印月潭中金鳞舞,湖心亭暖燕成行......”骆老很具穿透力的演唱,不仅勾落出了西湖的美景,也把紧锁深闺的李慧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表露出来,为她因景色和见裴少卿而忘情做了充分铺垫。而赵燕侠的《红梅阁》则在唱情上多了许多意境,她不只是唱情而充分地表现情,如果说骆老是景带人,而赵燕侠的李慧娘则是以人带景:“绿扬堤上春光早,莺歌阵阵声转高,湖光春色无限好,人在画中分外娇,桃李争艳芳草茂,惠风和畅拂柳梢”几句原版唱的平缓稳重,不失贵妇人的典雅大方,再加上她那绿色的衣衫,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仿佛是随他们一起游荡西湖美景,特别是那“分外娇”的“娇”字,一音三颤,表现了李慧娘受宠爱的高兴心理,但毕竟是寄人篱下,虽受宠也难展愁眉,所以她的表情是介乎于麻木的,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感,当她听到空中的鸟在鸣叫,她轻叹息了一声,唱出了“水中鱼儿空中鸟,来去自由认逍遥。”想到自己虽受宠爱,但贾似道反复无常,她也想跟这“水中鱼儿空中鸟”一样,向往自由生活,所以她唱的这两句散板稳重大方,丝毫没有乱的感觉,从这两句唱中完全可以感觉到她的向往与无奈。
    当李慧娘看到裴生“文而雅貌堂堂...”的时候,不禁“眼凝秋水....”脱口而出:“美哉,少年”甚至于连贾似道的故意试探的言语都没有留意,当听到老贼哼的一声,她才从意境中惊醒,“只吓得俏佳人芳心乱跳,玉体冰凉,粉脸儿焦黄,她那真魂就上了望乡...”骆老是通过语气来表现李慧娘此时形态的,时而闪板唱,时而拉慢节奏唱,时而轻跳跃唱:而赵燕侠用一个凝目和颤抖的动作,把李慧娘此时的心情表露出来,真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
    杀姬的戏很短,而赵燕侠表演的却很细致,她首先是战战兢兢地出场,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念出了:“相爷一声传唤,使我胆战心寒,想必西湖事犯,还需巧言答辩”这里可以看出,李慧娘还对贾似道有些幻想;贾似道用言语试探她,又增加了一分李慧娘的害怕情绪,唱出的四句散板感觉是有些乱了,正好符合李慧娘的不安情绪,接下来的“请息怒莫生嗔....”几句散板,唱的不紧不慢,在唱到“发落从宽”时候,在“发”字上加入了颤抖的声音,身上也略带颤抖,这样把李慧娘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只得冒死为自己开脱,希望能够得到宽恕的心理表现出来了;紧接者的后面的念白也是柔中有刚,她是在被逼无奈情况下才冒死申述的,但愿能有一线饶恕的希望,后面的二六转流水唱腔,委婉动人,让听众感觉到了李慧娘是实心实意要改正,也增加了大家对她的同情。当李慧娘得知贾似道饶恕她得时候,她如负释重地连说两声“谢相爷!”转身缓缓走下,给人的感觉是,刚犯错误挨过批评的样子,没有想到贾似道从背后下了毒手,“....霎时间摧残了花容月貌断送了娇娘”骆老用无奈的语气唱出了这句词,一句甩板余味无穷,留下了许多的感慨。
    《红梅阁》的重头戏是鬼怨,京剧的这出戏也叫《西湖阴配》是筱翠花的代表作之一,这场一般都是踩跷唱的,以表现鬼魂的飘渺,所以难度很大,或许是赵老师早年练过跷的缘故,她在这场戏中,虽未踩跷,但也给人一种踩跷的美感,她充分利用了她深厚的功底,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感觉,那旋风步、太极图,无不令人赞叹,大段的唱腔中,更是以情带声,以声传情,声情并茂地把李慧娘的哀怨、凄楚表现的淋漓尽致。特别是她走的那三个大圆场,把水袖垂落,昂头挺胸收腹,越走越快,虽腿在走,但你感觉是无腿在走,飘飘然,象一阵风一样,一身素衣服,加上跟踪的舞台灯光,真是美的感受,我们不禁感叹中国戏曲所带来的无穷魅力!
    “霎时间惨淡淡地月光被浮云挡,一点点露滴花蕊放清香,刷拉拉微风吹动竹叶响,影绰绰见一个美貌女子在牡丹旁,软怯怯轻移莲步寻芳径,飘荡荡香风鼓舞透衣裳,娇滴滴慢起珠唇莺声而吐羞答答说,君呀!你有那杀身的大祸,你还在此地张狂....”骆老通过这些排比句以委婉的歌喉唱出了为鬼后的李慧娘“报讯”的情景,有景,有情,有人物的淡写,让我们感觉到了一个飘渺又真实的李慧娘的形象。而赵老师的报讯一场却很简练,只是用一个二六转流水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当唱到“用宝剑他将我”一句时停顿一下,然后转摇板唱出“他将我要挥为两断”然后又是流水板,这种巧妙地插入,表现了李慧娘怕裴生知道自己是鬼而担心受怕,所以编造了谎言,虽然没有谈及李慧娘爱慕裴生的话语,但不难看出她的心思,跟后面《分别》一场叙述爱慕之情来比,这里好似中国大写意绘画一般。
    “轻舒玉臂把公子扶起,这公子肩挨玉臂就过了厅堂。一步步遮遮掩掩穿芳径,过了梅花厅见竹影丛中有人隐藏,手中擎明亮亮的钢刀如厉闪,径奔那半仙堂去走慌忙。这公子紧随佳人身背后,楞柯柯魂飞魄散体似筛糠。这佳人翠袖遮住裴生面,从绿阴中画廊绕过就奔了后墙。走向前轻启竹扉到了花园外,这公子心惊胆战步履匆忙。踏芳尘堪堪步入行人径,这佳人松手公子就闪在了一旁。”骆老把这段救裴唱的真是绝了,惟妙惟肖地动作叙说,板式也随着唱词时而躲,时而闪,把二人逃生的情景表现的淋漓尽致,骆老不愧是艺术大师。听骆老的唱,我更觉得她晚年的抒情段子,如《剑阁闻铃》《红梅阁》《子期听琴》《伯牙摔琴》等远比盛年时候有韵味,更如纯酿的美酒了,沁人心肺。
    分别一场,最脍炙人口的就是那大段快三眼,赵燕侠唱的凝重忧郁,感人肺腑,把一个向往爱情,但又不能在一起的情感唱的很透彻,诉说了对裴生的爱慕,更诉说了李慧娘对人士间的留恋,满腑的哀怨与无奈,之后李慧娘把被害的事情告诉了裴生,当五更鼓响的时候,李慧娘感觉那催魂时刻到了,在无奈中唱出:“幽冥路上难亲切,顷刻间天离地隔两处分,拜别裴相公只身远影,梦魂中重相聚月朗风清”李慧娘飘然而去,这去的动作加之那意犹未尽的“月朗风清”一句唱,仿佛给我们留下了一种挂念和一丝怜悯与同情,这就是赵派艺术的魅力所在。“倒退了数步之外垂双袖,悲切切娇声慢吐泪洒胸膛。低声道、妾有一言君休怕,奴就是那被屈含冤的李慧娘,奴为你青娥皓齿埋荒草,奴为你玉骨冰肌在剑下亡。”骆老依然是以哀怨唱出了李慧娘对美好世界的留恋,以及对裴生的爱慕,可惜是人鬼两地了,表现出了许多的无奈,于是才有了“到而今、有限的光阴难留恋,无情的风月更堪伤。也只好遥送君归情已紧,可怜奴独归花下自守凄凉。”这几句最是催人泪下的话语,所有的无奈与凄凉都包含在其中了......
    据说赵燕侠早期演出该戏的时候还有许多的场次,而且有许多高难度动作,比如借扇,要从三张桌子上翻落下来,要踩跷唱鬼怨开始的以后场次等等,解放以后她经过加工处理的,在加上李慕良先生设计唱腔,所以成为一出难得的好戏了,因为比较吃功夫,现在这出戏也很难见于舞台了。
    对戏曲我不是很精通,也只是外行而已,所以只能从现有的影象资料中重新温顾老艺术家的表演风范,发表一些我的肤浅认识与见解而已。有不周到地方,还请戏迷朋友补充指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朋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朋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