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茶是云来
茶是云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303
  • 关注人气:8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垚

(2019-03-15 12:41:17)
标签:

杂谈

阿垚

“半隐”阿垚和他的山居艺术

文>蒙雪明 图>阿垚提供

他叫阿垚,深居于西双版纳茶山之云里雾里,抑或浅出于各大都市的人流霓虹。他是这样一个男子,既入世,又出世,自由出入于城市和山林,在隐与非隐之间游刃有余。他幸运地将工作和生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时刻遵循内心的意愿,随心所欲地享受生命——他的态度柔和,他的气场强大,他的生活方式令人羡慕。

阿垚,你在哪里?我在山上!

“起的很早,比露水还早。浓浓的雾过后,露珠在植物的叶片上游戏。我在这里做茶、写字、拍照,有点隐居的感觉。这里距我家有200多公里。我要自己做饭,因为我吃素。我可能要在这里工作六个月——做茶。晚上非常安静,这时我会有很多灵感,每天都会写一点东西。”

“清晨,院子里几只飞鸟在蹦蹦跳跳,一日的晨光从东方伸出。呼吸那瞬间的空气是绝美的,山谷中的牛铃声,小于牛的牛童儿赤脚奔跑在古茶园中, 蹲下拾起落叶、茶花。”

“雨,从远山处向我的方向游了过来。她是玩过山水后从山川、山村、山地、山顶、山沟、山谷、山峰,山青水秀处来的。我连忙做欢迎状。拍片子给她。她理也不理我的,越过我的房头,直冲向又一座远山。她走了以后,那绿很艳,仙气有了。”

“山里太多美人蕉,我的面前好多美人噢!红色的花,肥大的叶脉,比人还高。山里人真雅致。但我慢慢发现,美人被割倒,我问:拿去何用?喂猪!”

“夜晚,西边暗红的云灰去,山的剪影也模糊了;夜深人不静开始了,没有电,主人和邻居们在喝酒,我在房里听蟋蟀的孤鸣。天空中,银河系盖住了视野,钻石一样的星星闪烁,晶亮,北斗、猎户、海王,我忘记了很多星星的名字。”

“吃,在河边浅滩处的冲积地,种上喜欢的青菜、洋芋、山药、豆子、辣椒;穿,在阳光山谷中种下棉花,秋采时,手工织机,天然染料,做成冬暖夏凉的粗布衣装;住,秋天的茅草,林中的黄竹,几天的劳作,辛苦后收获一间茅竹房,休息去;行,行脚山中,参悟真实生活,云雾山中,体验安静的力量,叮咚泉水处。”

彩云之南,有他狭义与广义的爱情。

男人的浪漫在于曾经动情,并且在那之后的人生里对动过情的人和物专情。在京城里长大,因为爱情来了一趟云南,然后产生了对云南的爱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神仙也不能让我离开云南”。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去博物馆。到了云南,博物馆的概念淡了,因为整个云南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博物馆:地理环境,人文风情,热带雨林……云南还有很多人类历史的活化石,比如手工做茶、制陶。”

“我知道茶已经很晚了。那时我恋爱了,送女朋友最多的是文字,美妙的,对她的赞美,一些诱惑她的话。当然,也有一些物证:香香的蛋糕和玫瑰花。后来,我得知女朋友不吃蛋糕,全部送人了。那束花我悄悄放在她的床头,可她三天没回宿舍,回去看时,那花花飞形散。她也回赠我礼物。一次收到她送我一块土纸包的黑黑的东西,特别像我生活中的主食窝头,一种很粗的粮食。她告诉我是茶。我去烧水,洗杯,好奇地把那茶放在大杯子中,倒入滚水,水变成了棕黑色,一股猛烈的味道冲了出来。哇,这是什么?我后退三步,呆呆地看那个杯子!停留了30分钟后,我把杯子中的茶和水一并倒出,那是我第一次撞上云南大叶茶!”

“我的学业是画画,做过城市雕塑,拍过话剧、电视剧、电影。这些都是我在北京漂时混饭吃的手艺。”关于定居云南之前的人生轨迹,在阿垚的叙述中,短短数语,皆是生计。

素居素饮,“半隐”之禅茶一味。

时光存于茶中,也住在我们的身体和记忆里。他在茶山的生活,蛙鸣蝉吟,里面充斥着昆虫的暗语,常常会被清冷的月光诱惑。“我总是带着我从山里拿到的新茶来与茶友们分享。有人问我,你的工作是什么?我的答案是,我与山、水、土、山里人,原始森林里的主要植物——茶,还有那里的气候,一同呼吸!”

“我又来到了石膏箐,当然是做茶,大概要呆五个月。家人开车送我来,我有一点纳闷,做茶在一个地方,收茶在一个地方,家在一个地方。我是先泡一壶茶才开始工作,有时会忘了工作,因为茶。一个人烧水、泡茶、品茶,一旁的燕子在谈情说爱,燕子,她们不喝茶?”

“一对情燕,在去年春天筑下的爱巢中,一会儿,一只飞出来,站在楼梯的扶手上,另一只也跟着飞出来,叽叽喳喳地表达着。两只燕儿还会亲吻,一只燕儿摆出非常优美的展翅,一只一动不动地在那里,它们一定很相爱。”

“茶的经验是很个人的,每个人都会对一种茶产生相同或相似的感觉。但更多的是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内心感受。有时,会有一种倾向想吞下那瞬间的、美妙的香气!因为,她使我全部掉进她的迷人香中。”

“好茶都生长在自然生态环境非常独特、优美,甚至是清雅的地方。还要有一定的海拔高度,茶园有共生的其他科目的植物。茶树大都成长在高高的大树下,有好多地方是人迹从未到过。茶的性格非常明显,还有,采茶的人要有信仰,会感恩。”

“好多东西都是手工的好,茶也是如此。大叶茶对手工的依赖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也许茶是有灵性的,要和人亲密接触后才会优雅的。在茶园、茶山、茶树中待的时间久了,把茶的好坏放下,数年的光阴被堆积在一饼茶中,那溢出来的,除了浓浓的茶香,自然有过去式中美妙的故事。”

“西双版纳的雨季,要么雨水多,要么阳光辣。辣的你没有活动的欲望。何处清凉?茶中香,摊开纸,滴上墨,焰一支沉香,叮咚的泉水放在火塘上的陶壶中,自然开后,请春茶入汤。茶已香,水安详,人已醉,自然凉。”

柴烧陶艺,沿路寻找回来的世界。

“1996~1999年我在西双版纳一个陶器厂学做陶艺,准确的说是偷艺,学手拉坯时,问师傅问题,他们都笑笑,不作回答,拉坯的台位是没有空位的,我只好在他们下班后去学拉坯,学装窑,学作釉,学柴烧。可能是因为我的专心,不到一年,我就自己去做了一个小型柴窑。”

“做陶很苦,但会心跳。我的同行都是玩泥巴的,所以见面时很亲切,因为双手都粘满美妙的泥巴、泥浆、釉色。他们都是外形粗糙,语言不多,内心丰富,工作认真的人。”

“灰釉也叫土釉,使用当地的原材料泥浆、风化的长石、火灰配制的,是高温釉,1300度左右。灰釉因为温度的不同,气氛的不同,会产生非常丰富的变化,这是我做柴烧的重要原因,也是我做陶艺的巨大动力。”

“在首都博物馆看到一些灰釉作品,宋代的灰釉最为精美,当时人们的审美境界是非常有深度的。灰釉也是无法复制的,每件作品都会有一些细小的差别。灰釉对陶坯原料的要求非常苛刻,古代都是手工、半手工(畜力代替人工)加工原料,经验也是当时的绝度秘密,已经近千年的陶瓷,没有改变半点色彩。”

“喝水、吃饭、品茶,陶离不开生活,生活离不开陶,生活陶是我关注的主题。台湾陶艺家古川子先生也鼓励我,做陶没有什么捷径,只有做!做!做!做陶是一种生活方式,陶艺也让我悟道了很多真理。”

热带雨林线条,有感而发并且随性。

“1995年我来到了西双版纳,我总是幻想画画,笔也就没停下来。那时我非常的清贫,但我没有放弃我的梦想。我一有时间看书,画画。我想线条是我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有些画是1996年在‘你好咖啡’画的。‘你好咖啡’是我和太太经营的一个非常小的咖啡馆,我不会经营,太太在忙,我在画画,那时没有人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别人。”

“线描。我喜欢黑白的,或颜色特别的。用线造型是我的本来面目。云上的舞蹈,热带雨林中的线条。热带雨林中的雨季有点缠绵,出门雨多,路滑,爬山更困难一些。坐在工作室发呆几天后,又动起笔画画了。雨打芭蕉,那首古曲和这景色有一种同感,南方味道,舒缓,好像山在呻吟。”

朋友sofia这样形容他:“阿垚在版纳种茶烧窑画画,过着我眼中的神仙日子,每次他给我讲他画累了,对着山间变化的流云喝茶的时候,我就嫉妒得直想跟他抬杠。我一直觉得‘用生命绘画’这种说法太激烈太吓人,得像梵高那样的苦行僧把生命都短时间燃烧掉照亮画布一样,我更愿意说阿垚是‘在绘画中领悟和享受生命’。在他那些简洁和富有生气的画面背后,我看到平和宽容和充满爱的心,这是绘画里的美好人生。阿垚寄给过我他自己做的茶,包装上就是他的画,很风雅又很原生态的感觉。现在我躺在自己房间里看阿垚寄给我的一套明信片,都是他的画,寥寥几笔就是一个鲜活的版纳女子,各具性格各怀心事,俏皮的,憨厚的,甜美的,妩媚的,越看越有味道。”

还有朋友用一句话概括了他的画:“慵懒是种清福。”

山外生活,那些流淌在日子里的爱。

有些人的存在,会让我对人性之美非常有自信,无疑,阿垚就是这样的人。“那只鹅的孩子来到了草丛中,短小的脚支撑着肥肥的体重。紧紧地跟着父母。步子小,很积极。四只小鹅挤在一起伏在草坪上,像是在维系什么,那一定是爱!”

“旅行的目的主要是探索而不是冒险。诚然,决定离开故土出于要摆脱熟悉的环境和枯燥无味,死气沉沉的生活习惯的愿望。但更重要的一点是要摆脱旧我的束缚,决心走上自我改造的道路。在极个别的情况下,旅行还可能原地不动,完全在自身之内进行。有时是在一种清醒的梦境中进行的。”

“每天的中午,太阳才可以照到家里,西双版纳的冬天的柔软阳光,非常奢侈的哦!出了家门,就是一片稻田。傍晚时我和太太来这里散步,她喜欢采野菜,我拍照。晚霞快要落下时分,牧牛的人,田里的菜农,放学的女童纷纷归去,闲人我就来到了桥上拍照。”

“徒步,我喜欢的运动。我的行囊,睡袋,两台相机,一个胶片的,一个数码的。手电筒,驱蚊片,海拔表,专业的徒步鞋,美丽的天气,放松的心情。出发了!下午的气温是35,路过一片香蕉园,穿过了傣家村寨,爬到山脚下时,前面的路没了,我在路边的喷水处冲凉,拍照。”

“考古必是向地下挖去,好多谜,这也是考古的魅力。我也考古,自己考古,考古自己,挖自己的内心深处,向古人求修身的妙方,借书道、茶道、香道、花道,各种‘道’来考自己,所有的‘道’都很安静,但却生动,自己还要考古下去。”

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