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外在与内在

转载 2015-10-07 09:35:08

外在与内在

——序时长江文集《真实与虚幻》

 付琪 

与长江相识是在他从外校调来附中工作之后,现在算来也大致十年了吧。那之前,只是从熟悉他的人口中知道,他喜欢写诗且小有成就,并且组织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学生追随在自己周围,成立文学社,出版刊物等,其他便几乎一无所知。这些零星片断的传言,在我脑海里组成的是一个激情四射、指点江山的文学青年的形象。而令我大跌眼镜的是,当他站到我面前时,我看到的竟是一位胖脸笑目的“弥勒佛”,尤其那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油亮而开阔的额头,让我觉得他也许更像个学究。他说起话来缓慢而沉稳,脸上同时挂着一丝狡黠的笑意,言辞里也毫无半点诗意和辙韵。这外在与内在使我不由怀疑此前的传言是否真的是“道听途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交往的机会渐渐增多,长江的诗人气质才如朝雾褪去的庐山一样慢慢显露出来。

他是个貌似理性其实却很感性的人。记得他来到附中不久,恰逢教师节,语文组组织教师会餐,我和作为新成员的他第一次喝酒。他依旧用那缓慢而沉稳的语调说着感谢的话,可酒却是大口大口地豪饮着。这令自信酒量不错的我颇为吃惊,一个看上去沉稳而理智的人敢如此饮酒,一定是海量啊!可是,时间不长,他说话便由缓慢而沉稳变为缓慢而含混,继而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喃喃道:“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望着他的泪水我的心头不禁有些酸楚,俗话讲“男儿有泪不轻弹”,如果不是太多的坎坷和不公积压心头,依他那笑口常开的天性哪里来得了这些泪水呢?他是理性的,所以他对身边的事洞若观火;但他更是感性的,所以他要以自己特有的情绪化的方式把自己的感受和判断宣泄出来,写作也许正是他为自己选择的一种最佳方式。而此时他只能选择饮酒,因为这个陌生的新环境还没有成为催生他的诗作的土壤,那是将来的事。我搜肠刮肚地措辞想宽慰他几句,可不过片刻,他已伏在桌上安静地睡着了,沉醉在那个既有理性又充满感性的精神世界里了。

他是个貌似驽钝却十分睿智的人。与长江聊天,你听不到他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的发言,更多的时候是憨憨地微笑着,倾听、附和,不了解的人往往会对他产生驽钝、乡愿的错觉,但他偶尔幽幽地说上一句言简意赅的评论,那幽默深邃的话语却令人感觉到他憨憨的笑容背后分明有一双睿智的眼睛。他可以用一个令人捧腹的段子为对一种社会现象的针砭做注脚;可以用一句大家熟知的俗语为一个人的性格“点睛”;也可以用一个荒诞的笑话对同事的错误观点进行绵里藏针的反击。即使在生活中的一些细小事情上也能够发现他这种睿智的闪现。学校组织教工台球比赛,他的一个对手是组里的Z君。Z君是个博学多才且争强好胜之人,赛前求胜之心切已溢于言表。他看在眼里,而公开场合则笑眯眯地说些不咸不淡的话,一副示弱的架势。这越发刺激得Z君摩拳擦掌,势在必得。可比赛结果却是Z君输了,当Z君捶胸顿足、悔之不及时,他仍旧笑眯眯地说:“你主要是太想赢了,输在心态上。谢谢承让!”这种淡定和睿智竟成了同事间流传的关于台球赛的一段佳话。有些人的智慧不那么锋芒逼人地展露在外,而是掩藏在敦厚憨愚的表象背后,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大智若愚”,长江是有些这种气质的。

他是个貌似懒散却格外勤奋的人。不客气地说,长江是不太修边幅的。本就发福的身材,又喜欢穿宽松肥大的衣服,尤其到了冬天,越发显得臃肿。再加上走起路来缓慢摇摆,一双八字脚总迈着四方步,通体给人一个慵懒散漫的印象。最绝的是,即使台球比赛最紧张的时刻,他依旧是迈着缓慢的四方步,怀抱着球杆,绕着球台踱几圈,仿佛一个悠哉游哉的牧羊老汉在巡视草滩上安卧的羊群。他这些外在的特点很难让人把他与“勤奋”二字联系起来,然而当他把他的第一本诗集《记忆的胜境》和这本即将出版的书稿送到我面前时,的确带给我一种惊异和震撼。一个人们平时眼中似乎走路都懒得抬腿的人,居然能够在完成繁重教学任务之余,拖着疲惫的身躯写下几十万字的书稿,透过那散着墨香的诗行,我依稀看到他灯下苦心创作的身影,而那正是多少个外表看来无比勤奋的人酣然入梦之时。每一个热爱写作的人都必须是勤奋的,他需要把“海绵中的水”一样的时间挤出来,用文字建造自己精神的世界,无论他的外表有多么懒散。正如长江。

受长江委托,为他的新书作序,不料想拉拉杂杂写成了长江印象记。但转念一想,人常说“文如其人”,让读者了解一下作者其人,了解一下其外在与内在,对欣赏作品也许会有所帮助也未可知。此说如成立,那前面的文字也就不算冗赘了。

这部书的内容分三部分,恰好符合前面所叙长江其人三方面的特点。第一部分“寓言和小说”,多是他对现实中一些社会现象的思考,他以他诗人的目光将现实进行透视,寻出本质,再以诗人的思维把其变成故事,让读者在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感受生活,咂摸作者的哲思。《大船》中那被我们“世世代代啃噬”的古树,那古树般的蚁类群居的大船,究竟是被后代践踏的民族文化,还是被人类吞噬的自然界?《囚徒》中那作恶的红绳子绞杀的究竟是肉体还是思想?《末世的光亮》中人们用生命捍卫光明的种子,难道仅仅就为了照亮自己的眼睛?……这些主题深邃得甚至有些晦涩,而透过这些你看到的不正是寻常文字背后闪现的睿智吗?

第二部分“散文和小品”,多是作者对生活的感悟和讴歌。长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也是一个有生活情调的人,我至今还记得一次酒后的深夜,他力邀我去家里听他吉它弹唱的情景。唯有热爱生活的人,才会留心生活中的一草一木,一枝一叶,才会“一花一叶一世界”“于无声处听惊雷”。他怀念北国秋天的风景,怀念的是劳动者创造生活的勤劳与艰辛;他怀念雷声是讴歌与命运抗争的倔强;他为小悦悦哭泣,是哭泣人们对生命的漠视,人性的泯灭;他能被一扇窗子“像诗一样吸走魂魄”,是因为那扇窗“给我阴霾的心空投射温暖的光影”,使我感悟到该如何面对“人生困厄的窘状”。这一个个随手从生活之树上采撷的枝叶,带着鲜润的露珠与芬芳,散发着燃烧的激情和思想的光亮,也让一位血脉被感性的血液胀满的诗人跃然纸上。

第三部分“杂文和札记”,多是他对教育、教学、教材的思考。长江的职业并非诗人而是教师,文集里有这样一个专题也在情理之中。而令我惊异的是,这些文章中既有对教材的别解或拓展,又有对教学的反思或构想,还有对教育的追求或畅想。我是一个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几年的教师,如果让我拿出十几万字的教案恐怕不成问题,可是若说拿出数量如此可观且内容如此丰富的杂文札记来,则十足汗颜。我记得一次组会上,他曾经就如何发挥擅写诗文的特长优化语文课堂教学做了专题讲座,令组内同仁耳目一新,眼界大开。再看看眼前这些文稿,我由衷地感叹长江不仅是个勤奋的诗人,更是一个勤奋的教者,他对语文教学有着与诗歌写作同样的热爱。惟其如此,他才能成为一个有诗人激情的教师,有教师使命的诗人。

我是主张教师多写些东西的——尽管我自己做得并不好——因为写作是思想的苗圃,也是思想的加工场,很多转瞬即逝的思想火花都是靠笔去捕捉和贮存的。生活的积淀、人格的优化、智慧的成长都是在这文字的世界里逐步完成的。希望长江能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用文字把他的精神世界装点得更加五光十色,把他的人生描绘得更加绚烂多彩!

 

       20158月于哈尔滨师大附中

 

付琪,19608月生于哈尔滨市,首批国家级骨干教师,高中语文特级教师。1982年毕业于哈师大中文系,大学本科学历。1995年代表黑龙江省参加全国首届语文报杯课堂教学大赛获一等奖,同年被《语文报》评为全国语文教学十大明星1997年荣获第三届现代园丁奖20095月荣获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200910月荣获黑龙江省劳动模范。现兼任黑龙江省中语会常务理事,黑龙江省青语会理事长,哈师大兼职教师,教育硕士导师。现任哈师大附中党委书记、副校长。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鍝堝笀澶ч檮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2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