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莉媛雲石
莉媛雲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32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忆张义潜“舅舅”

(2013-05-01 21:29:11)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莉媛散文及随笔

 

 

□ 莉媛 

 

 

 家里书房狭小挤塞,一面墙上,却悬挂着一帧八尺《千里图》水墨画,画上六匹骏马龙腾虎跃,栩栩如生。每晚,创作卡壳或看书疲惫,我总会抬头凝视欣赏那几匹形态各异的骏马,由衷赞叹张义潜先生画技的高超,同时,先生的音容笑貌也在我脑海鲜明的复活了。

 

张义潜先生是西安市人,中国著名画家,与刘文西、陈忠志一起被西安美院的“三套车”。这帧《千里图》是张义潜先生特意为我父母亲所画。据我所知,父母亲从不善于向名画家索画,而之所以有这帧画,皆因张义潜先生是我母亲小学同学,与姥姥家近邻。

 

记得幼时,我曾到张义潜先生家串门,怯怯地扒着画案角看他在宣纸上寥寥几笔就画出一匹飞奔的骏马。幼小的我,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仰脸冲笑声朗朗的张义潜一口一叔叔地叫着。张义潜先生正色说:“嫑喊叔,我应该是你舅,以后叫舅!”叔叔这个称呼很大众化的,而舅舅的称呼就非常私人化了,望着他慈爱的面容,立马,我有了亲人的感觉。再去“舅舅”家串门,好似到了自家,全然无了陌生感。

 

这个“舅舅”爽直潇洒,画艺超群。每次前去,无心玩耍,只是默默地站在画案前看他挥毫泼墨,每每口里称着“舅舅”,心底则恭敬地称他为先生。 

 

八十年代初的一天,去先生家,他的画室弥漫着墨迹的幽香味和白酒的醇香味。画案前,他挥毫作画,间隙,他会停笔,端着酒杯步入小院,骑在一辆摩托车上,一边酌酒,一边高谈阔论。那个年月摩托车可是稀罕之物,骑在摩托车上的先生就像骑在骏马上,豪气,潇洒。更令我惊叹的是,不一会儿,一只雄鹰展翅飞翔在宣纸上。那雄鹰由焦墨淡墨浓墨交融绘成,英姿勃发,我不错眼珠望着雄鹰。先生说:“这是给英女王伊丽莎白的画。”他的面色已开始泛红,仍不时地画几笔饮一口酒,笔墨更加得酣畅恣意。许是我两眼流露出的占有欲太过强烈,先生笑道:“哈哈,你既然这么喜欢,那这画就给你吧!”我愣怔半晌才琢磨过这话的意思,喜得心狂跳。那时年轻,不懂谦让,听说此画归我立马想据为己有,转着小心眼让先生在画上签下我的名字。先生哈哈大笑,笔一挥,我的名字就稳稳地落在了那帧画上,喜得我捧着画作再不撒手

 

母亲与张义潜是小学同学。在家里,母亲常对我述说先生幼时的许多逸闻轶事。先生是独子,父亲离世早,母亲异常宝贝他,上学了还扎着小辫戴着铜锁圈,与众不同。幼时的他就酷爱绘画,课间几分钟,他时而跳到黑板前时而蹴在地上,噌噌几笔就画出古代的将帅和各种动物,令同学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见老师来了,他匆忙抓起板擦呼拉呼拉抹去。成功集天才与勤奋啊,母亲形象地诉说了一个画家之所以著名除了天赋就是勤奋的哲理。

 

八十年代后期,我调往深圳,在一个新兴的城市拼搏,远离了西安。等我再回西安时,却惊悉先生去世,难耐悲痛之情。

 

几年前参加一个书画拍卖会,见先生的两帧画惨遭流拍。忿懑不平,动了竞拍念头,可那两帧画的拙劣笔法让我犹豫。同去的行家告诉我:拍卖行的画不保证真赝品。我才悻悻作罢。转念思忖:赝品泛滥不正映衬出先生真品的名贵嘛!心安了。

 

人已逝,物犹存。每每观赏先生的《千里图》和那帧鹰画,我就伤心懊悔:拼搏的那几年,为何不抽空常探望先生呢?

懊悔化成文字,当为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迷花恋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迷花恋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