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onlyou
Lonlyo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832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知识产权案例(一)

(2009-01-15 23:41:11)
标签:

知识产权案例

教育

分类: 法律
案例 1.5 In re Trovato

国別:美国

技术类型:资讯科技

关键字:专利性、装置

案號:42 F3d 1376, 33 U.SP.Q 2d 1194 (Fed. Cir. 1994)

日期:1994年


      壹、案情摘要

      本案所涉及到的发明,是企图找寻两点之间最近距离的一个机制(apparatus)。也就是无论这两个「点」是成本、能量、时间或是距离,都能透过卓瓦拓依照「座標理论」(”graph theory”)所发明的这套机制而达到目標的最佳效益路程。依照上诉人的介绍和主张,其发明乃是根据物体在现实世界当中的每一个物理活动空间」(physical task space)构建成为一个「组合空间」(”configuration space”)然后把不同的空间或状態分別標示出来,並分別计算从每一个空间或状態转化到另一个空间或状態所需的成本或效益,也从而把成本最低而效益最大的状態连结成为程距最短而效益最大的途径,或称为「萌芽」程序(”budding” process)。

      本案的上诉人卓瓦拓总共提出了两件专利申请,其编號分別为071508,024(以下简称024申请)及071617,303(以下简称303申请)。其中在303申请中较具有代表性的权利要求(claims)包括:

      1. 由下列步骤的组合来决定一个物体的行动方法:(a)將代表物理活动空间的组合空间资料(data)予以储存的架构,包括显示该物体与其所属环境的代表,以及(b)在组合空间的资讯架构中將不同的「成本波动」(cast waves)予以「普及」(propagating),並將根据「空间变化韵律」(space varient metric)所產出的成本价值予似输入到组合空间的资讯架构之中。

      负责审理本件申请的审查官依据所谓的Freeman-Walter-Abele准则,以诉愿人的主张不符合专利法第一0一条所定之保护標的为由,批驳了第一至廿六项以及第三十三项权利要求。 本件专利审查官也以其他理由批驳了诉愿人其他的权利要求。不过前部分並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之內。关於法院在Free-man-Walter-Abele三案之中所订出的准则,详见后述。审查官认为上诉人的权利要求至少是间接地在复述一项数学演绎式(mathematical algorithm),亦且其中关於汇编资料、指定价值、附加成本等等也都不过是在阐述数学上的功能而已。

      卓瓦拓於是將全案上诉到专利复审委员会(Board of Patent Appeals and Interferences, BPAI),结果委员会对与本案有关部分的权利要求均维持了原审查官的裁定。於是卓瓦拓遂再將本案上诉到联邦巡迴法院联邦巡迴庭(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卓氏认为,他所做的权利要求並不符合Freeman-Walter-Abele所定的准则;反之,卓氏主张其权利要求中所指称的资料架构是由电磁讯號所构建而成的有形实体,並且需要透过运用电脑当中有关记忆体与资讯处理的互动才能达成其功能。

      贰、法律问题

      本案的主要爭点在於,究竟上诉人的权利要求或主张是否已经在事实上达到了构成具有实用价值的新型电脑操作程式,从而应该受到专利法的保护?

      参、法院判决

      法院在本案维持了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裁定,认为上诉人的权利要求除了复述数学演绎程序之外,並没有达到符合专利法第一0一条所定的保护標的要件,亦即不构成「机器」(machine)。

      本案的主要爭点在於,究竟上诉人的权利要求或主张是否已经在事实上达到了构成具有实用价值的新型电脑操作程式,从而应该受到专利法的保护?

      肆、判决理由

      依据法院在Freeman-Walter-Abele三案所订出的法则,凡是数学演绎式的本身均不在美国专利法第一0一条(35 U.S.C. 吸och101)所列的標的范围之內,从而不受专利保护。而在判认一项权利要求是否可以受到专利保护时,法院首先必需確定该权利要求是否已经直接或间接地复述了一项数学演绎式?如果答案为是,则法院下一步便需审视该权利要求所代表的发明整体是否也不过是对该演绎式的表达。亦即一项权利要求是否仅包含了数学演绎式的本身,而不包括適用或限制该演绎式的物理或实体因素或是方法阶段。 参见In re Abele, 684 F. 2d 902, 214 U.S.P.Q. 682 (C.C.P.A. 1982), Application of Walter, 618 F2d 758, 205 U.S.P.Q. 397 (C.C.P.A. 1980), In re Freeman, 573 F2d 1237, 197, 197 U.S.P.Q. 464 (C.C.P.A.1978)

      由於卓瓦拓的权利要求包括了「方法」「装置」(apparatus)两大类,法院即分別对之阐论分析。

      (一) 在有关方法的权利要求方面

      法院首先判认卓瓦拓的方法间接地复述了一项数学演绎法则。这是因为其权利要求之中所描述的,乃是把物理活动空间当中各类不同的因素,例如障碍、地表特徵、斜度等分別予以量化,用抽象的数值来表达。虽然卓瓦拓的方法在表面上並没有直接地用一道数学公式来表达,但是在每一项权利要求中关於「萌芽」程序的描述都不脱离一套有系统的、將数据资料在每一阶段都分別予以变化转换的数学计算。依据法院的判例,凡在权利要求中对於数据资料进行操作以解决问题的文字陈述亦可视为係与数学公式达成同一目的。 参见In re Grams, 888 F. 2d 835 12 U.S.P.Q. 2d. 1824 (Fed. Cir. 1989)卓氏的各项权利要求已间接地复述了一项数学演绎法则。

      此外,根据Freeman-Walter-Abele准则的第二部分,法院必须独立於各项权利要求如何被实施之外,另行决定一项权利要求中的每一个步骤能做什么(the court must determine what the claimed steps do, independent of how they are implemented)。换言之,在考量与电脑有关的发明时,法院所要检视的是,如果把权利要求中有关数学演绎的部分暂时排除,其剩余的部分是否仍具有任何实体的方法或流程。 参见Diamond v. Diehr., 450 U.S. 175 (1981), at 187法院在审视了卓瓦拓申请案中所附的说明书(specification)后,认为其发明除了数学演绎式之外,並未真正的提供任何的电脑架构(architecture)或电路佈局图(circuit diagram)。事实上卓氏的辩护人也在初审时坦诚卓氏的发明並未包含相隨的硬体。虽然卓氏的权利要求確曾提及將经过计算后的数值以电子的方式读示出来,但依法例,仅將解答的结果予以彰显並不能改变数学演绎式无法获得专利的法则。法院因此判认卓瓦拓的系爭权利要求仅仅是描述了一系列的数字计算方法而已,既无硬体亦无对实质(physical qualities)的操作(manipulation),从而不在专利法的保护之列。

      (二) 在有关装置的权利要求方面

      卓瓦拓对於其发明的「装置」部分权利要求陈述基本上与「方法」的陈述並无二致。而其不同之处在於(1)其前言的部分使用了「装置」一词;以及(2)若干权利要求的范围限制里使用了「技术功能手段」(”means plus function”)语法,也从而触及了专利法第一一二条第六项(35 U.S.C. 吸och112, 6)的適用问题。然而,法院在將这个类別的权利要求与说明书合併审视后,却判认使用或夹杂这些赋有特殊含义的字句於权利要求之中並不能改变其不符合专利法第一0一条从而不能获得专利保护的本质。亦即卓瓦拓的申请案从其整体来看並未描述出任何的「机器」(machine)或「装置」,从而得成为专利的保护对象。卓氏的说明书中也没有载明任何的实体结构从而符合专利法第一一二条第六项的要求。反过来看,其所主张的技术功能祇不过是一系列的软体指令与数学演绎计算而已。纵使在最后的「萌芽」程序是以电子讯號显示出来,这仍无法转变其权利要求不具备「装置」要件的问题。

      据上论述,法院遂维持了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裁定,判决上诉人卓瓦拓败诉。

      伍、评析

      本案是由以联邦巡迴上诉法院联邦巡迴庭的尼斯(Nies, 女、亦曾担任该庭的首席法官(即院长))、密晓尔(Michel)及萧尔(Schall)等三位法官所组成的三人合议庭全票通过而成立。鉴於在本案判决之前已有In re Alappat─案业经確立, In re Alappat, 33 F3d 1526, 31 U.S.P.Q 2d 1545(Fed. Cir. 1994) 法院特別以该案的申请人在其说明书中列举了特定的操作硬体(specific hardware enablement)来区別与本案的不同。法院並以此做为装置性的权利要求是否可以构成专利保护的关键依据,也藉此做为本案判决结果与Alappat案的判决並无衝突的辩护。也由此显示所谓的Freeman-Walter-Abele准则似仍有適用的余地。

      然而本案的判决结果公布之后却立即引发了相当大的爭议。论者指出由於本案判决理由Alappat案在事实上有许多不相容的地方,未来有关电脑软体发明的专利性,即可能端看法院的合议庭是由那三位法官所组成而定。这显然会造成適法上的不一致和滯碍。有鉴於此,联邦巡迴庭遂在翌年主动召开全院审判(in banc),决定撤销本案判决並发回更审。 参见In re Trovato, 60 F.3d 807, 35 U.S.P.Q. 2d 1570 (Fed. Cir. 1995)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法院並未触及到原判决在实体方面的认定,而只是以「鉴於Alappat案与专利商標局所即將採行的电脑相关发明审核新准则」为由以一项简单的命令发回下级法院更审。这也引发了尼斯法官的反对。她认为法院的举措(以针对一项尚未发布的行政命令並预期內容可能为何)已构成「建议式判决」(advisory opinion),而不是针对一项具体的实际爭议进行裁判,从而违宪。她也再度强调Alappat案並未触及到本案所必须探討的问题─即Trovato的权利要求是否构成或符合了法定的专利保护要件?

      由本案所產生的后续性转折便可看出联邦巡迴庭事实上对於电脑软体是否符合专利保护的態度和立场已经愈形宽鬆。而Alappat案的判决也事实上几乎大部乃至完全推翻了Freeman-Walter-Abele准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