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千年作家儒帅哲师
新千年作家儒帅哲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523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浮生若梦

(2013-10-21 09:14:31)
标签:

自考

招聘

购物

刷卡

文化

分类: 小说原创

                                浮生若梦  

  

                                    1、
  刘浮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学梦,会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很快的破灭了。这听起来似乎有点荒谬,但是当你知道他的大学生活,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也就是说,在第一学期他还被称为新生,第二学期就会成为毕业生的话。那么你就会多少对他产生一丝同情之心。对于两年制的大专生来说,就是如此。他的大学生活只有开始和结束,没有中间过程。当年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过这么多,因为没有人能预知未来会如何,所以他如今就只有接受这个无可奈何的现实。但是,他并没有任凭自己的大学梦,在尚未开始时就已然结束,而是选择了以自考来继续实现这个残梦。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在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后,刘浮生终于按时来到了考场。这是他第七次参加自学考试,因此在拿到试卷后,并没有显得像以往那么紧张。但当他拿起笔准备答题时,却发现自己准备的是那么的不充分。他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要是平时多花一点时间来看书,那该多好啊。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有很多题还没有做出来。可他却一点也不着急,不仅如此,竟然迷迷糊糊的将脸伏在试卷上小憩起来。我们可以说,一些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但是,我们同时也应该看到另外一种情况。一些人根本就不曾付出任何努力,却从生下来就拥有别人努力一生都无法拥有的一切。他们在人生的起点上,就已经占据了制高点。面对人生而不平等的状况,一些人选择了以后天的巨大努力,来弥补先天的无限差距的道路。但是,这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2、
  在招聘会里的各个用人单位和公司的展位前走过,刘浮生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透明的幽灵。是的,在人满为患的会场里,充满了为生存而奔波的人们。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像他一样的外来打工者。无论他们的学历是高是低,年龄是大是小,都不过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将招聘会形容为人才市场,是再恰当不过的说法了。这并不是一种比喻,而是一个事实。招聘单位并不看重应聘者是谁,而只注重这个人能为他们创造什么价值。在这里没有除了利益以外的其他东西,唯一遵循的是价值交换的原则。
  刘浮生经常手里拿着简历,仔细的看招聘信息。满怀希望的一行行读下去,但是,最后几行通常都会让他很失望。“本科以上学历”和“有工作经验者优先”等字样的出现,对于他的前途来说,无疑是冷酷无情的否定。每当他看到这些字样时,都会在内心中产生一种深深的绝望之感。仿佛原本已经因被人漠视而变得透明的身体,更加的稀薄了。每进一次招聘会,他的这种感觉,都会更加的强烈。有时他甚至会觉得,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是不是一个荒谬的玩笑。当然,曾有人劝他回老家,离开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他听了之后,未予回答,只是苦笑着走开。对于像他这样,好不容易从贫穷的山村中走出来的年轻人,回去又能做什么呢?户口在上大学后已经农转非,土地再也没有他的份。而想要在县城里,找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没有关系是根本不可能的。
  
                                         3、
  刘浮生突然发现,自己大学毕业已经有一百天了。这段日子对他来说,即短暂又漫长。在最初的一个月里,他像很多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四处去找工作。可以说,每隔三天,他都会去一次小型的招聘会;每隔七天,他都会去一趟大型的招聘会。但是,让他感到失望的是,很多公司都要求应聘者,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只有少数公司,才会招聘应届毕业生,但待遇一般会很低。最后,他终于在投了九十九份简历之后,得到一次面试的机会。当他接到面试通知的电话时,突然想起那天在招聘会里,与他谈话的中年女人。她好像是这家公司的什么总监,正是她的鼓励,让他鼓起了勇气,决定尝试去做这份没有底薪的工作。尽管在过后的几天里,他早已忘记了这件事,但当他看到刚刚记下来的面试地址时,心里不禁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之感。我终于要找到一份工作了,我的人生从此将会发生改变。
  在面试前,刘浮生多少有点紧张。但事情却远比他所想的简单,他被顺利的录用了。可在这之后的二十多天里,他每天早出晚归,先到公司里打卡报道,然后上午在办公桌前打电话,下午出去跑业务,最后再回到公司汇报一天的工作。正式上班的前几天,他都跟在一位老业务员的身旁,去学习如何与客户洽谈。后他开始自己打电话寻找商机,或到一个个写字楼里,向大大小小的公司介绍和游说,在他们的免费投递杂志上刊登广告,会有多么好的宣传效果。转眼间,三个星期过去了,虽然他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却一个广告都没有拉到。看着自己提包里的那几本杂志,时常觉得心中黯然。这份完全没有底薪的职业,我是否能坚持下去?他不止一次在被保安人员赶出某座写字楼时,茫然的问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才不适合这份工作吗?
  
                                        4、
  在上大学的这几年里,他虽然没有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上课和学习上,但是绝大多数的时间,还是消磨在了学校里。不是在宿舍里上网玩游戏,就是到门口的小巷子里喝酒。而最令他感到遗憾的,是他没有交到一个女朋友。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没有努力追求,而是因为他上大学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当初在报志愿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个学校的名字吸引了。而当他来学校报道之后,才发现与自己想象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他读的是两年制的大专,要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把三十几门课程学完,似乎难以想象。尽管后来他还是拿到了毕业证,却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因为这一纸文凭,在这个名牌大学多如牛毛的城市里,简直一名不文。而之后在去应聘工作的时候,这一点得到了充分的证明。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做现在这份没有底薪的工作。
  又一个周末到了,部门照例要在下班前,召开一个总结本周工作的会议。刚一进会议室,他就发现在每一个座位前,除了摆放一杯白水之外,还有一个苹果。他坐下来后,发现自己的苹果是最大最红的。这当然不是对他的特别奖励,更不是对他的特殊安慰,而仅仅是一个巧合而已。在会议期间,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这个苹果。在他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一个苹果,这么的圆润、干净、剔透、洒脱。因为这是他在自己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工作中,得到的唯一的物质回报。在那天下班后,他拿着苹果准备回住处时,接到了一个老同学的电话。自从上次同学会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
  
                                          5、
  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了将近两年,刘浮生还是第一次来南站接人。通常他在放假回老家时,一般都是在北站坐车的。尽管他以前也乘公交车路过过南站,但是瞬间的一瞥,给他留下的印象却并不深刻。在他的记忆里,南站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外观和商场差不多。而实际上,当他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南站广场后,展现在他面前的进站口,的确是一个商场的入口。他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但问过门后的一个保安人员之后,才知道原来出站口在这座迷宫般的庞大建筑的里面,他只有无奈的走进商场。
  刘浮生正在商场里的一个个柜台前走过,透明的玻璃柜里,是闪烁着银光的各种精美饰品,耳环、戒指、项链、手表,让他的目光应接不暇。尽管售货员们热情的向他招手,但他却头也不回的向拐角处走去。他希望前面就是出站口,但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排排、一列列的家用电器,他不得不在各种电磁炉、吸尘器、电冰箱、抽油烟机、液晶电视之间穿梭,最后终于来到一条狭长的过道上。而当他好不容易才从熙来攘往的人群中脱颖而出时,又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左手边是各式各样金黄酥脆的面包,右手边是各式各样包装精美的糖果。这时,一辆购物车向他推过来,他不得不快走几步。只见一个个大玻璃缸里,一条条漂亮的大鱼,一边吐着气泡、一边用无神的眼睛看着他。他突然感到精疲力尽,每走一步,都觉得脚上酸疼。但是,现在离出站口到底还有多远?他向四周望了望,白花花的米和面堆积如山,黄橙橙的瓶和桶排列如阵,他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向一个导购员走去。
  “先生,请问您想买点什么,这是我们最新生产的转基因食品,包您吃了以后……”
  他累了,两条腿再也无法移动,眼前那个导购员亲切的笑脸,渐渐变得模糊。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赶忙向步行梯的方向走去。
  
                                        6、
  “喂,浮生,我已经出站了,你在哪里?”手机听筒里传来王若梦的声音。
  “我还没有找到出站口。”刘浮生不好意思的说。
  “你告诉我你的位置吧,我去找你!”
  “我在……”刘浮生举目四顾,周围数不清的各种商品,已经将他层层包围。
  王若梦找到刘浮生时,刘浮生正在交款台前焦急的踱步,手里拎着王若梦叫他买的几样东西。
  “你可来了!”刘浮生如释重负的说道,一边打量着这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只见王若梦对收银员说:“可以刷卡吗?”
  “当然可以!”
  “我本来是来接你的,可是最后却让你来找我,真是不好意思啊!”两个人一起向商场外走去,刘浮生在路上向王若梦表达自己的歉意。
  “呵呵,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跟我客气!”
  “前面有几家饭馆,我们今天中午喝两杯吧,算是给你接风了!”刘浮生说。
  “我们到对面那家去吧,我请客!”王若梦指着正对着南站的那家高耸入云的七星级大酒店说。
  当他们被服务员领进这家酒店的包间时,刘浮生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一盘盘以前只闻其名,未见其形的菜肴,接连不断的摆他的面前时,早已饿得发慌的刘浮生,不禁咽了咽口水。
  “我说若梦,这个,是不是太破费了?”刘浮生对坐在对面的老同学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付不起账?”王若梦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不,我没这个意思!”刘浮生赶紧解释道。
  “哈哈,跟你开玩笑呢,干嘛这么认真?”王若梦笑着说,然后将一张闪闪发光的卡,扔到刘浮生的面前。刘浮生好奇的将卡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自己看不懂的文字符号。“这是……?”
  “我送给你的见面礼物,上面印刻的是推罗文字,你看不懂的。但是没关系,有了这张卡,你就可以任意消费!”王若梦说着,优雅的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为我们的重逢干一个!”
  丰盛的午餐结束后,刘浮生用王若梦送给他的信用卡买了单。
  “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刘浮生握住老同学的手,热泪盈眶的说。
  “跟我还见外!”王若梦拍了拍刘浮生的肩膀,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大酒店。
  “今天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不过,我现在要回去了,明天还要接着上班呢!”刘浮生一想到这个月的零业绩,心里就忧愁起来。
  “上班?你有了我给你的信用卡,以后再也不用上班了。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都可以用这张卡消费!”
  “但是,我怎么还款啊?”刘浮生这时突然想到这个重要的问题。
  “这个嘛,嘿嘿,凡是不能用钱买到的,你再也无法拥有了!”王若梦的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浮生惊诧的问道。
  “就是说,你在接受这张卡的时候,就抵押了你了精神、感情和灵魂……”王若梦的话还没有说完,刘浮生赶紧将卡取出来。“这个代价太大了,我还是还给你吧!”
  “唉,你已经用过了,没法退掉的,还是享受消费带来的乐趣吧!”王若梦说着,身体和面貌突然起了变化,眼睛变大,耳朵变尖,头上长角,肋生双翼。
  “你,到底是谁?”刘浮生吓得跌坐到地上。
  “这个世界的王,玛门!”
  “没听过!”浮生大声喊叫起来。
  “哦,对不起,翻译成中文,就是财富!”
  “不,这不是真的,这是梦!”
  “是的,这是梦,但是,你们人类不是一直想拥有这样的美梦吗?”
  
                                         7、
  这是在哪里?刘浮生抬起头向四周望了望。
  “快答题,别左顾右看!”这时一个严厉的声音说。
  他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监考老师,然后又瞧了瞧桌子上的试卷。只见一滩口水,已经将试卷泅湿。可能是自己太疲劳了,居然在答题的时候睡着了。他想起今天一大早,就与同寝室里的几个同学,匆匆来到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各自向不同的考场赶去的情景。昨天晚上看书看到很晚,直到三点钟之后才睡下。
  好像还没睡多长一会儿,就听见同寝室的同学大声喊叫:“睡过头啦,快起来吧,不然就赶不上了!”他赶紧翻身起床,拿起书包,跟着大伙一起往外走。幸好这天是星期日,早起坐公交车的人不多。他倚靠在车窗口,向外眺望街景时想,既然已经选择了自学考试这条路,就不能怕吃苦受累。对于一个大专生来说,要想取得更高的学历,自学考试是必经之路。但考过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一条容易的捷径。通常要比那些在普通大学里的本科生,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取得同等的学历。是的,这一点,他已经深有体会。看着眼前已经无法再写字的卷子,他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又考不过了。
  从第一次报名到现在,他虽然考了七八次,但只过了两门基础课。当然,对于自考,,只有抱着试一试的侥幸心理,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过。这并非是因为他不想全力以赴,而是他知道自己的学习能力如何。在上高中的时候,他也曾像其他同学一样的努力,甚至比别人更加的用功,可是到头来,还是考了一所大专院校。那时,有人曾劝他再复习一年,或许明年能考上本科。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尽力了。现行的应试教育不适合他,或者说他不能适应这种教育模式。
  他交了一张湿漉漉的卷子之后,走出了这个小小的中学考场。很奇怪,他在考试的时候,居然会睡着,并且做了个梦。那个梦发生在自己大学毕业以后的一天,他到南站去接一个偶尔要在这个城市里转车的老同学。
  
                                        8、
  这时已经快到中午了,阳光从云层的缝隙之中倾泻下来,有几片落在他的脸上,让他觉得惬意无比。微风吹过,他觉得不再困倦,头脑也清醒了许多。什么自考,算了吧。他走到路旁的垃圾箱边,将透明塑料皮里的准考证抽出来,沿着照片的边沿慢慢的撕开。又往前走了一会儿,他在街边的杂货铺里买了一根雪糕,边走边吃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不知不觉,他已经沿着路边走了很远。猛一抬头,望见前方耸立着一幢高大的建筑。这就是传说中的南站吗?他又想起在考场上做的那个梦。今天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不如到哪里去看看。他走到过街天桥下面时,闻到旁边飘来烤地瓜的香气,不禁觉得有些饿了。唉,还是先回学校食堂吃饭吧,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
  在刘浮生正想走上天桥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先生,您好,我能占用您几分钟时间吗?”说着,男人从他的提包里,拿出一场卡来。
  “这是?”刘浮生问道。
  “这是一场信用卡,简单点跟您说吧,只要您拥有了这张卡,就可以提前消费。”正午的太阳释放出暖洋洋的光芒,照得路上的行人们昏昏欲睡。一道耀眼的光束,聚集在这张看似很普通的塑料卡片身上,刘浮生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办这个需要手续费吧?”
  “不,完全是免费的。”陌生男子微笑着回答说。
  “谢谢,我现在还不需要!”刘浮生说完,转身向天桥上走去。
  “喂,先生,您先别急着走啊,还是多了解一下吧!”
  刘浮生没有回头,他现在只想快点赶回学校,到食堂里填饱肚子。
  
                                       9、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王若梦问道。自从三天前,刘浮生不小心从商场的步行梯上摔下去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据一位保洁人员说,她看见刘浮生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向楼梯口时。刚想提醒他,他就一脚踏空摔了下去。后来有人叫了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如果他今天再醒不过来,恐怕会成为植物人的!”医生直言不讳的说。
  “这么说来,他会长期住院喽?”
  “那当然,在医院他能得到最好的治疗和照顾。但前提是,病人家属要按时交纳护理费用。”
  “哦,对了,你是他的什么人?”医生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
  “同学!”王若梦回答道。
  “快叫他的家属来,难道你要给他付医药费吗?”医生生气的说道。
  “当然,可以刷卡吗?”
  
                                        10、
  王若梦来到刘浮生的床边,轻轻的对他说:“朋友,你无论是醒是睡,注定都要过醉生梦死的生活。因为你以为可以拥有我,但其实是我在拥有你。不仅如此,我还拥有这个世界,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王,玛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