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人所说的“民主”曾是个职称

(2007-07-03 07:55:57)
标签:

民主

德先生

分类: 中西文化

Lydia等网友留言希望我说说香港回归纪念的“趣事”。说来也巧,1997年7月1日和2007年7月1日我都路过香港,都赶上滂沱大雨。要说趣事,1997年的时候,大陆表叔到了香港谨小慎微,说话都要模仿港式普通话,而现在大陆游客在香港已经不拿自己当外人。我听见一位北京游客在街上大声地和朋友说他要去“尖沙咀儿”转悠转悠。这位北京人儿嘴里的“尖沙咀儿”似乎是套用了“过滤嘴儿”的构词法。说到构词,我便联想到了这些天部分港人挂在嘴边儿的一个词儿。

话说清朝的嘉庆年间的1807年,那时广州来了一个苏格兰传教士,名叫Robert Morrison,中文名字是马礼逊。这位马先生在中国做了两件影响深远的大事,一是把圣经翻译为中文,二是在1815年编纂完成了一本《华英字典》(共为6册,于1815年至1823年在澳门陆续出版)。前者不是本文关注的范围暂且略去不提,这一本《华英字典》可谓是史上第一部汉英字典。说它是汉英字典,其实不全面,因为这部字典的最后一册实际上是以英文查中文的英汉字典,所以说《华英字典》实际上是汉英双解辞典。一个外国人编纂英汉字典的难度可想而知,普通名词、动词的翻译还好说,遇到抽象的概念就麻烦的多了。比如马礼逊编辑英语单词Democracy这个条目的时候就相当的作难,因为和周边的中国人解释很久也找不到对应的中文词汇。于是乎马礼逊勉为其难地用了一个句子来解释什么是Democracy:“既不可无人统率亦不可多人乱管” 。从现在的观点来看,马礼逊的这段解释相当令人困惑,完全没有表达清楚Democracy本来含义。我查了一下19世纪初也就是马礼逊编撰《华英字典》同时代出版的韦伯斯特辞典,那里对Democracy的解释是 这样的:

DEMOCRACY, n. Gr. People, and to possess, to govern. Government by the people; a form of government, in which the supreme power is lodged in the hands of the people collectively, or in which the people exercise the powers of legislation(Democracy,名词(源于希腊语,人民加拥有、管制。人民的政府:一种政府形式,其权力由人民集体拥有,或者人民拥有立法权)。

马礼逊勉为什么会把Democracy解释为“既不可无人统率亦不可多人乱管”呢?我猜想有两条可能的原因。一是马礼逊作为一个神职人员不懂政治,自己也不大清楚什么是Democracy,所以按照自己的理解来了个“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第二,也是可能性更大的原因,马礼逊在大清朝的种种限制下传教已经相当艰难,不想用“人民的政府”来刺激大清朝的天赋皇权。所以,马礼逊不但没有解释Democracy权力由人民拥有的实质,而且还迎合奉承地说“既不可无人统率亦不可多人乱管”。不管马礼逊出于什么目的恶搞了Democracy这个词,却从此对后人对Democracy这个概念的理解产生了引导作用。1847年英国传教士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编撰的《英汉字典》对Democracy的解释是:“众人的国统,众人的治理,多人乱管,小民弄权”。这个解释虽然点明Democracy 是“众人的管理”,但是还是把它贬义为“多人乱管,小民弄权”。   

几乎在同时,处于变革前夜的日本人在与西方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如何诠释Democracy这个词的问题。当时的日本人自觉汉语造诣很深,和现在的日本人不一样,一般不会直接拿片假名音译Democracy了事,而是挖空心思地在中国古典文献中找根据。比如日本学者在翻译西方的Capitalism这类概念中的ism的时候,在《史记·太史公自序》找到了一句“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但实际上太史公这句话中的“主”指主上,也就是汉文帝,全句本意是说敢于犯颜强谏,致皇上于义。所谓“达主义”,不是说自己要坚持实现某种信念,而是说使主上抵达义的境界。所以说在这句话中,“主义”根本不构成一个独立的语言成分。所以说日本学者在这里有意或者无意地使用了“傻瓜造句法”来翻译西方文字中ism这个概念。分析一下Democracy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文demokratia, 其构成是两个部分:demos指百姓、大众,也就是人民;kratia 指治理、管制的意思。这样一分析,日本学者不难想到“民主”这个词。在先秦经典《尚书》中就多次提到“民主”:“天惟时求民主,乃大降显休命于成汤,刑殄有夏”、“乃惟成汤,克以尔多方,简代夏作民主”、“天惟五年须暇之子孙,誕作民主,罔可念听” (以上三处出自《多方》)。战国初年成书的《左氏春秋传》中也曾两次提到“民主”:“齐君之语偷,臧文仲有言曰:‘民主偷必死’。”(《文公十七年》)、“赵孟将死矣。其语偷,不似民主”(《襄公三十一年》)。然而,这些古典文献中的“民主”二字含义都是“民之主”,而不是“民作主”。也就是说,这里的“民主”一词是个偏正结构(修饰或限制词在前,被修饰或限制的中心词在后所构成的词组),而不是主谓结构(由主语和谓语组成的词组叫主谓词组)。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来说,比如“如歌”这个网友的名字,固然可以理解成为“如歌的行板”中的偏正结构“如歌”,但也可以解释成为一位叫“如”的歌者唱歌的主谓结构“如歌”。再举个恰当些的例子说,“吾皇万岁万万岁”中的“吾皇”就是个偏正结构,因为说的是“我的皇帝”,而不是“我作皇帝”的主谓结构。回到“民主”的概念,似乎日本人有意无意地玩了一次偷换概念,把“民之主”当作“民作主”,用“民主”来翻译Democracy。不过,由于“民主”的含义与日本天皇制的国体不合,日本学者吉野作造博士也主张使用“民本主义”代替“民主主义”。

那时候中日之间文化交流相当热络,“民主”也会和其他和制汉语词一样会传到中国。不过,一开始至少大清官方还是把“民主”这个词按照原意当作“民之主”来看待的。1864年大清政府首肯由同文馆总教习、美国传教士丁韪良翻译出版了国际法学家惠顿的《国际法原理》,称为《万国公法》,其中就有这样的记载:“美国民主,曰:伯理玺天德(president),自华盛顿为始已百年矣。例以四年换举,或者在位深得民望者再行接位四年亦曾见过”。显然,这里的“美国民主”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美国总统”。“民主”作为职称的含义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18世纪60-80年代发行的中文报纸《万国公报》(及其前身《教会新报》)的报道中多次提到在这个意义上的“民主”:“美国民主易人”、“选举民主”;“美国民主曰伯理玺天德,自华盛顿为始”、“现今法国伯理玺天德定以民主七年”。1890年11月,《万国公报》刊载华盛顿像,标题就是“大美开国民主华盛顿像”。但是,这份由美国传教士林乐知(Young John Allen主办的中文报纸(华人编辑)其实自己也未必搞得清楚到底是什么是“民主”。在《教会新报》和《万国公报》中我们还可以读到这样的消息“法国现在仍不以民主国为定例”、“英国京都六月初八电报云,法国公议堂现今定义必以民主国为一定,不得时常纷纷议论”,这里的“民主”又分明是“民作主”的意思。

这样,一个“民主”,却同时出现了“民之主”、“民作主”两种解读。如此混乱,难怪此后在五四运动前后一些知识份子干脆直接使用Democracy或者其译音“德谟克拉西”  ,还有一个昵称“德先生”。1919年2月,李大钊在《劳动教育问题》一文中这样写道:“现代生活的种种方面都带有Democracy的颜色,都沿着Democracy的轨辙。政治上有他,经济上也有他;社会上有他,伦理上也有他;教育上有他,宗教上也有他;乃至文学上、艺术上,凡在人类生活中占一部位的东西,靡有不受他支配的。简单一句话,Democracy就是现代唯一权威,现在的时代就是Democracy的时代。”     1921年12月李大钊在大学一次讲演中解释了他为什么要直接用Democracy这个英文词的原因:“Democracy这个字最不容易翻译。由政治上解释他,可以说为一种制度。而由社会生活的种种方面去观察,他实在是近世纪的趋势,现世界的潮流,遍社会生活的各方面几无一不是Democracy底表现。这名词足以代表时代精神。若将他译为‘平民政治’,则只能表明政治,而不能表明政治以外的生活各方面。似不如译为‘平民主义’,较妥帖些。但为免掉弄小他的范围起见,可以直译为‘德谟克拉西’”。这样看来,李大钊要么使用Democracy及其音译,要么使用“平民主义”,从来不认同“民主”的译法。直到1924年,李大钊为商务印书馆撰写了一本专门讨论Democracy的小册子,用的题目是《平民主义》。文章列举了Democracy这个词在当时的几种译法: “‘平民主义’是Democracy的译语:有译为‘民本主义’的,有译为‘民主主义’的,有译为‘民治主义’的,有译为‘唯民主义’的,亦有音译为‘德谟克拉西’的……余如‘平民主义’、‘唯民主义’及音译的‘德谟克拉西’,损失原义的地方较少”。 李大钊在1927年就义之后,认同“民主主义”译法的鲁迅和郭沫若等人的观点逐渐成为主流至今。

然而,纵观近两百年来“民主”概念在中国的变迁,我认为有关“民主”概念的混淆至今也没有完全消除。今天,“民主”固然不再是“民之主”,但却也还远不是“民作主”,而是“与民作主”。君不见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观念深入人心,百姓受了冤屈都要找官家“讨个说法”。这样看来,“民主”基本上还是个职称。查一下字典,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新英汉字典》把Democracy翻译为“民主”,但是却没有说什么是“民主”。再查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民主”词条下的定义是“指人民有参与国事或对国事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我认为《现代汉语词典》的定义有避重就轻之嫌,与19世纪初马礼逊“既不可无人统率亦不可多人乱管”异曲同工。如果我们确定“民主”真的就是Democracy,那么不妨翻一番最新版的韦伯斯特词典的定义:

a : government by the people; especially : rule of the majority

b : a government in which the supreme power is vested in the people and exercised by them directly or indirectly through a system of representation usually involving periodically held free elections

那位英语好的网友帮助翻译一下,转给《现代汉语词典》和其他词典编辑出版部门,在新版定义“民主“词条的时候参考。

 

翟华的blog《东方文化西方语http://blog.sina.com.cn/zhaihua

 

转载、约稿请电邮  huazhai@yahoo.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入乡不敢随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入乡不敢随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