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翟华博客
翟华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654,385
  • 关注人气:197,8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昨天香港的游行和明天民主的期待

(2005-12-07 12:50:37)
分类: 想到就说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
群失去自我平衡能力以后造成的后果。 陈铁源在这个博客网页上注明“经常访问的网站”包括了纽约时报这样特精英的网站,也包括了“维基百科”这样的人人都可以编辑的开放式百科全书。在我们受尽管束的中国人的眼里,“维基百科”没有挂靠单位也没有领导,谁都可以改写内容,怎么才能保证其内容的准确性和权威性呢?其实,这就和在香港的人行道上走路一样,难免在个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踩别人一脚,但是总起来说行人还是在有序流动。用个英语专业术语,这叫做The Wisdom of Crowds,但是翻译出来咱们中国人谁都知道:群众智慧。20世纪初英国有个学者叫Francis Galton在一个市场观察到,一群平头老百姓猜牛的体重,虽然每个人给出的数字都不一样,甚至相差很远,但是这些估计数的平均值却与牛的真实体重极为接近,准确性超过任何一个专家的估计。说得有点走题了,让我们回到维基百科,据IBM专业人员研究发现,在维基百科上有意无意出现的错误,一般在5分钟以内就眼睛雪亮的群众忍不住上去改正,绝对的超强纠错。 在举一个台湾的例子。这个地方的“民主”你要是听李敖大师的介绍,那简直是早得一塌糊涂。前两天县市长选举被岛内外的舆论一致认为是开放民主选举以来选风最差的一次。不论是哪一个政党,都把政见的表达放在次要地位,一味大肆对对手进行抹黑、抹红、抹黄,是一场将负面宣传用到极致的选战。这种“民主”,如果产生了我们不希望看见的最坏结果,比如两颗神秘子弹让陈水扁当选的情况,我们尽可以像李敖那样痛骂台湾的假民主,骂当些当选的人全靠欺骗才能上台。但是,选举结果却以国民党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 Salome君留言“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 

纽约时报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2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群失去自我平衡能力以后造成的后果。

 

陈铁源在这个博客网页上注明“经常访问的网站”包括了纽约时报这样特精英的网站,也包括了“维基百科”这样的人人都可以编辑的开放式百科全书。在我们受尽管束的中国人的眼里,“维基百科”没有挂靠单位也没有领导,谁都可以改写内容,怎么才能保证其内容的准确性和权威性呢?其实,这就和在香港的人行道上走路一样,难免在个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踩别人一脚,但是总起来说行人还是在有序流动。用个英语专业术语,这叫做The Wisdom of Crowds群失去自我平衡能力以后造成的后果。 陈铁源在这个博客网页上注明“经常访问的网站”包括了纽约时报这样特精英的网站,也包括了“维基百科”这样的人人都可以编辑的开放式百科全书。在我们受尽管束的中国人的眼里,“维基百科”没有挂靠单位也没有领导,谁都可以改写内容,怎么才能保证其内容的准确性和权威性呢?其实,这就和在香港的人行道上走路一样,难免在个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踩别人一脚,但是总起来说行人还是在有序流动。用个英语专业术语,这叫做The Wisdom of Crowds,但是翻译出来咱们中国人谁都知道:群众智慧。20世纪初英国有个学者叫Francis Galton在一个市场观察到,一群平头老百姓猜牛的体重,虽然每个人给出的数字都不一样,甚至相差很远,但是这些估计数的平均值却与牛的真实体重极为接近,准确性超过任何一个专家的估计。说得有点走题了,让我们回到维基百科,据IBM专业人员研究发现,在维基百科上有意无意出现的错误,一般在5分钟以内就眼睛雪亮的群众忍不住上去改正,绝对的超强纠错。 在举一个台湾的例子。这个地方的“民主”你要是听李敖大师的介绍,那简直是早得一塌糊涂。前两天县市长选举被岛内外的舆论一致认为是开放民主选举以来选风最差的一次。不论是哪一个政党,都把政见的表达放在次要地位,一味大肆对对手进行抹黑、抹红、抹黄,是一场将负面宣传用到极致的选战。这种“民主”,如果产生了我们不希望看见的最坏结果,比如两颗神秘子弹让陈水扁当选的情况,我们尽可以像李敖那样痛骂台湾的假民主,骂当些当选的人全靠欺骗才能上台。但是,选举结果却以国民党,但是翻译出来咱们中国人谁都知道:群众智慧。20世纪初英国有个学者叫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Francis Galton在一个市场观察到,一群平头老百姓猜牛的体重,虽然每个人给出的数字都不一样,甚至相差很远,但是这些估计数的平均值却与牛的真实体重极为接近,准确性超过任何一个专家的估计。说得有点走题了,让我们回到维基百科,据IBM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专业人员研究发现,在维基百科上有意无意出现的错误,一般在5分钟以内就眼睛雪亮的群众忍不住上去改正,绝对的超强纠错。

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举一个台湾的例子。这个地方的“民主”你要是听李敖大师的介绍,那简直是早得一塌糊涂。前两天县市长选举被岛内外的舆论一致认为是开放民主选举以来选风最差的一次。不论是哪一个政党,都把政见的表达放在次要地位,一味大肆对对手进行抹黑、抹红、抹黄,是一场将负面宣传用到极致的选战。这种“民主”,如果产生了我们不希望看见的最坏结果,比如两颗神秘子弹让陈水扁当选的情况,我们尽可以像李敖那样痛骂台湾的假民主,骂当些当选的人全靠欺骗才能上台。但是,选举结果却以国民党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Salome君留言“香港周日发生要求民选的大游行,希望博客主人能有所评论,也好让偶对此事稍微有个清楚的认识”,博客真正的主人铁源兄眼疾手快,已经作答。我在这里按照我习惯的春秋笔法,敲一敲边鼓,谈谈昨天香港的游行和对明天民主的期待,不说白不说,看了不白看。 纽约时报12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集会组织者估计有25万人参加了游行,而警方的数字是6万3千人,但无论谁的数字是准确的,有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直选这个事实肯定的。香港特首曾荫权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对于游行能够和平及顺利进行感到高兴,虽然交通有阻塞,但他相信香港市民可以谅解,而游行亦显示了香港人理性一面,值得骄傲。 我就从曾荫权的“游行顺利进行”而证明“香港人理性”发一点另类的议论。在香港、北京还有亚洲很多的大城市,街上都是人满为患,人行道上不分左行右行,男女老幼擦肩接踵,熙熙攘攘。但是各位有没有注意到,这时候的人流实际上是在有秩序的移动。每一个行人都随时随地根据前后左右的其他行人的距离、速度、方向调整自己的步行速度和方向,这样大街上的人流就大体形成了动态平衡。所以,曾荫权说香港人理性固然不错,但是北京人、上海人、台湾人也一样理性。当然,行人在街上做出适时调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能够准确地预测和判断其他行人的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要了解其他人的文化。在窄小的街上两个人迎面走来有时会短暂地出现你左右闪躲,对方也同时同方向左右闪躲的现象,这就是判断出了错误。如果有外力干预或者不恰当的引导,也可能破坏行人的自动判断和调整的能力。国内外都出现过的踩踏伤亡事故往往都是突发因素使人(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为首的反独“泛蓝”以压倒性的大胜告终,出现了是大陆当局和民众乐于见到的结果。学学李敖的口吻评论:现在问题来了,最坏的民主产生了最好的结果,好有趣的现象。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评价民主过程呢?我们可以爱屋而不及鸟吗?我们谁比群众更有智慧?也许丘吉尔的一句话可以为我们释疑: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of the others. (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所有其他政府形式的话)。如果觉得丘吉尔说的太隐讳,不妨再听听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切身体会: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英语中最可怕的字句就是:我是政府来的,让我来帮助你们吧!)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台湾选战收兵了,天更蓝;香港游行也结束了,舞照跳。台湾、香港的明天会更好,港台好,大陆自然也好,因为港台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70cb201000222.html) - 昨天香港的游行和明天民主的期待_翟华博客_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