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开周
李开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31,908
  • 关注人气:18,3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代中国真有分餐制吗?

(2020-04-28 10:22:13)
分类: 穿越食空·非烹饪

听一个医生朋友说,新型冠状病毒之所以能够流行全球,有三个原因:第一,它传染力很强;第二,很多国家最初没有意识到它有多厉害,防控不足;第三,无论欧洲人还是亚洲人,无论美洲人还是澳洲人,目前都还没有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例如不喜欢戴口罩,做不到勤洗手,人越多的地方,越想去凑热闹,吃饭喝酒尤其如此,不能保持距离,还经常共用酒具和餐具。

这位医生还告诉我,早在秦汉魏晋和隋唐时期,中国是分餐的,那时候比现在还卫生,现代国民应该恢复传统,重新推行分餐的习俗。

跟这位医生朋友一样,我也赞成分餐制,但我并不认为古代中国曾经普及分餐制。我的意思是说,古代分餐制确实存在,但仅仅存在于上层社会,穷苦百姓连餐具都未必齐备,就算想各吃各的,家里也没有那么多杯盘碗碟。另外,仅就上层社会而言,也不可能做到严格的分餐,例如在敬酒的时候,从秦汉魏晋到宋元明清,古人一直都习惯共用同一套酒杯,这套酒杯叫做“劝杯”。

《晋书》有记载,晋朝王爷司马亮请百官吃饭,用一只玻璃劝杯给众人敬酒,这只劝杯端到谁跟前,谁就得一饮而尽。古代中国没有发展出成熟的玻璃制造工艺,玻璃杯非常名贵,但不管多名贵,共杯喝酒终归不卫生。

《晋书》还有记载,名士阮咸与宗亲聚饮,用一个大盆盛酒,盆里放着一只勺子,众人“围坐相向,大勺更饮”。“更饮”就是轮流喝的意思。阮咸连酒杯都不要,舀一勺酒,咕嘟嘟喝完,再把勺子递给旁边的叔伯兄弟,大伙轮着喝,所有人共用一把大勺。

共用一只杯子或勺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洗,你用过了交给我,我用过了交给他,肯定会将自己的口水传给别人。如果有人身患传染性的疾病,病原体就可能像击鼓传花一般让很多人中招。

下面再讲一个发生在宋朝的故事。

说的是西元1182年,冬天的某个晚上,宋孝宗请七八个臣子去内廷赴宴,其中包括左丞相王淮,还有一位是皇太后吴氏的侄子吴琚。

宋孝宗高高在上,面南背北,一人独享一桌酒菜。王淮等臣子坐在丹墀下面,共用同一张餐桌。宋孝宗让一名太监走下丹墀,给王淮等人敬酒。

太监拿起酒壶,将劝杯斟满,放在托盘上,先敬王淮。王淮年迈苍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颤颤巍巍地捧起劝杯,颤颤巍巍地喝下去,然后又颤颤巍巍地把劝杯放回到托盘里。

王淮捧起劝杯的时候,酒是满的,再放回去,酒空了,但那劝杯里却多了一点点别的东西。什么东西呢?他老人家的鼻涕。原来王淮年纪高大,抵抗力差,早起上朝,又冻又累,他感冒了。这一感冒,鼻涕就忍不住地往下流,不知不觉流进了劝杯里。

敬酒的太监没注意,其他官员也没注意,宋孝宗高高坐在丹墀上,当然更加注意不到。只有一个人瞧见了,他就是吴琚。吴琚瞅着太监继续敬酒,瞅着其他官员轮流喝完,瞅着王淮王老丞相的鼻涕一点点地在酒里稀释,他的心情越来越紧张,因为很快就轮到他来喝劝杯里的酒了。

吴琚官职最小,太监最后一个敬他,他端起劝杯,脸憋得通红,犹豫了一阵子,最终没敢喝。宋孝宗远远瞧见他憋红的脸,关切地问道:“小吴,今天是否不胜酒力?这宴席才刚开始,没见你喝多少酒啊!”吴琚一狠心,说出实话:“启禀陛下,微臣不敢欺君,微臣刚才看见,王丞相的鼻涕流进了劝杯,故此不敢饮酒。”

宋孝宗哈哈大笑,王淮又羞又愧,别的官员心里暗骂:“这个吴琚真是太损,你要么早说,要么就别说,我们都喝过你才说出来,这不是让王丞相丢人吗?这不是让我们恶心吗?”宋孝宗一边笑着安慰大家,一边让太监去刷洗劝杯,并且下了一道特旨:“往日赐宴群臣,例无涤爵之礼,自今以降,劝盏须涤,钦此。”这道圣旨意思是说,朕过去赐百官喝酒,向来没有让太监洗过劝杯,这是朕的过错,从今天开始,劝杯要经常清洗,每敬一次,就要洗一次,保证每个臣子都能喝到干净的酒。

《宋史》记载南宋宴会礼仪,有这么五个字:“涤爵自淮始。”宫廷宴会清洗劝杯,是从左丞相王淮开始创立的规矩。今天看起来,该规矩并不科学,科学的做法是严格分餐,不要再共用餐具,也不要再共用酒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