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开周
李开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78,329
  • 关注人气:18,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我写代码比写稿更多

(2019-03-20 06:34:45)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几个月前给一家媒体写的2018年终总结,今天翻出来,分享给热爱技术的朋友:


我是职业作家,靠写书和写专栏养家糊口。最近八年来,平均每年出三本书,写将近两百期专栏,换一些稿费。

作家这一行不是青春饭,但我明显觉得老了,没有刚入行那会儿能写了。早先可以连轴转,白天写专栏,晚上写书,今天赶完一个长稿,明天还能接着再赶。现在呢?白天还行,一到晚上就瞌睡。这瞌睡还分时候,看电影看小说一点儿也不困,有酒局更精神,一打开电脑,一摸到键盘,一想到还要写稿,困意蜂拥而至,只好叹一口气,打着哈欠说:算了,明天再赶吧。假如哪天灵感突发,笔下顺溜,噼里啪啦敲完上万字,大脑就跟被抽空似的,底下连着两天憋不出一个字儿。

我自己觉得吧,这作家上了年纪,就跟酒鬼上了年纪一样,年轻时可以接二连三地喝,喝大了躺一觉就能缓过来,现在躺好几觉都缓不过来,看见糖烟酒专卖店招牌上的“字就犯晕。我知道同行里有很多厉害的家伙,那叫一个老当益壮,越老越出活儿。我不行,就拿2018年来说吧,年初既贪心又没有自知之明,一口气签了九本书,到年底只交工了两本。往年我在圈子里号称业界良心,从来不拖稿,从今年起,拖稿怕是常态了。

但奇怪的是,写稿写得少了,写代码却写得多了。

我上大学时学过一年程序设计,毕业后考过一个程序员资格证,参加工作后给单位里写过一些拿不上台面的小程序,例如能自动校正坐标的平差计算器、能批量换算度量衡的宗地面积处理器之类。后来弃理从文,改行写作,扔了这门手艺,跟文学和历史越来越亲近,跟代码和算法越来越疏远。

2017年夏天,我儿子放暑假,迷上了打游戏。写过代码的朋友都知道,要想让孩子摆脱游戏瘾,靠揍是不行的,交给网瘾治疗专家去电击更不靠谱,比较可行的方法是让他从户外运动中找到乐趣,或者学会一点编程知识。当一个孩子能够自己写出一些简单的游戏之后,他就拥有了上帝视角,以后就不再是游戏掌控他,而是他掌控游戏了。

所以,从那个暑假开始,我着手教儿子学编程。最初我们学的是Scratch,这是由麻省理工开发的一款很好玩很容易上手的少儿编程平台,大部分代码都不用写,直接在屏幕上拼积木,跟玩乐高一样。我上学时没有接触过Scratch,买了几本书,父子一起读,边读边照着书上的编程实例比葫芦画瓢,效果奇佳。

Scratch过于低幼,不能算是真正的编程语言。到了2018年寒假,我听说Python在程序界挺火,入门也容易,于是在我的电脑和儿子的电脑上都装了Python,我先学,完了再教给他。

PythonScratch不一样,孩子不能再拼积木,代码全要一行一行地敲进去。而且这门语言对代码格式严格到了变态的地步,稍微多敲一个空格,或者少敲一个冒号,马上就报错。对十岁左右的孩子来说,写这样的代码很容易产生挫败感,假如缺乏足够的动力,一定会走很多编程爱好者从入门到放弃”的老路

我当年学过VBC++,维持我学下去的动力就是实用”——写几行代码,如果能完成一项小小的工作,马上就来劲了,自信心顿时爆棚,宛如专家附体。我把这门经验传授给孩子,让他试着用Python代码去解一些奥数题,去写一个故事机,去开发一个简而又简的猜谜游戏。您猜怎么着?他也是信心大增,每天傍晚放完学,写完作业,用不着提醒,自己跑到电脑跟前,开机鼓捣他的那些代码去了。

2018这一年,孩子对Python上瘾了,我也对Python上瘾了。我本来是教他,可是渐渐发现这门语言其实也可以改进我的写作方法。比如说我写科普书的时候,要提前做些计算工作,换算一下地震当量啦,描述一下引力对时间的影响啦,以前要么用计算器,要么用Excel,自从学了Python,忍不住编写一些可以自动计算的自定义函数。再比如说写历史题材的时候,搜集文献的环节也可以用Python来完成,写一个爬虫程序,一敲回车,爬虫启动,相关文献乌泱乌泱地往我硬盘里跑,斗志昂扬,精神饱满,成就感嗷嗷叫着扑过来。

平常居家过日子,编程也能派上用场。我母亲爱听评书,她那台老年唱戏机里的内存卡需要经常更换新内容,往常得去网上一点一点地下载音频文件。当我学了写Python爬虫之后,就写一个几百行的爬虫去爬。我儿子爱上网,而咱们国内的门户网站和搜索引擎总是不分老幼,向所有用户推送各种打法律擦边球的低俗内容,孩子本来想查找一道题的解法,结果中招了,冷不丁问你一句:爸爸,啥是嫖娼啊?搞得你很尴尬。所以我花了好长时间去学习编写浏览器,试图让孩子使用我自己编写的最精简最干净的浏览器……

事实上,有些问题解决起来并不难,特别是写作上的问题,手工解决可能一天就OK了,写代码和调试程序可能要花两三天。更多的时候,市面上早就有了现成的程序,用不着你专门再写一个。但是某哲人说过:当你手中拿着锤子,瞧见什么都是钉子。一个作家学了编程,遇见什么问题都忍不住想用代码去解决,这是一种很难遏制的冲动。

冲动是不理性的,写代码的冲动太强烈,写稿子的冲动黯然退场,所以对我来说,2018年是很不出成绩的一年。

不过退一步想想,我也帮孩子找到了编程的乐趣,在这个人工智能已经到来的时代,我这一年不算虚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