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开周
李开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28,933
  • 关注人气:18,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宋代马蓉和四个宰相的故事

(2018-07-12 17:49:35)
分类: 旧闻新读·非历史

从四个宰相说起

今天我们来深挖一个八卦,发生在北宋开封的一个历史八卦。

这八卦可不简单,因为它的主角不是娱乐圈的小明星,而是官场上的大领导。

先点一下这几个领导的名字。

第一位,寇准。

相信大伙都非常熟悉“寇准”这个名字,评书《杨家将》里有他,戏曲《清官册》里有他,电视剧《狸猫换太子传奇》里有他,前些年葛优主演的电影《寇老西儿》,演的还是他。此人在历史上也是赫赫有名,我们中学时学历史,都学过“儃渊之盟”,是谁力劝宋真宗亲征?是谁站在城头上督战?是谁让大宋和辽国维持了一个世纪左右的和平共处?不就是这位北宋名相,不就是这位寇准寇老西儿嘛!

第二位,薛居正。

这是一个老前辈,比寇准出道早得多,宋太祖在位时就当过宰相。关于薛居正,《宋史》着墨不多,只说他酒量极大,“饮至数斗不乱。”一顿能喝几斗酒(宋朝一斗有6000毫升,装酒12斤),喝完还不至于烂醉,该干嘛干嘛。除了爱喝酒,他老人家还爱服用仙丹,希望可以益寿延年甚至长生不老,可惜事与愿违,有一回服用丹砂过多,中了毒,肚子里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吐气如烟焰。”从嘴里喷出火来,死在了宰相任上。

第三位,张齐贤。

在北宋历史上,张齐贤绝对算得上一个奇人。他出身贫寒,三岁就没了父亲,靠寡母抚养长大,一边耕作,一边苦读经书。青年时白手游天下,斗过劫匪,住过黑店,几次死里逃生。虽是书生,秉性却像武士,胆量、力量和饭量都远超常人。拙著《吃一场有趣的宋朝饭局》曾用整整一个章节来描述张齐贤的饭量,他吃饭论桶,喝酒论缸,是真正的大饭桶和大酒缸。别人生病吃药,一丸两丸搞定;张齐贤吃药,必须吃几十丸,用一张大饼送服,因为他身躯魁伟,五大三粗,体重是常人两三倍,服药少了不济事。宋太宗北征契丹时,杨家将第一代老帅杨业死于沙场,张齐贤自告奋勇,接杨业的班,领兵驻守山西代州,使辽国兵马无法前进一步,立下赫赫战功。后来宋真宗即位,拜张齐贤为兵部尚书,挂“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衔儿,成为事实上的宰相。

第四位,向敏中。

这是我们的开封老乡,宋太宗时中进士,被太宗选为智囊。宋真宗即位后,开国大将曹彬任枢密使(相当于国防部长),向敏中任枢密副使(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宋真宗咸平四年(1001年),向敏中升任宰相。多年以后,向敏中的曾孙女嫁给了宋真宗的曾孙子宋神宗,册封为皇后,史称“钦圣宪肃向皇后”。再后来,宋真宗晏驾,宋徽宗即位,这位向皇后以太后身份垂帘听政,为稳定朝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当然,这些都是向敏中去世后的事情了。

上述四位宰相,跟我们今天要聊的八卦都有或多或少的关系。究竟有什么关系呢?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咱慢慢聊。

宋朝版的马蓉

话说老宰相薛居正一辈子没有儿子,最后收养了一个,取名薛惟吉。薛惟吉生下两个儿子,一个叫薛安上,一个叫薛安民。生下两个儿子不久,薛惟吉的妻子死了,薛惟吉又续娶了一个,这个填房娘家姓柴,人称柴氏。

薛惟吉寿命短,只活到四十出头,他一死,柴氏自然就成了唯一的当家人。当时柴氏才二十几岁,比薛惟吉跟前妻生的那两个儿子薛安上和薛安民大不了多少,但是论地位论名份,薛府上上下下都得听她的,老宰相薛居正留下的大笔遗产都得归她支配。

柴氏在薛府守了六年寡,最后守不住了,她想改嫁。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第一,她还年轻,没必要守一辈子活寡;第二,在北宋时期,朱熹那一套“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道德标准还没有开始流行,离婚和改嫁都非常正常;第三,她有追求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追求者。

谁在追求柴氏呢?从目前史料来看,至少有两个人,一个是那位大饭桶兼大酒缸宰相张齐贤,一个是我们的开封老乡向敏中。张齐贤是宰相,向敏中也是宰相,两大宰相一起向一个寡妇展开进攻,是贪图人家的美色呢?还是真的对人家产生感情了呢?

其实都不是,他们贪图的是柴氏的财产。更准确地说,是想得到老宰相薛居正的遗产。您想啊,柴氏改嫁,肯定不会两手空空地嫁过去,肯定会带起一大笔嫁妆。读者诸君假如读过本版旧文《宋朝姑娘出嫁难》的话,应该还记得宋朝流行厚嫁之风,富家女子过门,往往会用金银、珠宝、土地、商铺、丫鬟当嫁妆。柴氏改嫁,用什么当嫁妆?当然要用薛府的财产嘛!

那时候,张齐贤和向敏中都不年轻了,张齐贤六十岁,向敏中五十多岁,两大宰相都结过婚,都有子女,都成了糟老头子,假如柴氏愿意嫁给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肯定都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权力——与其在已故宰相的家里当寡妇,不如去现任宰相的府上当夫人,这就是柴氏的算计。

柴氏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她也许不像王宝强老师的前妻马蓉那样心狠手辣,但在对权力和财产的算计上丝毫不亚于马蓉女士。她一面偷偷转移薛府的财产,“尽畜其货产及书籍”,将财产和藏书都据为己有;一面暗暗比较向敏中和张齐贤的优劣。比较来比较去,她觉得还是张齐贤更有魄力,更有胆识为自己提供庇护。于是乎,她向六十岁的张齐贤伸出了幸福的橄榄枝。

张齐贤收到消息,马上着手迎娶柴氏。但就在这时候,薛惟吉的儿子薛安上不干了,他可以容忍他名义上的寡母改嫁,却不能容忍这位后妈带走他们家的财富。

薛安上报了案,向时任开封知府的寇准报了案,举报后妈转移家产,举报宰相道德败坏。因为涉及到宰相,寇准无权过问,赶紧把这个案子上报给皇帝,让宋真宗亲自处理。

宋真宗不明内情,派一个亲信去问柴氏。柴氏喊冤道:“我从来没想过要改嫁,也从来没有转移过薛家的财产,这都是不孝子薛安上的一派胡言,转移家产的其实是他。你们要是不信,可以调查一下,问他前段时间有没有卖过一所房子给向敏中!”

真宗皇帝接到回奏,又找向敏中询问此事。向敏中说:“回陛下,臣没有买过薛家的房子,臣以为有政敌在背后暗算我,请陛下彻查,还臣一个清白。”

向敏中说的政敌,其实暗指张齐贤。要知道,宋朝搞的是“群相制”,朝中宰相不是一个,而是一堆,宰相与宰相之间往往掐架,互相告黑状。向敏中的意思是说,张齐贤想搬倒他,以便独揽大权。

向敏中说的是不是实情呢?张齐贤有没有想搬倒向敏中呢?几个宰相和一个寡妇之间还会再发生什么故事呢?咱们下回再说。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马蓉靠高官转移家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