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开周
李开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26,749
  • 关注人气:18,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行我素

(2012-03-04 07:45:01)
分类: 穿越食空·非烹饪

离我家150华里的镇上,有一座福寿寺,寺庙很小,香火不旺,“硬件设施”偏于简陋。为了节省费用,僧众做饭不用电,也不用煤,全靠附近村子几个善男信女每年夏秋两季送过去的小麦秸秆和玉米秸秆做燃料。这两种秸秆都不经烧,煮熟一餐饭,灰烬积成山,每逢初一、十五,信徒们来烧香的时候,顺便再把草木灰拉走,回去撒到田里,是极好的肥料。我不说您也想象得到,这座寺庙的厨房里没有电磁炉、电饭锅、微波炉、抽油烟机等现代厨具,只有一个大灶台,炒菜也好,熬粥也好,都在这一个灶台上进行。掌勺的师父在灶上忙活,烧火的徒弟在灶下忙活,他一边往灶洞里填秸秆,一边很有节奏地拉着风箱,呼——嗒,呼——嗒,呼——嗒……红焰焰的火光映在他的光头上,恍如回到了解放前。

其实只要能把饭做熟,用什么燃料倒无妨(就我个人的口感而言,用玉米秸秆烧出来的粥反倒比用电饭锅熬出来的粥要香甜),问题是到了冬天,那个寺院里没有暖气,更没有空调,早上四点半起来洗脸刷牙,连热水都没有。十几个小沙弥上殿诵经,经折子被冷风刮得拿不牢,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寮房里也暖和不到哪儿去,晚上睡觉,盖两层被子还嫌冷,只好把袈裟蒙在被子上面,再把海青(中土僧人的便装)蒙到袈裟上面。

我是去年农历十一月去该寺挂单的,在寮房里冻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去找住持,表示自己愿意发心供养寺里几吨煤,另外再运过来一批炉子,好让大伙过冬。不料大和尚一口谢绝,他说:“出家本来就不是为了享福的。”这话让我肃然起敬。众所周知,现在贪图享受的僧人太多了,在寺饮食精美,出门轿车代步,好多住持都养得脑满肠肥,一身的赘肉,跟花和尚鲁智深似的,能守戒律的不多见,能持苦行的更不多见,福寿寺这位大和尚不愿享受,是个好和尚。

我在福寿寺挂单的第三天,寺里做法事,为几个香客的父母超度亡灵,香客带来的供品里面有一箱火腿肠,法事完了大家“散福”(也就是把供品吃掉),大和尚竟然给每人都发了一包火腿肠(包括他自己)。我是俗家人,本来就不忌荤,津津有味地吃了好几根火腿肠,那些和尚也在津津有味地吃。那天中午,我们的主食是面条,面条上盖了一层切成薄片儿的火腿肠。我私下里问知客僧:“怎么你们也吃肉啊?”知客僧说:“这是净肉,吃了不犯戒。”

原来佛陀制戒,虽禁止杀生,并不禁吃肉,不管鸡鸭牛羊还是鱼鳖虾蟹,只要不是自己亲手杀的,也不是别人专门为自己杀的,就叫“净肉”,否则就叫“不净肉”,净肉可以吃,不净肉严格禁止。火腿肠里的肉当然不是和尚们亲手杀的,也不是肉制品公司专门给他们杀的,所以属于净肉,可以随便吃。

佛家是戒荤的,这“荤”的本义不是肉,而是几种蔬菜,像大葱小葱和洋葱,大蒜小蒜和藠头,以及韭菜和生姜之类,都是荤,都不能吃。因为它们气味浓烈,吃了会有不好闻的口气,吃得多了还会增强性欲。增强性欲这一条未必有科学道理,吃葱吃蒜会有口气倒是人所共知的,不信您吃完大葱蘸酱再去跟女朋友接吻,人家肯定不乐意,对吧?

出家人不接吻,他们之所以戒荤,是因为那种不好闻的味道对佛不敬。在寺庙里待过的朋友都知道,如果经书上有了灰尘,是不能用嘴吹掉的,得用扇子轻轻地把灰尘扇走。点香的时候,香头上的火苗也不能用嘴吹熄,得用手轻轻扇灭。没吃葱姜蒜的时候尚且要时刻注意不能让自己的口气冲了经本和佛像,吃了葱姜蒜之后就更得注意了。所以为了敬佛,干脆不吃。

但也不是一点儿葱姜蒜都不吃,福寿寺的和尚炒菜,跟我们俗家人一样要用葱段、蒜末和姜粉。我问这样做算不算犯戒,他们说不算——葱姜蒜在油里一炸,异味去除了,不会造成口气问题,况且只是当调料用,吃得很少。同样道理,料酒也是可以用的,现在南普陀供客的素斋里面有一道仿荤的名菜“般若鲈鱼”,做这道菜的时候就离不开料酒,不然做不出鲈鱼的味道来。

事实上佛门的戒律是很灵活的。首先它分对象,在家的居士只需要守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喝酒,不搞婚外恋,不说瞎话就行了;刚剃度的沙弥却需要守十戒,除了不杀生不偷盗不喝酒不邪淫不妄语之外,还不能使用奢华的用具,不能佩戴珠宝首饰,不能观赏歌舞,不能玩收藏,不能在规定的就餐时间之外吃饭;比沙弥高一个等级的受了具足戒的和尚,需要守的戒律更多,多达二三百条。换句话说,有些戒律在家修行的人不必守,出家人却需要守,对在家人来说不算犯戒,对出家人来说却是犯戒。其次,戒律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做些改变,譬如佛陀严禁杀生,但是看到歹徒行凶杀人,也可以一枪把他击毙。再譬如佛陀不让喝酒,可是如果一个人生了病,中医给他开的药方里面有烧酒,他也可以照服不误。佛陀在世的时候,管戒律的这种灵活性叫做“随方毗尼”,随方就是可以随着环境改变,毗尼就是戒律的意思。

正因为随方毗尼的缘故,不同地区的佛门生活才会不一样。像日本和尚可以喝酒,咱们中国的和尚不许;藏地僧团可以吃肉,汉地的僧团不许(连净肉也不许吃,福寿寺那样允许吃净肉的寺庙是少数);南传佛教要求托钵,北传佛教不要求。非但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戒律,这个寺院跟那个寺院的戒律也不一样:有的寺院禁止在菜里放料酒,有的寺院却可以放;有的寺院认为牛奶和鸡蛋跟肉一样都来自于动物身上,不能吃,有的寺院则认为喝牛奶、吃鸡蛋并不会让牛和鸡失去生命,可以吃;还有的寺院认为受过精的鸡蛋有生命,吃了算杀生,只有没受过精的鸡蛋才能吃。我记得在一本明代笔记里读到过,北京天宁寺后面原来有一片树林,天宁寺的和尚曾经在树林里养鸡,不吃鸡肉,只吃鸡下的蛋,为了避免吃到受精蛋,他们只养母鸡,不养公鸡,把母鸡养到老死,也一直是“处女鸡”。像这样稀奇古怪的做法,在别处寺院是没有的,这就叫“出门三五里,各处一家风”。

既然各处有各处的戒律,那究竟哪个地方的戒律才真正符合佛陀的要求呢?答案是都符合。戒律只是修持手段,不是修持目的,只要所守的戒律有助于断除自己的贪心和欲念,那么怎样做都是守戒。释迦牟尼在《五分律》第二十一卷讲得很清楚:“虽是我所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什么是“应行”?凡是有助于自己修行的戒律都应该去守。什么是“不应用”?凡是对自己修行不利的戒律都应该舍弃。举个例子,假如您在修“头陀行”,也就是通过一种很苦的生活方式来让自己断除贪心和欲念,那么无论净肉还是不净肉,都是不能吃的;如果您只是念佛往生极乐世界,不杀生就可以了,吃些净肉并不妨碍您的修行。

释迦牟尼住世的时候,印度没有寺院,僧团经常去安居的那个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里也没有厨房,佛陀和弟子的吃饭问题主要靠乞讨来解决。每天到了饭点儿,佛陀或者弟子就披上袈裟,拿上钵盂,到城里去讨饭,人家给什么就吃什么。讨到一钵米饭也好,讨到一钵猪肉也好,在佛陀眼里无分别,您能说他犯戒吗?当然不能,不起分别心是最大的戒律。现在有寺院,寺院里有厨房,咱们中国的僧人不用出门就能填饱肚子,要是某个和尚哪天吃素吃到厌烦,拿着钵盂进城乞讨,到狗肉火锅店里连汤带肉装一钵盂出来大嚼,算不算犯戒?肯定算,因为他不光起了分别心,更起了贪心,对修行极为不利。

我很赞成福寿寺的大和尚,持苦行,不享受,虽然不戒肉,但是也不贪肉,每天馒头面条吃着不厌烦,偶尔来两根火腿肠也不反感,我行我素,万事随缘,正符合我佛“随方毗尼”的真谛。

 

附注:《中国烹饪》新设专栏“香积厨”,这是第二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