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开周
李开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00,143
  • 关注人气:18,3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民国的毒牛奶和毒奶粉

(2011-06-27 22:25:59)
分类: 穿越食空·非烹饪

有孩子的朋友都知道,现在的宝宝,即使母乳够吃,到了半岁以后,也得贴补点儿牛奶或者奶粉什么的。民国亦然,那时候,条件稍好的家庭,雇奶妈子也好,不雇奶妈子也好,都习惯用牛奶和奶粉给宝宝补充营养。

您说了:净瞎扯,民国时候卖奶粉吗?

当然卖,只不过,那时候不叫奶粉,叫“代乳粉”或者“乳粉”,也有叫“母味粉”的。叫法儿跟现在不一样,成分还是一样的,都是用牛奶制成,附加一些添加剂以及营养原料。

现在的奶粉摆在超市里卖,或者放在婴幼用品专卖店里出售。民国时的奶粉,主要的销售渠道是药房,其次是点心铺。以北京为例,当时最有名的大药房同仁堂,还有前门外一家生意很火的“南货食品店”,都代卖过奶粉。

不光北京,当时所有大城市都有卖奶粉的。抗战前,上海广东路40号有一家“爱兰汉百利公司”,是英国原装奶粉“爱兰汉百利代乳粉”的大经销商,分支机构遍布全国。上海南京路20号还有一家“吉时洋行”,是美国原装奶粉“KLIM乳粉”的大经销商,分支机构也是遍布全国。广州惠爱路有一家“恒升泰大药房”,是国产奶粉“生隆昌牌代乳粉”的大经销商,既批发,也零售,广州市民可以直接上门去订。杭州清河坊大街有一家“新文明蜜饯铺”,是国产奶粉“美女牌代乳粉”的代理商。我说的这些公司、洋行、药房、蜜饯铺,不是在建国前毁于战火,就是在建国后毁于拆迁,现在统统找不到了。但是,只要您留心老报纸,还是能见到它们的踪影的。

至于牛奶,那卖家就更多了。还以北京为例,在民国二三十年代,四九城里的“奶茶铺”简直俯拾皆是。所谓奶茶铺,就是牛奶配送站,哪家想给宝宝订牛奶,可以选择离自己家最近的一家奶茶铺,报上名,交上钱,登记过地址,奶茶铺就会派人往家送了。行规是每天早上送一次,每次送一瓶,每瓶刚好是一斤。送一个月,结一次账,每月收费大洋一块八角。

一块八毛大洋订30斤牛奶,谈不上便宜,不过也谈不上贵。那时候,5块大洋能买100斤国产大米,15块大洋能买100斤西贡香米,19块大洋能买100斤猪肉,16块大洋能买100斤羊肉(过去植物油很贵,猪肉出油多,能代替植物油,所以猪肉贵于羊肉,肥肉贵于瘦肉),21块大洋能买100斤花生油。从购买力上看,一块大洋大约相当于现在人民币50元以上,一块八角大洋则将近100元人民币。我不知道你们那儿现在订30斤牛奶得花多少钱,反正在我们这儿刚好需要100元,跟民国时差不多。

众所周知,牛奶这东西不能光看价钱,主要还得看质量。我订过两块钱一斤的,稀得不成样子,在瓶子里装着,上层跟下层的颜色都不一样,一看就是兑了很多水;也订过三块五毛钱一斤的,看上去挺稠,喝着也没有怪味儿,搁奶锅里一加热,居然会结块儿!这种牛奶指定过期,比兑水还可怕。

据一个名叫加藤鎌三郎的日本留学生说,民国北京的奶茶铺,没有一家不往牛奶里面兑水,你想喝到真正靠谱的鲜牛奶,除非去奶农家里,而且还得亲眼看着奶农挤奶,因为奶农也往里面兑水,一斤牛奶当一斤半卖。

据我所知,民国宁波的牛奶配送站也喜欢兑水,1934718号的《宁波大报》副刊上登了一个笑话,说当地一个牛奶站的老板跟孩子对话,孩子说:“爸爸,你是不是把水掺到牛奶里了?”爸爸矢口否认。孩子坚持道:“刚才我亲眼看见了!”爸爸说:“傻孩子,我没有把水掺到牛奶里,我只是把牛奶掺进了水里。”这个笑话让我想起当年读大学的时候,跟同学去校门口一家大排档喝扎啤,那个大排档的老板老是往扎啤桶里兑水,以至于我们后来得提醒他:“老板,别忘了兑啤酒!”

坦白说,兑水不算什么大毛病,小孩子消化系统还不健全,喝了百分百的全脂牛奶只会闹肚子,奶农和商人们往里面兑点儿水,等于帮助我们做了稀释,只要那水是干净的,就不会出问题。可问题是,他们不光兑水,还兑别的东西。

前几年,有的奶农为了多卖钱,先往牛奶里兑水,兑过水之后,牛奶的蛋白质含量肯定不达标,为了达标,他们再往里面兑三聚氰胺,兑尿素,或者直接往里面撒尿——检测牛奶蛋白质含量主要是通过氮元素,而尿里面的氮元素还是蛮多的。民国时收购牛奶的机构还没学会检测氮元素,当时主要是靠目测,以及用鼻子闻,凡是新鲜的、没有兑水的牛奶,都比较稠,不结块儿,也没有异味儿。于是奶农就往牛奶里兑豆浆,兑米汤,兑碱面儿,兑刷墙用的白灰膏。您知道,碱面儿可以去除过期牛奶的异味儿,而白灰膏、米汤、豆浆什么的,则可以改善掺水牛奶的色泽和粘稠度。

奶茶铺的老板也不是傻子,奶农这样做,他们不是不知道,但他们就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奶茶铺也卖过期牛奶,也往牛奶里兑水,即使奶农不放碱面儿和白灰膏,奶茶铺也会放碱面儿和白灰膏的。

我不是专业人士,不知道长期服用碱面儿和白灰膏都有哪些危害,也不知道它们跟三聚氰胺比起来孰优孰劣。但我用肚脐眼儿都能想明白,小孩子喝了这些东西指定没好处。

我还能想象得到,既然牛奶里面兑了这么多不靠谱的东西,那么最后加工出来的奶粉肯定也不会多么靠谱。看一下价格就知道,1925105号《广州民国日报》第八版有“生隆昌牌”奶粉的标价,每斤只卖毫洋(民国前期广东通行的货币,比大洋购买力稍低)5分,而当时广州城内每斤面粉就卖到毫洋6分,奶粉比面粉还便宜,谁要说那是优质牛奶做的,打死你我都不信。

19343月,上海天一牌奶粉上市,打出的广告是“卫生消毒乳粉”,意思是这个牌子的奶粉是干净无毒的,可以放心食用。有记者给这个广告加了一逗号:“卫生消,毒乳粉”。奶粉商大怒,以“诽谤国货”的罪名把记者告上法庭,记者反驳说:“国货乳粉有无毒的吗?”

这个记者一竿子扫尽所有国产奶粉,未免太偏激了些,但在民国人的心目中,洋奶粉确实比国产奶粉可靠。既然大家相信洋奶粉,洋奶粉的价格也就很高,像美国的克宁乳粉,在上海卖到8角大洋一盒。一盒是12两装,不到一斤(当时一斤是16两),比国产奶粉“生隆昌”贵了将近二十倍!

贵是贵,有条件的家庭还是会首选克宁乳粉,那时候人家在中国打出的广告是:“到埠之后亦不拆包。”意思是原产原装,国内奸商没有投毒的机会。而中国的那些不良商人呢,则拼命利用国人的爱国情怀和仇恨列强的心理,要求消费者“爱用国货”。

消费者爱用国货,当然值得提倡,问题是,谁来保证国货爱他们的孩子呢?

 

新书《君子爱财:历史名人的经济生活》(上海三联书店)上市:

http://www.amazon.cn/君子爱财-历史名人的经济生活-李开周/dp/B0056WJFE4/ref=sr_1_3?ie=UTF8&qid=1308980452&sr=8-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