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箪
一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014
  • 关注人气:24,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2012-05-22 16:16:29)
标签:

瓦尔登湖

锄园札记

一箪随笔集

随笔

一箪/原创

文化

分类: 《带光行走》散文集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一箪锄园


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一箪

 

梭罗说:“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而不愿拥挤地坐在天鹅绒坐垫上”。喜欢坐在天鹅绒坐垫上的人是有的。比如有人愿意花很多钱把自己本来可以用作花园的地方,全部用高档材料装饰成类似酒吧的地方,而不愿意把它变成美丽的田园,我是属于后者的,我宁愿少住一间房子,也要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使自己离田园更近一些。

某日,当我爬上市中心的六楼回到我住了整整十年的蜗居时,我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地方整整待了十年,人生中能有几个十年啊!看着四周的钢筋水泥丛林,还有那些即将竣工的摩天大厦,我在心里暗暗的想,我再也不想回这个地方了,尽管当时装修的是那么的舒适,全房间的实木地板,一些市面上很少看到的石头,近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真正的空间毕竟是有限的,虽然养了花鸟鱼,四周却都被钢筋水泥包围着,特别是一些已经拆迁但还没有建起来的老成都,有的地方仍然是瓦砾遍地。

2012年春节,当我从高楼林立的市中心搬进了鸟语花香的清荷园,闻着满园的花香和鸟语,我觉得似乎生活在了天堂,我给自己的花园取名为锄园,自己的书房仍然叫做静心斋。锄园里到处都能听到鸟的啁啾声,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小树林,小湖里的睡莲每到早晨就咧开了小嘴含苞怒放了,每到夜晚就羞答答的闭上了小嘴唇,几百只各种各样的鸟儿穿梭在庭院里,甚至站立在树枝上向你抛着媚眼儿,一群麻雀争先恐后地把我种在花园里的小白菜吃的干干净净,我也乐此不疲。吃吧,吃了再种,花园前的一个桂花树上不时有白头翁、斑鸠、相思鸟伫立枝头,伸长脖子东张西望,鱼缸里的鱼活蹦乱跳的,养在笼子里的一对红嘴鹦鹉每天鸣叫个不停。特别是一到夜晚,小湖里不光有青蛙在叫,还有几只牛蛙声音洪钟般如帕瓦罗蒂一样在夜深人静时歌唱,不知底细的人听到这样的叫声会吓一大跳,以为什么怪物这样粗声粗气地喊叫,一种让你无法忍受的声音破窗而来,让熟睡的你不由自主的从美梦中惊醒。所有这一切我都能忍受,甚至觉得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

想想自己在市中心的钢筋水泥里原先住的那130多平米的房子,除了车声、人声和噪杂之声,那里还能听到这样的鸟叫声,青蛙、牛蛙的聒噪声?还没有到夏天(我估计一到夏天还会听到撩人的蝉叫声)。听惯了市声和车水马龙声的我,住在这样一种环境中,竟然兴奋的久久不能入寐。每天晚上我都要坐在我的锄园里赏花赏鱼,有时是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一边享受着温玉和清凉,享受着河岸边飘进来的丝丝凉气。特别是吃过晚饭出了大门就到河岸边,沿着十里长堤散一会步,或者到河对面的小树林里去,享受初夏之夜的习习凉风。

没有搬来之前,在城市丛林的钢筋水泥里,我每天都要爬六楼,虽然每天爬起来相当吃力,却爬的非常有劲,每天生活的都十分有规律,每天都要睡到八点钟才起床,收拾完后八点半去单位上班,下午五点回家,吃完晚饭从来不下楼的,有时看自己喜欢看的电视剧,有时到虚拟世界里浏览,不到十二点是不上床的,每天如此长期以往养成了固定的生活习惯,虽然那些钢筋水泥看起来让人生厌,睡眠却是非常香甜的。自从搬进新居后,我被这里的美景陶醉的不知所以,连小弟都在感叹:“人这一生,如果能拥有一套面朝河流的房子,一小块自己的菜地和花园,那就心满意足了”。小弟的话并没有错。但我发现自从拥有这些后,我的生活规律全被打乱了。我发现我再也睡不成懒觉了。因为每日清晨五点左右,园子里的鸟叫声此起彼伏,那些养在锄园里的花们草们,鸟笼子里的鸟儿们都早早的起了床一齐迎接新的黎明,这对于热爱大自然的我来说,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这时的我早已睡意全无,天刚刚亮就从床上爬起来去锄园里侍弄那些花草,不是给鱼缸换水,就是给鸟儿喂食,如此这般一直忙到很久。

看着那些花啊草啊郁郁葱葱的长出了嫩芽,或者开出了花朵,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心安理得地坐在藤椅上泡一杯香茗,一边聆听着鸟儿的叫声,一边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最近,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在房间里待,不论做什么都要待在锄园里,更重要的是再也不睡懒觉了,就连正常的睡眠也不能保证,大自然好像就是我的恋人,而我正在经受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恋,精神愉悦的连自己都感到惊讶。

我是再也不想到我原来住的地方去了。用小弟的话来说我当时的装修是多么的漂亮啊,而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房子不但小,四周光秃秃的尽是钢筋水泥桩子,前后左右的水泥桩子包围着我,即使有树,那些可怜的小树就像长在城市脸蛋上的小胡子,除了吸引来无数蚊子和小咬,人就是钢筋水泥里的小蚂蚁而已。想当初这房子楼下进行城市改造,每日里车声,叫卖声,市声,在加上地铁工地上的车水马龙声,让人丝毫也没有感觉到风在脸上扫过去的感觉。

一个人如果喜欢森林,他会在那里待很长时间。一个人喜欢湖泊,他也会在那里待很长时间,我喜欢森林和湖泊,但我更喜欢我的锄园,我很长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飞鸟掠过头顶,听鸟儿在林间歌唱。特别是双休日,当阳光从树缝里射进我的锄园,我早已在园子里忙活很久了。我喜欢这样的忙活,我离人类很远,我离树木花草更近。我就这样坐着,一坐就是半天。

梭罗说:“我走入森林,是因为我希望认真地生活,去面对生命的根本,看自己是否能学会生命要教给我的东西,而不是在临死之前才发现自己从未曾真正生活过。我不希望过无法称之为生活的日子,生活是如此的可爱;我也不希望听任命运的摆布,除非必须如此。我想深刻地生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华。”

写到这里时,我想起海子在卧轨自杀前怀揣着梭罗的《瓦尔登湖》,年轻的海子也向往那样一种离群索居的生活,但海子不知为什么就选择了自杀。在我看来,梭罗就是瓦尔登湖畔一个孤独的沉思者和行动者,而海子其实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理想破灭的海子只有选择自杀。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我的瓦尔登湖】:我宁愿独自坐在南瓜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