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箪
一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2,756
  • 关注人气:24,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2010-11-09 14:48:02)
标签:

茅盾

乌镇

一箪散文集

分类: 《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散文集

 细雨朦胧游乌镇

 一箪

    我是在一个细雨朦胧的秋日清晨走进乌镇的。那时的乌镇正下着雨,树木安静的长成神,静静的默立在河道旁,晶莹剔透的雨珠打在乌镇的瓦片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镇上的鸟儿们被绵绵的秋雨淋的无影无踪,偶尔会有一两只麻雀从树丛里飞来,蟋蟀们躲进石缝里,野草们绿茵茵的生长在青石板旁,乌镇的天灰朦朦的像生气了似的阴沉着,雨,不断线的下着,天地之间仿佛有一架竖琴,在无声的弹奏着动人的乐章,而乌镇就像一位古代女子刚刚从梦里醒来,羞涩的站立在江南水乡的阡陌上。

    穿过长长的旧门楼,踩着窄窄的青石板,我独自流连在乌镇的深街陋巷和烟花秋雨中。细雨中的乌镇氤氲在薄雾空朦之中愈发显示出她独有的清雅和俊美,浅翠娇青,笼烟惹湿,湿漉漉的乌镇像刚刚冲洗过头发的少妇,愈加淡雅清丽而俊美。河套里早起的乌镇人带着旧毡帽,划着乌篷船,摇着桨从狭窄的桥墩底下逶迤而来。打着哈欠的老人,背着书包的孩子已经不在这条古老的街巷里行走了,街巷里一些做生意的人和南来北往的异乡人组成乌镇独有的风韵。

    我是左手打着雨伞,右手举着相机进入乌镇的。淅淅沥沥的雨下在老街上,更增添了乌镇独有的风韵,雨中游乌镇更有一番诗情画意,那雨点打在湖面上皱起一圈圈淡蓝色的涟漪,窄窄的青石板上拥挤着像蘑菇云一样的花雨伞,河套里撑着伞游兴未减的异乡人,天南地北的访客把乌镇的大街小巷,长亭短亭挤了个严严实实,而乌镇总是以它特有的沉默和沧桑,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喧嚣而噪杂的乌镇虽然失去了往日的清净和平和,却以它的典雅和气度迎接着南来北往的异乡人。那些远道而来的远游客从乌镇的东栅,从织布机、纺纱车、染坊,酿酒坊走来,从2000多年前这个历史上出过64名进士,161名举人的文化长廊,从东栅到西栅,从传统的民居餐饮、手工作坊、扇艺、陶艺、文房四宝、木雕篆刻,古朴的老街、麻石地、木板房、茶馆里一路走来。

    我是从茅盾先生的小说《子夜》里最早知道乌镇的,在我的心中乌镇就是一个走在江南水乡的梦,一位素面朝天的女子,我在青石板上每走一步,都会想起一个名叫茅盾的人曾经出生在这里;每穿过一条乌巷,都会想起一个叫做茅盾的人曾经写下的故事。那些似水流年,那些茅盾少年读过书的地方。那街对面的林家铺子,那园子里茅盾曾经亲手植下的棕榈树如今已亭亭华盖。每一个老屋的白墙灰瓦间,都让我想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的诗句。

    乌镇是茅盾的乌镇,也是我梦里的乌镇。我小心翼翼地放慢脚步,在满目的书香和苍凉中跟随着游人的脚步,也许是乌镇的雨太过缠绵悱恻,也许是江南的雨太过娇柔秀媚,那丝丝缕缕的雨滴“吧嗒,吧嗒”打在树上,屋顶上听起来特别悦耳,那袅袅婷婷的雨丝将乌镇装扮的分外迷茫。柔情似水的雨点儿无声的拨动着我的心弦,将一曲曲百转千回、一咏三叹的歌谣在纵横交错、迂回曲折的雨中小巷中吟唱得荡气回肠。

    我就这样打着雨伞在乌镇的青石板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怎一个愁字了得。深深浅浅的思念、长长短短的牵挂、高高低低的忧愁、迷迷茫茫的落寞,轻轻柔柔地萦绕在我的心头,细雨蒙蒙的乌镇此刻已幻化成一个古典美人,那份思绪、那种感伤、那种记忆、那种忧郁,结结实实萦绕在我的心头。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乌镇温婉的雨声和着潇潇的秋雨淅淅沥沥,滤去红尘的浮躁,涤净积郁的阴霾。长亭短亭,长巷短巷,乌镇以他的大气和温婉,沧桑和包容接纳着南来北往的异乡人,那细雨至中午时分依旧缠缠绵绵、淅淅沥沥,不依不饶的下着,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等我离开乌镇时,那雨也没有停歇。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雨中游乌镇更有一番诗情画意,那雨点打在湖面上皱起一圈圈淡蓝色的涟漪,窄窄的青石板上拥挤着像蘑菇云一样的花雨伞,河套里撑着伞游兴未减的异乡人,天南地北的访客把乌镇的大街小巷,长亭短亭挤了个严严实实。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我在青石板上每走一步,都会想起一个名叫茅盾的人曾经出生在这里;每穿过一条乌巷,都会想起一个叫做茅盾的人曾经写下的故事。那些似水流年,那些茅盾少年读过书的地方。那街对面的林家铺子,那园子里茅盾曾经亲手植下的棕榈树如今已亭亭华盖。每一个老屋的白墙灰瓦间,都让我想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的诗句。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乌镇是茅盾的乌镇,也是我梦里的乌镇。我小心翼翼地放慢脚步,在满目的书香和苍凉中跟随着游人的脚步,也许是乌镇的雨太过缠绵悱恻,也许是江南的雨太过娇柔秀媚,那丝丝缕缕的雨滴“吧嗒,吧嗒”打在树上,屋顶上听起来特别悦耳,那袅袅婷婷的雨丝将乌镇装扮的分外迷茫。柔情似水的雨点儿无声的拨动着我的心弦,将一曲曲百转千回、一咏三叹的歌谣在纵横交错、迂回曲折的雨中小巷中吟唱得荡气回肠。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我就这样打着雨伞在乌镇的青石板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怎一个愁字了得。深深浅浅的思念、长长短短的牵挂、高高低低的忧愁、迷迷茫茫的落寞,轻轻柔柔地萦绕在我的心头,细雨蒙蒙的乌镇此刻已幻化成一个古典美人,那份思绪、那种感伤、那种记忆、那种忧郁,结结实实萦绕在我的心头。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穿过长长的旧门楼,踩着窄窄的青石板,我独自流连在乌镇的深街陋巷和烟花秋雨中。细雨中的乌镇氤氲在薄雾空朦之中愈发显示出她独有的清雅和俊美,浅翠娇青,笼烟惹湿,湿漉漉的乌镇像刚刚冲洗过头发的少妇,愈加淡雅清丽而俊美。河套里早起的乌镇人带着旧毡帽,划着乌篷船,摇着桨从狭窄的桥墩底下逶迤而来。打着哈欠的老人,背着书包的孩子已经不在这条古老的街巷里行走了,街巷里一些做生意的人和南来北往的异乡人组成乌镇独有的风韵。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乌镇总是以它特有的沉默和沧桑,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喧嚣而噪杂的乌镇虽然失去了往日的清净和平和,却以它的典雅和气度迎接着南来北往的异乡人。那些远道而来的远游客从乌镇的东栅,从织布机、纺纱车、染坊,酿酒坊走来,从2000多年前这个历史上出过64名进士,161名举人的文化长廊,从东栅到西栅,从传统的民居餐饮、手工作坊、扇艺、陶艺、文房四宝、木雕篆刻,古朴的老街、麻石地、木板房、茶馆里一路走来。


【一箪散文】:细雨朦胧游乌镇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乌镇温婉的雨声和着潇潇的秋雨淅淅沥沥,滤去红尘的浮躁,涤净积郁的阴霾。长亭短亭,长巷短巷,乌镇以他的大气和温婉,沧桑和包容接纳着南来北往的异乡人,那细雨至中午时分依旧缠缠绵绵、淅淅沥沥,不依不饶的下着,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等我离开乌镇时,那雨也没有停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