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谢宏
作家谢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787
  • 关注人气:4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们与她们》背后的他

(2013-11-19 17:49:30)
标签:

杂谈

批评

分类: 批评与对话

《他们与她们》背后的他
20131116《常州晚报》http://epaper.cz001.com.cn/site1/czwb/html/2013-11/16/content_690183.htm

    李跃

    那些事,那些人——往事并不如烟,故人也并没有远去。它们,他们和她们,都在谢宏的笔下,在这本书中与我们相遇了。这也是一种美好的缘份。有时想想,人生,就是一个不断相遇,不断告别的过程。长亭更短亭,饯行复饯行。我与谢宏兄相遇,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在一家报纸编副刊,他在蛇口一家银行当白领,并主编了一份较有影响的民间诗刊,也因为这个,我和他成了朋友。先是通信,第一次见面,则是在巴登街的一间啤酒屋里,那里举行了他的第一部小说集《温柔与狂暴》的新书发布会,小型但气氛热烈。

    记得眼前的谢宏,和我想像中的没有太大差别,温文尔雅,静闲冲淡,一如他留在这本书中的文字。这本书对我而言另有一层特别的意义,就是里面写到了我,我成了“他们和她们”中的一个。他赠我以《书生意气》,我想,这四个字,用在他身上也是合适的,只不过,相对于我的慵懒,他安静的外表之下,内心里另有一番对待文字的“温柔与狂暴”,有他这么些年来源源不断出版的新书为证。

    比起他的小说,读他的人物随笔,会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意味。这本书中的人物,有些我久闻其名,像顾城,李洱等;有些我已相识多年,像邱华栋;有些则有过一面之缘,像格非。但不管是谁,读来都有一种亲切熟悉之感,哪怕是那些他在异域邂逅的司机、画家、房东,经他白描手法廖廖数笔的勾勒,就生动形象起来了。

    当然,谢宏自己也感慨过,写人是最困难的,而且似乎越是看似容易写的小事,下起笔来越是困难。这种感觉是正常的。我想起沈从文,建国后他基本上被剥夺了写作的权利,有一次,可能是受当时政治气氛的影响,他也跃跃欲试想写点言论文章,妻子张兆和写信劝他别写,大意是,别看有些人下笔洋洋洒洒数千言,但要他临摹一个人物,笔头总是呆滞的。可见,写人物,是一种性情文字,胸中有真性情才写得出,像沈从文。谢宏当然也是率性之人,非如此,恐怕连为这些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写点什么的念头都不会有。

    比如他写顾城,当他得知妻子苏菲学语言的老师竟然是顾城当年的好友,决定去激流岛探访顾城旧居,完成一桩“伟大的使命”。就在到达那栋年久失修、残破不堪的二层木结构楼房时,突然下起了小雨,站在顾城家的露台上,在早已废弃、安静得有些阴森的小屋旁,他怅然感叹良久。当他离开顾城旧居时,发现顾城那间小屋信箱的号码是124,而那天恰好是12月4日……我们那代写作者多多少少有点顾城情结,他的这种探访冲动,证明他是个怀旧并愿意付诸行动的人,理想主义在他身上并未完全窒息或熄灭——尽管,在这个一切向前看,一味求新求快的时代,怀旧,在一些人眼里是变老的标志。

    按照这样的标准,我得承认自己也变“老”了。“老”一点有什么不好呢?人生是一次旅行,他们和她们,我们和他们,我们和你们,谁知道会在时间的哪一个站台,哪一家客栈遇见,那些遇见的人,谁知道下次还能不能遇见,或者在哪里遇见……就像谢宏所说,“写下他们和她们,即固化了时间,抵抗了遗忘,留住了某段时光。”对一个写作者而言,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留下来的用以抗衡时间的唯有文字,所以,我期待,谢宏的《他们和她们》将来还有续集出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辛巴(104)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辛巴(10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