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勇的微博
郑勇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02,304
  • 关注人气:5,7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姑父的水仙

(2008-12-24 13:42:05)
标签:

水仙

水上运动

闽南话

漳州

休闲

    临近春节,姑父的水仙又到了。姑父的水仙送了多少年了?我不知道。只记得,每年春节的时候,家里都绽放着洁白的水仙。室有幽兰不柱香。水仙淡雅的香味,似乎更胜过幽兰的芬芳,尤其是在户牖紧闭的北方冬日。

    我的祖籍是福建。祖父、祖母都是土生土长的福州人,讲的是福州话。姑父是漳州人,母语是闽南话。记得偶尔随父母从北京回福州探亲过年的时候,家里的“官方”语言就变成了普通话。这不仅因为我已经不大会讲福州话了,而且因为祖父、祖母还有叔叔、婶婶们的福州话姑父听不懂,而姑父的闽南话更是像外语一样难逢知音。

    姑父是道地的漳州人。在我印象中,漳州最有名的先是水仙,而后是中国女排的训练基地。我没有去过漳州,听说正宗的水仙只产自漳州。那个年代,水仙在北方是非常稀罕的植物。于是,水仙也就成了春节前馈赠亲友的佳品。姑父当然是水仙的推广者之一。

    姑父是运动员出身。据说年轻的时候是自行车运动员。但是,自打我认识他,给我的印象总是忙忙碌碌。他的家在厦门,负责福建省的水上比赛运动。至于哪些是水上比赛项目,我并不大清楚。与姑父单独交往的那次是在成都。那是1988年的冬天,姑父的电话打到四川大学中文系联系到我,告诉我在成都郊区的某个地方。于是,我趁着夜色就去找他。好不容易找到那个布满水塘的地方,原来正在举办全国的航模竞标赛。我找到办公室打听:“苏水枝在哪里?”对方说:“你找总裁判长啊,他正在开会。”我这才知道姑父居然是那么大的“官儿”。

    全国比赛的伙食就是比川大食堂的强。姑父约我去,多少有让我打点牙祭的意思。对于十几岁的青年来说,能够现场观看全国比赛,能够享受运动员的伙食,已经够奢侈了。第二天,我坐在池塘边上观赏什么绕标赛、竞速赛……确实开了眼界。中午,大快朵颐一顿之后,我才志得意满,揣着几个熟鸡蛋骑车回学校。

    我毕业了,走上了工作刚问,姑父偶尔来北京出差,或许还能见上一面。听说,他退了休一直没有放下水上运动的工作,先是从事帆板运动,后来又改为皮划艇运动。但是,无论他身处何处,每年春节前的水仙还是如期而至。

    姑父送水仙有自己的固定“渠道”,全部通过国家水上运动协会的焦亮梅阿姨。然后,焦阿姨再按照姑父提供的人名、电话,挨个通知,或是来取走,或是给送去。父亲在世的时候,都是他亲自到四块玉附近的国家水上运动协会去取水仙花。父亲走了以后,母亲也去取过。我是到了《北京晚报》后,才第一次去国家水上运动协会取过水仙。那年应该是焦亮梅阿姨退休前一年。之后那年,是焦亮梅阿姨让她的女儿顺路给捎来的。现在,焦阿姨住得比较远。但凡姑父的水仙送到焦阿姨手了的时候,她就直接放到亦庄我同事所在小区的物业,再由我的同事给我捎到单位。

    听焦阿姨讲,姑父托她送水仙的有好多家。我想,这些人家一定都是当年他从事水上运动项目时的老领导、老同事、老竞争对手了。今年,姑父已经七十多岁了。而他的那些故交们,想来岁数也都不小了。

其实,水仙在北京已经算不得什么稀罕的植物了。在一些大型的商场、花卉市场都能买到水仙。焦亮梅阿姨也说,跟老苏说了,北京也能买到水仙。但是,他还是每年按时给邮寄过来。

    我不知道收到水仙的那些叔叔、阿姨们是否还会觉得难得。但是,姑父的水仙,最难得的就是那份人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