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中国决策层现在颇为纠结

2014-02-13 09:31:20评论 财经

在CPI低于3%,经济还未走出下行通道之际,政府可以继续搞紧缩信用的动作吗?在学院内受过严谨学术训练的经济学家可能觉得这完全是自残。但诸多迹象证实,中国决策层貌似现在就有这个倾向:

            中小银行被要求上调准备金率

近期彭博援引三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银监会已要求部分中小型银行提列更多资金,避免现金短缺,这凸显市场中的违约风险日益升高。不愿具名的人士指出,银监会下的部分地方银监局,要求城市商业银行与农村商行,也银行加强流动性管理,显示这些银行的风险与压力日渐增加。就在今年1月底,中诚信托、工商银行和山西地方政府力保30亿元信托刚性兑付一事也凸显了政府在全力控制信贷泡沫的破裂。消息人士指出,部分银行被当地银监局要求提列准备金,确保30至45天期的现金供给,以防流动性拉响警报。但这些消息来源拒绝点名是哪些银行。而这可能也是银监会继调控银行间业务后,再一次将矛头朝向中小型银行。据彭博报导,这些人士表示,各省每季压力测试的要求都不同,应证银监会去年调查的结果,即这些银行的风险与压力日渐增加。

旁白:大领导想干什么?或者说大领导担忧什么?看看下面的旧闻:

          高层放风中小银行或机构要破产

2013年11月20日,中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巡视员方星海在《财经》年会上表示,我们国家相当一批中小金融机构,特别是中小银行,资金来源,据有的银监会领导跟我反映,或者他们在会上说的情况,大概80%资金来源是来自于理财,银行间市场借款和同业存款,来自于居民储蓄和企业储蓄存款比例非常小,大概只有20%。中小银行和中小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往往在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方面,这些资产配置都是比较长项的。很可能有一天有一些中小金融机构,他就是没有钱还存款都有可能,一下子周转不过来,银行间市场借款的需求就会很强烈。假如说处置不是很得当,某种原因有恐慌存在,难保一些小型金融机构可能因为流动性风险面临计提、倒闭的状况。

旁白:大领导担心啊,中小银行搞业务这么不小心,迟早要出事。对于领导而言,稳定高于一切,如果强求稳定不可得的话,那么早晚出事不如早点出事更好。早死早超生嘛,靴子早点落地,大家落个耳根清净。真有这么说的,看看今天下面新闻:

             夏斌:金融机构可以破产

昨日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4年年会(年会)期间,国务院参事、南开大学国家经济研究院院长夏斌表示,在这轮改革市场出清过程中,金融机构可以倒闭破产,但是要确保基本稳住金融大局,要确保某些金融机构即使倒闭,也不会导致群众对多数金融机构的不信任和挤兑。中国证券网,夏斌昨日说:改革要有底线思维,要坚持渐进改革的原则,改革方案的推出要讲时机讲策略。夏斌指出,金融是经济的核心,国民经济的血脉,所以在这轮改革的市场出清过程中,个别金融机构不是不可以倒闭破产,倒闭破产这样的词太敏感,我们可以用市场出清这样的经济学概念。此外,对工商企业的风险处置,包括地方融资平台,动作可以大一些,但是要做好预案。

旁白:夏斌不是普通学者,是体制内高官出身,后来当过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是能和大领导一个桌子吃饭的人。如果不是听到很多信息,相信他也不会有如此的说法。他听到什么资讯?大领导究竟什么态度?看看今天这条新闻,就大致清楚了:

             一月底四大行收缩信贷

2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从权威渠道获悉,经历了年初激进的信贷投放,1月最后一周,工农中建四大行不得不采取收缩信贷的策略。四大行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约3500亿人民币,这一数值比1月前20天4400亿的新增规模压缩了近1000亿。“最后一周明显在压缩贷款规模。”据中金公司分析,1月四大行新增3500亿的贷款规模,不仅较1月26日的4300亿回落800亿,也比2013年同期3767亿新增规模低7%。过去几年,中国银行体系曾连续上演首月过万的信贷冲刺战,伴随货币当局和监管机构时有时无的窗口指导动作,年初冲刺与停贷的“猫鼠游戏”曾反复上演。中央银行早已关注到信贷增长与流动性之间的微妙平衡。1月17日举行的2014年货币信贷工作会议上,央行对商业银行的信贷扩张冲动已有所强调:“1月份以来,在银行体系流动性供应较为宽裕和商业银行追求‘早投放、早收益’等影响下,贷款增长较快。春节临近,现金需求将显著增加。货币信贷部门要及时提示风险,引导金融机构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合理安排贷款投放节奏,防止资产过快扩张。”。

旁白:对于当下中国经济而言,最先行的指标,其实就是新增信贷,或者社会新增融资。一旦四大国有银行收缩信贷,今后的经济走势就要小心了,因为银根被紧缩了。显然,货币当局主动要求商业银行收缩信贷,是受到最高当局的授意,否则不会干这么得罪人的事情。但你不要以为商业银行收缩信贷是孤立行为,事实上,紧缩银根是组合拳,看看今天下面这条资讯:

         年内收缩地方融资平台的非标贷款

阿思达克通讯社,业内人士周一透露,在农历春节后针对金融监管的工作会议上,银监会要求各金融机构于年内收缩地方融资平台的非标贷款。银监会于2013年下发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即业界所称“8号文”)中规定,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是指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承兑汇票、信用证、应收账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分析人士表示,监管层年初的部署通常为全年政策走向定调,融资平台的清理已是山雨欲来。浙江一位银行高管证实上述消息表示,监管层对于融资平台的警惕由来已久,在年初的会议上提出收缩平台的非标贷款,或喻示年内对融资平台的政策将从紧。上海一位信托人士称:“上周末刚开完的会,银监会召集辖下的各金融机构开的,说要收缩地方融资平台的非标贷款,这次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据统计,逾三成平台融资将在近三年内集中到期。

每日综述:企事业单位的新领导上任,一般都要将第一年业绩做亏损,所谓“洗澡”是也。因为没道理给前任的错误或业绩买单啊。这个道理,可以在其他领域推衍开来。现任决策层当然不会给前任政府的繁荣买单,谁都知道十年来的信用扩张,包括2009年极度宽松货币后遗症有多大。事实上,去年6月份的“钱荒”,央行开始置若罔闻,很难说不是最高层授意所致,否则无法解释去年底再次出现流动性紧张现象。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收缩流动性,而且是在通胀不险峻的情势下搞,现在又明确收缩商业银行信贷,外加清理地方融资平台烂帐。之前又匆匆出台存款保险制度与银行破产法,大领导什么心思,还不昭然若揭么?所以今年初中国经济瘟头瘟脑,就很好理解了。但问题是宏观经济毕竟不是企事业单位的业务经营,你洗澡固然是洗痛快了,经济可能全崩盘了,市场信心可是稀缺资源,你收尸的准备做得再踏实,等真到天塌下来后,统统不管用!大领导不是不明白这道理,所以你可以看到红头文件里面“既要……又要……”词眼比以往只多不少……。所以从大领导角度看,约束信贷是必选动作,自选动作一定要加快制度变革释放改革红利,否则后面日子几乎没法过。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