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几
阿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17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海之于我本人的意义

(2006-02-25 21:53:48)
分类: 自记
上海之于我本人的意义
阿几
    上海是我的福地,不折不扣的福地。
    我出生在福州。我还在襁褓里的时候,福建前线有过一次剑拔弩张。听母亲讲过,
她带着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与“福空”的家属一起“战备”到上海,尽管是组织安排转移,尽管闽台最终没有发生大战,可我一直把上海看作我婴儿期的保护地,此一。我三十岁的时候,大病一场,千里迢迢到上海就医。长征医院的闵教授救我一命,在上海治疗两个月后,又吃了上海群力草药店五年的中药(足有一卡车吧),我死而复生,此二。可以这样说,上海在我生命里面总是有着重要意义。
    在我上学读书前,上海最初的概念,来自邻居王部长家的女儿春洋——她在上海读
大学,在福州的家里,她穿一条黑色花裙子,黑色皮凉鞋,带银白色的眼镜,极其鹤立,我想这便是上海样子和上海人的模样了。后来,我的大哥探家回来,带来了上海的三色奶糖,一块糖上有三种颜色,牛奶可可和朱古力,便是我最初的上海味道的体验和记忆。
    关于上海,江北的父老普遍并不怎么关心,关于上海的男人和女人,好像总是人们
永远可以品头论足的一个话题,而这个话题的总结语,又多是对上海人大大不利的。可是我一直喜欢着上海人,没有办法,或许是儿时的很片面的记忆,一直在我大脑里不断弥漫,或许的确是上海给了我很多,包括安全和生命这样很大的东西。于是,上海和上海人,我都始终在爱着。
    我们家从福州迁往邯郸的时候,火车经过上海,我们没有下车——因为我们要在常
州逗留,我大哥当时在常州部队。隔着列车的车窗,其实看不到什么上海,站台上悬挂的“上海站”三个字,好像比所有经过的车站的字都要大,天气很睛,没风,是早春的中午——在我的记忆里,只有这些。这是我记事后的第一次的上海,仅仅是几分钟,擦身而过。
    再到上海,是我大一的暑假,和我的好朋友梓秋,那是1980年了。我们住在外白渡
桥附近的东海舰队的一个招待所里。晚上我们看到了那座老铁桥上的老夫妻挽着胳膊散步,外滩的一条石凳上坐着两对情侣,第二天我们在南京路上看到女孩子一手勾着男朋友,一手给他往嘴里喂粽子,还在公共汽车上看到有人在人挨人的车厢里接吻。那年我19岁,正是最留意这样场景的年龄,所以刺激特深,记忆特深。在南京路上,我还证实了《霓虹灯下的哨兵》里的台词——“南京路上刮的风都是香的”:不光是女人的身上
香,点心店,蛋糕店也往外扑香气。
    再后来,到上海的次数太多了。我就是去不厌上海。每次到上海,爱在南京路、淮
海路上走走、站站、坐坐;要到随便一条弄堂里面闻闻嗅嗅;和餐馆里、商店里的店员聊几句开开玩笑;要吃一次生煎、大馄饨和小馄饨,还有鲜肉月饼、紫米赤豆羹……
    上海是个最洋气的城市,上海是个最温情的城市,上海是个最浪漫的城市,上海还
是个最人性化的城市,最有安全感的城市,最守规则的城市和少有乱七八糟东西的城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老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老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