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张玉瑶: 当一个博物学家是什么体验?

转载 2016-06-15 07:23:49

《北京晚报》,20160610日。

 

当一个博物学家是什么体验?

张玉瑶

博物学的英文名natural history,来源于古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的著作《博物志》(Historia Naturalis),但博物这个中文名,却是个汉语自有的词语。如何建立、处理与自然的关系,不仅是西方的学问,也是中国古人非常重视的一个传统,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孔子在几千年前即说“多识于草木鸟兽之名”,从《诗经》、《楚辞》里的芳草珍禽,到张华的《博物志》、郦道元的《水经注》、沈括的《梦溪笔谈》等等,中国人也是通过一草一木、一花一鸟来认识自己生活的环境和国度的。

如何复兴和推广这个珍贵的传统,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这些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在中国博物界,他是个开拓性的人物:在北大开了十多年的博物学导论课程,带出了一批博物学专业研究生,翻译了一系列国外经典博物学著作,也亲自创作了不少博物学作品。甚至连现在鼎鼎大名的《博物》杂志,也是他向《中国国家地理》提议创办的。

《博物人生》第2版 

 

 为何要博物?至少是个放松

 博物学并不神秘,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早上去菜市场转一圈,那些蔬菜、鱼类,你都认识吗?刘华杰说,我们现代人都在钢筋水泥的环境中长大,在学校里学了很多知识,但感知大地的能力越来越退化,对大自然缺乏感情,不会意识到破坏的代价,所以会出现十几年前清华学生拿硫酸泼熊做实验的极端事件。

刘华杰自己小时候却生活在另一种环境中。他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山沟里,周围方圆十几里都只有他们一户人家。他从小就喜欢山里的一切,那些野菜、野果,不光开了花结了果认识,枯萎了也认识。这让他到现在都对自然有深厚的感情。去夏威夷做访问学者时,他也没做别的,只是天天上山看花,后来写了一本《檀岛花事》。他在哲学系的办公室,宛然是个小小的生态环境,桌上摆放着各种标本,还挂着一面墙的植物照片。

木棉科猴面包树的花序
猴面包树的果实,像什么?它有个英文名字:死老鼠树。像不?
桑科面包树结的面包果

从十几年前起,刘华杰就开始倡导博物学。他认为,人应该有一套自己和世界打交道的模式,而不是照搬科学家和媒体所灌输的现成一套。一头狮子、一头鹿生活在自然界中,都必须要知道吃什么样的食物、怎样去生活,但我们却放弃掉了。既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成为科学家(事实上这也没有意义),博物学就至少可以成为一条小路,为普通公民感受、理解自然提供一个机会,从而获得对自然的情感认同,至少也是一种放松。

  “不要低估老百姓的认知,香椿臭椿,书上说了好多开花结果的分别,但老百姓一看就认识,不会错。

 

  “博物很简单,就是玩儿

 和需要系统学习的科学相比,进入博物学世界的门槛并不高,甚至相当简单。刘华杰倡导的博物学是生活中的博物学,法门就是睁开眼睛去看,留心我们身边。在他看来,博物学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感受、触摸,其次是观察、绘画,最后是学术性研究。但对于普通公众来说,玩儿”——也就是用五官感受自然,就足以培养起本能的原始感觉了。比如在草地上打个滚儿,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博物学事件,你就能感觉到土的软硬、草的干湿。好感觉非常重要。

尽管刘华杰已经进入了研究层面,但他对《书乡周刊》记者笑言,自己还是更喜欢初级阶段,也就是不务正业玩儿。到外地出差,必定要去当地的植物园看看,正事反而成了副业。

博物学门类繁多,涉及的具体知识庞杂浩瀚,没有办法一一教授,只能凭靠自己的观察摸索。刘华杰认为,重要的是找到自己觉得好玩的东西并坚持下来,再去寻找答案,关心的东西会看得更清楚知识是海量的,你一辈子也学不完,但好玩的东西不多。

开启博物之旅,也不一定非要追求诗和远方,标新立异。有人说我要去远方、去外国搞博物学,但这不是最高境界,最高境界是发现自己周边的美。刘华杰讲了被誉为现代观鸟之父的英国著名博物学家吉尔伯特·怀特的故事。怀特早年从牛津大学毕业后,就回到家乡塞耳彭做了一名乡村牧师,终其一生不出远门,悉心观察家乡的动植物种,并写信与两位朋友交流。这些优美的书简,汇成了英语文学的经典之作The Natural History of Selborne(中文版译为《塞耳彭自然史》)。几年前的冬日,刘华杰还专程前往塞耳彭村并小住三天。令他惊异的是,尽管过去了三百多年,整个村子竟还和怀特曾经描绘过的一模一样,外貌未曾大变。

 

   “博物学者是个身份认同

 和怀特一样,刘华杰也对自己周边的环境保持着长久的兴味。他曾沿着家乡东北的国境线边陲游历了几千公里,对北京周边的山岭相当熟稔,对北大校园里的花花草草更是如数家珍。他在课上常常带着学生去校园里识认植物,还亲自编了一本《燕园草木补》。这样大家随便捏起个草来,就知道是什么,很厉害的!

令刘华杰感到遗憾的是,在中国,必要的地区性物种手册太少了,很少有科学家愿意去做这类辛苦琐碎还看似含金量低的工作。他告诉记者说,在美国,任何一个州都有自己的鸟类手册、昆虫手册、植物手册等,但中国就没能做到,空白很多,给公众进行博物学实践造成了巨大的障碍。博物学书籍也没有像在发达国家那样获得相应的独立地位,而是笼统地归在科普里,很不恰当。

博物学短期看没力量,但长远看是有巨大力量的。刘华杰希望中国能出更多的博物爱好者和优秀的博物学作品,也鼓励感兴趣的年轻人将此作为一种新的时尚。譬如《昆虫家谱》、《中国昆虫生态大图鉴》的作者张巍巍,刘华杰赞赏他做了科学家该做而没做的事。以前只能说他们是科学爱好者,现在可以说是博物学者了,有了个身份认同。

--

博物学,为何如此在乎名字?

 来源: 北京晚报,20160610

刘华杰

只要留心,就容易发现我们生活的社区、学校,生物多样性通常比我们想象的要多。2011年据我初步统计,北京大学承泽园(仅限于铁栏和围墙圈起来的范围)共有3770种(species)植物,特色植物有流苏树、石榴、大花野豌豆、蜡梅、君迁子、枸杞、大丁草、雀儿舌。北京大学校园内的植物也在不断变化之中,如学生一般有的走了有的来了。

分类、博物,颇在乎名字。行博物一道,为何如此在乎名字?类似的事情,我被问过无数次。北京水毛茛、偏翅唐松草、川赤芍、金莲花、高乌头、牛扁、云南翠雀花、野棉花、白头翁、长瓣铁线莲、铁筷子,等等,都是些什么东西,简直不知所云!为何要知道这些?只是为了显摆一下?回答是,如果没有这些名字,恰好不知所云!名字是入口、是敲门砖、是钥匙。有时,当场说出几种小草的名字,就能赢得一些信任,甚至交上朋友。打个比方,就好像同学、同事在讨论美女,而你没听说过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不知道梦露、奥黛丽·赫本、费雯丽、莎朗·斯通、莫妮卡·贝鲁奇,也不晓得林徽因、章子怡、张曼玉、林凤娇、林志玲,或者你只是听说过若干名字,却把貂蝉、梦露的风流韵事错误地安排在了林徽因、林志玲头上。设想一下,那会怎样?植物与美女,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小众话题,一个是大众话题。这样看问题,是否贬低了人物而抬高了植物?非也!上述植物分属于毛茛科的11个不同的种,而上述美女都属于人科的1个种!

如果再追问下去,知道了名字又怎样?干脆的回答是:也不怎么样!作家狄勒德其实已经讲过了:我想做的,并不是去学得这山谷中各种蓬勃生命的名称,而是要让自己对其意义保持开放的态度,也就是要尝试让自己时时刻刻感受其存在所可能具有的最大力量,并留下印象。狄勒德这一回答适用于植物,也适用于美女。愿我们有同样的兴致谈论美女和植物。当然,首先要清楚谈的是哪一个、哪一位。

名称十分重要,但所有名称不过是由头、代号,是途径、方法、手段。目的吗,你知,我知。藉由名称,人们明确指称,事物的内容,以及人生理想。

 对于博物学爱好者,或者对于有此意愿的朋友,可提出一项建议:按名称排列,建立自己的自然档案!用5年、10年,甚至一生的时间不断扩充之。题材可以任意选择,但不宜多。一开始,必须只能选择一个具体的题材。有收缩才有扩张,以窄见宽,稳步拓展自己的世界。只要尝试一下,就会验证这绝不是虚言。

    (本文摘自刘华杰《博物人生》一书)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鍗庢澃_鑽夋湪_鍗氱墿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6,05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