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解缙写万言书批评朱元璋怎没事

2019-01-16 07:32:28评论 朱元璋 解缙 万言书 文化

      

洪武二十一年即公元1388年秋,“三甲进士”解缙正式进入仕途,被授职翰林庶吉士。这是个预备干部,没有实际职权,相当于皇帝的备用秘书。但解缙这个备用秘书不一般,一进翰林院就得到太祖恩宠,不久升为翰林学士,正五品官员,相当皇帝正式秘书。朱元璋经常招才子进宫,带在身边,不离左右。

解缙写万言书批评朱元璋怎没事

二人不仅对诗,而且还经常一起吃饭。一日,在皇家餐厅包间——大庖西室,二人又喝上了,可能有点高,朱元璋也不分君臣礼仪了,拍着解缙的肩膀说了这样一句话:“与尔义则君臣,恩犹父子,当知无不言。”

咱俩这关系,名为君臣,实际上就是爷俩,亲父子一样,你有什么话,尽管对我说,别有顾虑、藏着掖着的。

皇帝的这句酒话深深打动了才子,也可以说把才子送上了一条吉凶未卜的大道:参政议政。

       洪武二十一年的一个夜晚,受到“准父皇”鼓励的解缙激动得睡不着觉,他看到了成为有史以来中国中最年轻的国师智囊的希望,下决心必须干点什么了。

我们知道,即便是普通民众一起喝酒,那酒话都不能太当真的,因为酒桌上的话往往是酒精刺激的结果,大多做不了数。

而才子为什么拿皇帝的酒话要当真呢?主要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他崇拜朱元璋,认为朱元璋是明君,君无戏言;第二个是,他自己也不想当个专职“三陪文人”,陪吃陪喝陪玩,只靠写马屁诗博得皇帝宠信,那样同僚也不服,况且还可能被天下人耻笑,从理想上讲,他是想成为“第二贾谊”,而不是“第二蔡京”。这完全是皇帝跟前两种质的不同宠臣,一个是智囊,另一个是票友。我们知道,贾谊是西汉著名的青年政论家,21岁就被汉文帝封为博士,写过《过秦论》等经典大作,而蔡京则是北宋著名奸相,一生除了给亡国之君宋徽宗当玩伴票友写马屁诗文,没干过什么特别让人佩服的事。

抑制不住心潮澎湃的解缙,要对皇帝的期待做出回应。

于是连夜创作,洋洋洒洒的万言书《大庖西封事》,一蹴而就。

《大庖西封事》,又称《大庖西室封事》,大庖西室,皇家御膳房西厅。什么是“封事”呢?相当于秘密奏折,就是大臣有重要的事报告皇帝,写好报告后装入一个黑色袋子,贴上两道封条,密奏皇帝。

解缙以密折形式给皇帝些万言书,可见他也是不想外传的。

那么,这封才子不想外传的万言书,到底主要内容是什么?

应该说,这封万言书,内容敏感,笔锋犀利。主要针对朱元璋严刑酷法、滥杀功臣提出了尖锐批判。其中,有一句话最为经典:臣闻令数改则民疑,刑太繁则民玩。国初至今,将二十载,无几时不变之法,无一日无过之人。尝闻陛下震怒,锄根剪蔓,诛其奸逆矣。未闻褒一大善,赏延于世,复及其乡,终始如一者也。

解缙说,一个国家的法律朝令夕改就会让臣民生疑,刑罚太多反让臣民视为儿戏,咱大明建国二十多年,几乎每天法律都在变,没有一天不治罪人。我听说皇帝你一旦雷霆震怒,对恶人斩草除根绝不留情,但却没有听说这么年,你奖励过谁,给哪个地方广泽皇恩。解缙最后劝诱朱元璋,说古代圣明之君,都是开明慎刑,广开言路,不过度用刑,你却滥施酷刑,闭塞言路,这是暴君的做法。

朱元璋看了万言书,没有表态,而是让下发群臣,扩大阅读范围。

群臣看得心惊肉跳,以为大祸降临才子。

我们知道,朱元璋在言论方面对臣民控制得非常严,决不放开,洪武年代的文字狱是非常有名的。大明建国后,这个洪武大帝大搞杀人运动,先是兔死狗烹杀战友,接着又兴文字狱杀文人。明初诗坛有四大家,号称“吴中四杰”:高启、杨基、张羽、徐贲,全被朱元璋送进地狱。诗人高启,就是因为做了一首令皇帝产生联想而不满的诗,就被朱元璋以腰斩酷刑处死;诗人杨基被人告发,称说了皇帝坏话,而罚做苦工死在工地;诗人张羽因个性突出,稀里糊涂的被绑起来扔进长江喂了鱼;诗人徐贲则因对王师有失远迎而被处死。

在文字狱方面,朱元璋甚至连儒教二当家、亚圣孟子也不放过。朱元璋曾说“使此老在今日宁得免耶!”这个家伙要是活在当下能逃脱惩罚吗?一度将孟子牌位撤出孔庙。为什么朱元璋恨孟子?因为他要搞君主高度专制,孟子的“对君不逊”让难以他容忍。朱元璋下令删节《孟子》,一律删去书中被认为言论荒谬的共八十五章,占了全书的三分之一。删定后定名为《孟子节文》。被删的主要有七类:

一、不许说统治者及其官僚走狗的坏话--“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梁惠王上)

二、不许说统治者要负转移风气之责--“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一正君而国定矣。(离娄下)

三、不许说统治者应该实行仁政--“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公孙丑上)

四、不许说反对征兵征税和发动战争的话--“有布缕之征,粟米之征,力役之征。君子用其一,缓其二。用其二而民有殍,用其三而父子离。”“古之为关也,将以御暴。今之为关也,将以为暴。”(尽心下)“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于死。”(离娄上)

五、不许说人民可以反抗暴君、可以对暴君进行报复的话--“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梁惠王下)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离娄下)

六、不许说人民应该丰衣足食的话--“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

七、不许说人民应该有地位有权利的话,什么“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样的话要禁止。

     连孟子都不放过的洪武大帝,能容忍小小的解才子放言无忌么?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这次放言无忌的解大才子却没有事。

解缙这篇处女作取得了意外效果。

群臣传阅完毕,朱元璋朝堂之上,给出结论。做了七字评语:“有才”,“年少而语夸”。解缙是个好同志大才子,只是年轻气盛,语言有点冲。

这就基本肯定了万言书,是一篇充满正能量的好文章。

暴虐的皇帝不仅没有怪罪犯上才子,反倒大加褒扬。这是为什么?据我分析,主要两个原因:一是才子的立意、中心思想“正”。虽然解缙指出了朱元璋的种种弊端,但最后他把板子却打在了群臣身上。万言书里有这样一段话:

“天下皆谓陛下任喜怒为生杀,而不知皆臣下之乏忠良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大家都埋怨皇帝杀人,但皇帝你也有自己苦衷,苦于身边没有忠臣,那些被杀的臣子大多是对不起皇帝你呀。

解缙这样写,与其说是讨巧,不如说才子没有看透皇帝,对朱元璋还抱有尧舜之君的幻想。所以,这就让朱元璋很受用。显然,解才子与朱元璋杀的吴中四杰那般文人不同,那些文人早已看清朱元璋是什么样的品性,对朱元璋不抱幻想,讽刺朱元璋文章和诗作也一针见血。这就会令朱元璋非常气恼。而稚嫩的解才子既威胁不到他的皇位,又客观达到颂圣效果,何必为难之呢?

这是朱元璋不治罪解缙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朱元璋的政治需要,装相“贤明之君”。这个原因我在一开始已经讲过了,朱元璋为了重拾天下人心,必须做“求贤若渴”状。

总之,皇帝的意外宽容,令才子携处女作一举成名,使他正式成为大明政坛的一颗新星。

 这一年,解缙刚满二十岁。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