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owface39
showface3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274
  • 关注人气:2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埋葬2

(2012-10-03 05:24:54)
标签:

杂谈

美食

埋葬2

也许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踏上这样的旅程。火车慢慢地开进哥本哈根车站的时候,天空的颜色跟斯德哥尔摩的相差不大,阴沉的5月的下午,车上的人们似乎跟我的心情一样,不那么着急走出温暖舒适的车厢。我摸了摸上衣口袋里面的那张纸,它被折成长条的形状,象一把过宽又太短的尺子,不知道是用来衡量什么。也许是人生?我笑了起来,是的,如果这个是衡量人生的尺子,那么的确如此,非常适合他。

----西葫芦煎蛋,已经做得熟练到不行了的菜啊。。就是很简单的西葫芦切丝,橄榄油里面油煎,撒盐,白胡椒,不嫌麻烦的切点儿蒜蓉进去,然后鸡蛋液里面加点水,一点儿酒,盐,倒进平底锅,跟西葫芦一起,不翻锅,盖上盖子,小火一焖,拿出来切好了摆盘就能吃。

埋葬2

找到预订的酒店,就在老城区边上的一栋房子里面,不大的门面,但很干净明亮的样子。拿了钥匙,上楼,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上是一条深蓝色的衬布,非常清爽干净的样子。配了单人沙发,茶几,还有地方可以自己动手弄杯咖啡。我坐下来,打开行李箱,把衬衣拿出来,挂好,放进壁橱里。梳洗的用具也在洗手间里面摆放好,然后,我拿出那张纸,打开,上面第一行,很简单地写了几个字。

-----宵夜如是说。两块鲟鱼,解冻到一半,就被迫不及待地放在烤箱里面,用200度温度盖锡纸去烤,最后鱼汁与撒下的大量橄榄油一起,半蒸半煮半烤着出来。左边的基调是蒜蓉,天妇罗粉,牛至碎,干辣椒和海盐。右边的基调是玫瑰胡椒,红椒粉,咖喱粉,黑胡椒,海盐和蒸鱼酱油。

埋葬2

“《我的食物旅行清单》
1,丹麦,哥本哈根。牛排。老店。在老城边上。绿胡椒酱汁。”

我计划在这里停留2天,看酒店提供的地图,老城似乎并不算大。如果今天晚餐,明天的午餐和晚餐都选择牛排的话,我想我的肠胃是可以承受得住的。我站起来,深呼吸了几下,把纸重新折好,放进口袋里面。我给奶奶发了个短信,告诉她一切安好,准备先去酒店前台问问附近有没有足够老的牛排馆。等了几分钟,没有回复。

也许她又睡着了。丧礼之后,奶奶开始变得很喜欢睡觉。大家以为是因为天气渐渐暖和以后,房间里面暖气不再那么足,空气不再那么干燥的缘故。奶奶偷偷告诉我,其实,在跟爷爷一起生活之前,她是个非常喜欢睡觉的人。只是后来结婚了,孩子多起来,加上爷爷老顽童一般的心态,整天弄出各种新花样,缠着奶奶,于是总是没有时间。

现在我有了很多时间,就多睡一些日子吧。奶奶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得出来,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落寞感。我问她,为什么她不来走这个旅程?她没说什么,转身去洗碗去了-----在爷爷奶奶家,什么电器都有,就是没有洗碗机。

-----葱油鸡心鸡肝鸡胗炒黄瓜


埋葬2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丹麦。

之前听爷爷说过,这里的牛肉的质量非常好。“那些清新的空气,雪水,青草。。嗯,可能还有那种缓慢的生活节奏,已经戴眼镜的知识分子气质的放牛人么?”爷爷的猜测,暂时我还看不出来。我只能感受到哥本哈根的海风非常强烈,没有约束般地迎面撞上行人的脸,有些刺痛。

或许,跟神户牛一样,海风代替了按摩? 我一边瞎猜,一边走出酒店。哥本哈根的街头,各式各样的自行车飞驰而过。走路的人,几乎立刻就被贴上了游客的标签。从我开始旅行的那一刻起的那种孤独感,偷偷地笑了。

-----牛腩炖萝卜,然后萝卜配墨西哥辣椒,牛腩则浸泡在用热油冲过的芝麻,辣椒粉,椒盐里面。哦,酱汁里面还有香油和蒸鱼酱油滴说。

埋葬2

我进入老城,先从右边的路走起。也许是因为纸条上的提示的字里行间,总给我一种离开热闹的暗示。街道并不宽敞,也没有那么多卖有趣的小玩意儿的店铺。夜晚已经不知不觉地跟我并肩行走起来,哥本哈根的老城里面昏暗的街灯,瞬间让我明白为什么这个国度可以产生出那位举世闻名的童话作家----- 周围的一切都如同梦境一样。我深一脚浅一脚沿着街边走着,不知何时,来到一条略为宽阔的街道。我看到右边,有一家看上去象是酒吧的店,有着很庸俗的档雨棚子,红色和绿色相间的布条有些脏了。门口一些还没有整理好的桌椅,侍者有些不知所措地面对着冷冷的海风,那些变幻的云彩压得低低的,一只防风蜡烛,很随意地摆放在入口的右侧,在古老的楼房的一层默默地面对着不多的行人。

你们有绿胡椒酱汁的牛排么?

----慢烤羊膝,蘑菇煎蛋

埋葬2

爷爷在我的记忆里面的第一个画面。

他总喜欢挽起衬衣袖子,向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展示他手臂上的各种伤疤。我仍然记得的,应该是右手虎口的一条细长的疤痕,据说是在练习左手切肉的时候弄伤的。然后是右手手腕的一条烫痕,是平底锅的锅沿留下的。还有右手臂内侧的一块象树叶状的疤痕,也是平底锅的锅沿留下的。往上,右手臂外侧的一条长方形的深色的痕迹,是烤箱门内侧本来用于保护的塑料条脱落以后,爷爷去拿烤酥皮点心的时候烫伤的。。。都是右边?不,左边主要集中在手指上:每一根手指上都有刀痕。哦,左手臂外侧也有一条长方形的深色的痕迹。那一天的烤盘,一定很重。

我坐下来,侍者安排的位子靠近门口,我左边是一只巨大的鹿头标本,右边是擦得发光的铝锅架子,后面是一面墙,挂着本地啤酒的广告。菜单摆在我面前,我毫不犹豫地翻到写了牛排的那一面,找到绿胡椒酱,配了一杯侍者推荐的红酒,选择了五分熟的牛排,佐餐的是奶油烤马铃薯和蔬菜。餐厅里除了我,只有两对年老的顾客,在烛光下喝着红酒,说着悄悄话。我看不清他们盘子里面是不是也盛了牛排,空气里面满是侍者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一切都有些模糊。

或许,爷爷当然来的就是这里,所以纸条上的记忆,也那么模糊。


----浇汁猪脚

埋葬2

我突然想给奶奶打个电话。

----手工饺子

埋葬2

但是,我应该跟她说什么呢?在没品尝到丹麦的牛排前,或许我应该保持沉默。
甚至,在看到小美人鱼之前。据说本尊非常袖珍,一个人在海边听着波涛,偶尔还会被起重机吊起来,装在特质的货柜里面,到别的国家去展览。我应该去碰碰运气么?

在异乡的不确定性的确会令人有些心烦意乱,还好,最起码,我还能分辨得出来,侍者给我的那杯红酒的酒精百分百,肯定高于13%。

“记住这个口感,超过它的话,你就需要准备些肉食了。”每次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他手边一定会有一盘跟肉有关的食物在。13%是一个奇妙的数字,超过它,就不再是享受型红酒-----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话是否正确。总之,每次在酒类专卖店里面,看到红酒标牌上画着相互碰杯的指示图的时候,我总会拿起酒瓶来仔细看一下,每次,都是低于或者正好达到13%的酒精含量。。

----牛肉炒芥蓝

埋葬2

经验永远不需要证明。你必须相信它,才能得到它。
如同爱情。奶奶永远会在爷爷尝试着告诉我一些他的人生理解的时候,插上一嘴。

门开了,关上。又进来两位客人。侍者把他们带到里面的座位坐好。我看看表,点餐到现在已经过了15分钟。正当我准备起身出门去抽一支烟的时候,另外一个侍者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

一个巨大的白色盘子上,牛排,马铃薯,水煮蔬菜已经就位。酱汁用银色的专用器皿另上。
没有一句多余的对话,“请慢用。”“谢谢。”我觉得这样最好。

终于,我和这次旅行的第一个目的直接面对面了。


------据说是蔬菜牛肉汤面,但其实本来是牛腩清炖萝卜的汤里面,还是加了烤羊腿和猪脚的酱汁进去,慢慢熬。这是第一碗,还似乎清淡。到最后那一碗,已经足够粘嘴唇了。

埋葬2

它是如此的巨大,嗯。。或者,我应该说它们:牛排塑成不完美的原型,很厚,表面是诱人的煎烤后的那种深咖啡色。马铃薯的块头让牛排不会觉得自己需要减肥,而那些水煮的西兰花和胡萝卜却开始后悔没怎么好好去健身房了。只是,最吸引我的注意力的,仍然是银色的酱汁杯里面的绿胡椒酱汁。我是说,里面真的有整颗的绿胡椒!看上去象是浅棕色泥浆的酱汁,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有奶油,牛骨髓,黑胡椒,盐,一些威士忌?红酒?我不知道。。好吧,一切猜测不如直接体验。我倒了一些酱汁在牛排上,趁它们还没有完全流到盘子上(事实上也不会,因为酱汁是那么的浓稠,绝大部分都紧紧地巴在了牛排上)之前,拿起刀叉切了一块牛排,蘸了些酱汁,放进嘴里。

------咖喱慢炖羊腿,意大利香肠青菜烩饭配大蒜花菜鸡油菌。 好吧,我承认,因为突患肾结石的关系,整天都在喝水以排石头,所以这餐饭,最后只吃了蔬菜的部分,米饭和肉,只有看明天有没有空出来的肚子享用了。。

埋葬2

那晚,我在这家老餐厅里面待了很久。

------是滴,深夜发吃,哇咔咔。。因为不能吃肉只能吃饭。。我去!咖喱羊小排,配芥蓝上海青花菜炖饭,最后只能蘸着点咖喱汁吃饭,羊肉冷冻。。这日子过的。。不过,可以喝脱脂牛奶而不拉肚子,是补偿么?

埋葬2

也许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一口牛排,一口马铃薯,一口蔬菜,一口红酒。我再也看不见侍者和他们的别的客人,听不见酒吧里面播放的音乐是否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的口腔里面已经有了自己的音乐。偶尔咬到一颗绿胡椒,有些抗拒地迟疑了一秒,然后义无反顾地继续咀嚼下去,微微的辛辣在浓郁的酱汁里面跳出来,用一点点任性表现自我,象个孩子似地。

-----说好只能吃白肉,没事儿,来个烤咖喱鸡腿,配上先用橄榄油炒过的胡萝卜丁和洋葱芯,酱汁咸香,蔬菜甜美,一口气吃5个鸡腿不配饭,也算弥补一下不能吃太多东西的心。

埋葬2

五成熟的牛排,在经过熟成之后,浓烈的牛肉味道,在平底锅上略煎后放入烤箱,拿出来,放在一旁略等片刻,让血水变成肉汁锁在肉里,切开,想食人花一样咬住刀叉。。马铃薯的切口,正在融化的蒜味奶油里面切碎的新鲜西芹叶。。就连本身不应该好吃的水煮蔬菜,都开始放光了。我终于明白,那张纸条上第一个需要拜访的地方,不是因为它离家近,不然,应该是斯德哥尔摩的pizza(为什么不是别的,却是pizza?)。。。。也许那张纸条只是随手一写,从印象最深刻的,并且非常可能这一辈子只试过那么一次的食物开始,又是那么平凡,那么普通,似乎随手可得,却不再能得到相同的感觉的东西。。“如同爱情”。。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忍着,最终没有打电话给奶奶。我想,也许这种感觉,我需要再次确定了,才有资格跟她讨论。


-----鸡腿土豆香肠罗勒洋葱大蒜烩饭啦。

埋葬2

第二天,在吃过北极虾美乃滋湿燕麦面包和咖啡后,我在哥本哈根的老城逛了一圈,又去了那家酒吧餐厅。一天两餐,我点了同样的食物,跟侍者混得熟了,得知这竟然是一家几乎24小时营业的店!“很多晚班便宜飞机的游客到了酒店都是凌晨了,然后就会跑到我们这里来点一份牛排来吃。”侍者很骄傲地特地指出,牛排是最能抚平陌生感的食物。“除了巴黎的牛排。竟然一定会弄出苦的糊味出来。” 一脸的不忿,放佛真有其事-------我并没有去过巴黎,那张纸条上也没有这座浪漫之都的名字,短期之内,是无法分辨真假了。

-----酱烧土豆豆干鸡腿,罗勒煎蛋,米饭。继续吃鸡肉中。。我觉得我可以开始吃鱼了。。

埋葬2

哥本哈根的最后一晚,我去了那个著名的Tivoli游乐园。

-----一鱼三吃,第一击,椒盐炸鱼尾。

鱼去鳞,擦干净,然后稍微用盐和白胡椒腌制一会儿,里外都擦上。然后洗干净,再擦干。其实我真的不会做鱼,自己乱来的。

油锅烧热了,油温度多少我也不知道怎么才对头,反正鱼下去,炸吧。炸到金黄酥脆了,拿起来,趁热在上面撒上椒盐,然后用厨房用纸吸去多余的油,用一朵莳萝花和一片罗勒叶做装饰。

口感很棒,鱼尾巴酥脆,鱼肉在椒盐的衬托下,很想喝一杯啤酒啊。。


埋葬2

在灯光明亮的游乐园里面,我坐在角落里面的一张木椅上抽着烟,看着小吃摊那边穿着传统服装的女士,用力地拿着一根长木棍子搅拌着糖炒榛子。几个孩子在排队等着吃这种非常耐饥饿的零食,他们的父母在旁边聊天,头顶是被机器带到半空,象破了的雨伞一样打开,被甩得尖叫的人们。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第二击,糖醋鱼来的

锅里面爆香姜片,把鱼两边煎到金黄,再扔进去大蒜和八角,爆香之后,下葱段,然后扔进去冰糖和砂糖,清酒,陈醋,生抽,老抽,大火烧开,中火收汁即可。

摆盘的时候,一开始只是葱段,大蒜,八角和鱼,浇了些酱汁。后来觉得太暗黑料理,就开始用莳萝花点缀,一些新鲜的葱花也切好,一个一个摆放在周围,才有了一些生气。



埋葬2

这样很好。

--------第三击,其实可以算两吃了,鱼头炖出来的鱼汤,配上橄榄油慢煎的洋葱,芝麻和蒸鱼酱油,还有蒸鱼,大满足啊。。

鱼头煎到两面金黄,爆香姜片,加鸡汤,炖成鱼高汤,备用。
鱼中段用盐抹好,里面夹一些姜丝,在平底盘垫上一些姜丝,鱼放上去,盖上一些姜丝,然后大伙蒸10分钟左右即可。

韭葱头用橄榄油煎好,撒盐调味都不需要,蔬菜本身的甜度会出来。

装盘的时候,先倒入鱼汤,然后摆放好蒸鱼,周围是韭葱头,鱼肉上撒上混了芝麻的蒸鱼酱油,一些葱花,莳萝花仍然是点缀用的,就好了。



埋葬2

我也去排队,买了一袋糖炒榛子。
突然就开始下了一些雨。

-------慢煎三文鱼配韭葱头。

埋葬2

是时候离开了。我想。

------酱烧小鱼配鸡蛋番茄面

埋葬2

有时,离开也是为了继续前进。我把自己扔在酒店的床上,开着床头灯,窗外,哥本哈根的老城的屋顶如同童话里的巨龙的鳞片一样。我已经找不到那家餐厅的位置,甚至,连名字也同样忘记。。也许,一切只是幻觉?不,不,我留下了证明:第一晚吃得太兴奋,我新买的白衬衣上,不小心溅上。。哈。。

一点点狡诈,像极了一个人。我知道,奶奶一定会这么说。



----- 那些天,你在想什么?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埋葬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埋葬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