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ofia
sofi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2,289
  • 关注人气:39,8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2011-05-11 16:17:32)
标签:

旅游

意大利

科莫

攀援月季

春天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好多年前,有人送了一把带刺的花,白里透粉粉里透红,娇媚得很。他说,花店老板说是南方空运来的新品种玫瑰,觉得稀罕,就买了一把给我。懂花的同事笑了:“明明是月季么,不值钱的。”

 

我不以为然, 管它玫瑰还是月季呢,美丽就好了,值钱不值钱都是人为经济活动的结果,花儿又不是为了让我们标价才开放的。

 

出国之后,发现西方人并不把玫瑰和月季分那么清楚,法国画家雷杜德(Joseph Redoute)那本被世界奉为经典的《玫瑰圣经》(《The Roses》),里面一半都是月季。不管月季还是玫瑰,意大利人都叫Rosa,英国人都叫Rose, 月季拉丁文学名叫Rosa chinensis,翻译过来就是“中国玫瑰”么!我原本就喜欢月季甚于玫瑰,因为了这名称,更觉得这花儿跟咱们是有血缘关系的,更偏爱了。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喜欢月季,因为它比玫瑰品种多,色彩丰富多样,花朵大而花期长,从春末到初秋一开就是大半年的,月月美丽动人。尤其最爱那些攀援月季,或顺着花架爬上窗户阳台,或在精心修葺的花园里被编成花的拱门,或在农舍的石墙上篱笆上随意倾泻成花的瀑布,怎么看都那么甜美幽雅而欢快。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俺家旁边的地下停车场原本是一块绿地,改造成停车场的时候遭到了很多市民的抗议认为是破坏环境,于是投资方在环境方面格外下功夫,地面部分做成了一个小花园,不但有铺天盖地的灌木月季组成的花床,更选用了好几种不同色彩的攀援月季在一条绕坡小径上编织花拱门。只是种的时间还太短,那些花还没有把拱爬满,不过仅就品种而言已经够让人的眼睛顾此失彼了,过几年等拱门上都缠满鲜花了,一定会是非常浪漫的景象。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我总是偏爱浅色的和渐变色的,尤其大花朵的。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热烈的桔黄曾经是我最爱的颜色,不过满架子耀眼的桔色花朵拥挤在一起,有点过于热烈了。于是只能拍局部的局部的局部,这样带有抽象意味的花卉局部,是我以前画水彩画时最常用的构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发光的花瓣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典雅的黄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妩媚的水红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这种丝绒一样深红,肉眼看觉得有点乡气, 但是特别上相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红黄渐变很热烈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还是喜欢这样淡淡的颜色缀满花架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温婉是一种迷人的气质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最是迷人那悬垂而下的一支, 随风轻轻摇曳,风情何止一万种。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遇到这样花瓣很薄的花, 我时常情不自禁成了疯狂逆光控:)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这个停车场的绿地算得上我住的街区的街心小公园了,周围的一些市民没事的时候过来散散步溜溜狗看看报纸聊聊天,蛮惬意的。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小姑娘们叽叽喳喳从花架下跑过。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花儿与奔跑的少女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花儿与看报的老人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花儿与骑车的帅哥:)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这个女孩一直专心地坐在那里写什么,我拍来拍去转了半天都没见她抬过头。原本想贴左边那张的,觉得角度和表情好,但是又喜欢右边这张她的衣服裙子和鞋子的色彩搭配,于是一起上了:)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市中心靠湖的地方有家大宅子,临街的篱笆上用攀援月季编成了连串的花环。说实话,我从来没有羡慕过住在那豪宅里面的人,但是每年五月春天当那些花儿开始绽放的时候,从那花环下走过的我,会羡慕那豪宅的园丁:)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古老的宅子, 苍翠的绿意, 娇媚的花朵,这样的组合,让闹市区里也有了一份恬静的田园气息。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横看, 竖看, 都是一幅幅画

  

==================================================================================================
题外话:

 

上文中说,我不羡慕那些住在豪宅里的人,却羡慕他们的园丁,绝不是矫情,你看这豪宅里的英俊少年忧郁的眼神!我在马路对面用长焦拍他家篱笆上这些月季花环,忽然在镜头里看见阳台门开了,一个神情落寞的小男孩拿着AC米兰的旗子怯生生地舞动了两下,忽然他看到了马路对面我的镜头,赶紧撤回屋里。他那有些惊慌的眼神,让我觉得非常歉意。那是周六的下午,墙外的大街上车水马龙,大别墅阳台上这个身影显得那么单薄而孤独,而一支长焦镜头足以把他吓得连阳台都不敢呆。不知道他有没有羡慕过那些在停车场的绿地里乱跑的女孩儿们。那个晚上, AC米兰重返意甲冠军宝座,我希望这能让这个米兰的小粉丝有一个彻底放松和放肆的欢乐之夜。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
题内画:

 

这是六七年前我画的一幅水彩,一扇破旧的窗因为这些攀援月季而变得富有诗意。我画画完全是自学的,画这幅的时候大概画了三年多了。也曾经有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告诉我,我应该画画。这两年上网多了,拍照多了,画画少了,偶尔画几笔,水平也不如以前了。每次看到从前的画,我就想,我是不是应该停止博客一段时间,安安静静画画去?不过这么想了很久了,也只是想想而已,博客这玩意,要戒掉,真不容易,呵呵。


攀上梦的边缘开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跟我去爬山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跟我去爬山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