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土
老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336
  • 关注人气: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植与位山的故事

(2014-03-30 08:30:20)
标签:

文化

分类: 黄河森林公园·位山传说

曹植与位山的故事

李绪廷

  

  魏太和三年(公元229年)腊月,一小队人马悄无声息地过了黄河,进入东阿地界。此时的东阿,大雪飘飘,杨柳树都光秃秃地,在凛冽的寒风中无助地摇摆在黄河大堤上。走在前面的人虽然面目清秀,一看就是读书人,但却没有读书人的弱不禁风,眉宇间透着飒爽英气——他就是曹操之子,世目为“绣虎”的才子曹植。曹植不让仆人搀扶,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大雪中。

  刚转过一个小山,忽然前面出现了黑压压的人群。领头的见到这些风尘仆仆的客人,一挥手中的旗子,那群人喊叫着跑了过来,其中还有特别高大的巨人。家人曹发大惊,快走几步赶到曹植前面,大喊道:“王爷,有劫匪!”曹植微微一笑道:“劫什么?我只有书卷,没有几枚五铢钱。”其他仆人见状,也都放下行李,静观事态的发展。谁知,那些人跑到离曹植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领头的又一挥旗子,近百人狂舞起来,曹植这才看清,那些高大的巨人原来是踩着高跷。

  众人松了口气。大家这才想到,这些人应该是来迎接“东阿王”曹植的。

  果然,一阵喧哗后,领头人又一挥旗子,那些人都停止了舞蹈,分列两旁,一个身穿官服的人趋步上前,跪倒在曹植面前:“东阿县令查品前来迎接王爷。”曹植往前一步,扶起查品,一问才知道,他们为了迎接自己的到来,已经在大雪中等了足有两个时辰。

  曹植很是感动,哽咽着说:“植何德何能,劳众百姓在大雪中迎候?”查品说:“天下谁不知王爷才高八斗,七步成章,辞彩华茂,骨气奇高?所以,这些人不要一点报酬,就为了先见到王爷您啊!王爷,这里天寒地冻,还是去县衙一叙吧。”说完,前边带路,往镇子走去。早有轿子停在不远处,虽然百般推托,曹植还是被推进轿子。锣鼓喧天中,一行人浩浩荡荡向镇子走去。

  来到县衙,查品先令人生起火堆,让曹植烤火暖身,又吩咐厨房备菜,他要以当地父母官的身份给“东阿王”接风。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曹植这才问起刚才那些人的舞蹈叫什么。查品拱手道:“王爷初来乍到,还不知这里的民风民俗。刚才王爷见到的,就是这里的传统健身娱乐节目‘蚩尤戏’。”

  查品说,东阿一带是东夷人活动的主要区域,东夷人以体格健壮、爱好射箭狩猎著称,当时东夷人的首领是传说中的著名人物蚩尤,为了健身,蚩尤编创了一种游戏,叫角抵戏。蚩尤本人就是一位高手,经常参与其中,乐此不疲。所以,后人又称这种游戏为“蚩尤戏”。

  曹植一听,连连点头。他举起酒杯,先感谢查品的盛情款待,又提出要参加这种游戏,亲身体验一下“蚩尤戏”的魅力。曹植说:“我过黄河后看到一座小山,虽然不大,但面向黄河视野开阔,实属一宝地。我想组织一支习练‘蚩尤戏’的队伍,在这里将其发扬光大!”查品叹曰:“此山叫位永山,这么多年来,也就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可王爷现在一说,我才感觉这座山的非凡。是啊,我们一般评价一座山,都以雄伟高大为标准,却忘了一些细微传神之处。位永山的位置绝佳,王爷真是好眼力。”说完,二人相视一笑,犹如故交。

  从此以后,曹植在吟诗作画之余,亲身参与到这项古老的游戏中。位山之巅,他跳丸击剑;黄河岸边,他斗鸡走马。时间不长,曹植的技艺日臻成熟,成了远近闻名的杂技高手。经过精心策划,在曹植来东阿一周年的时候,他牵头举办了著名的“百戏会”,昔日结交的俳优术士听说后也会集东阿,和东阿本地的杂技高手一起,让百姓大饱眼福。曹植很高兴,夜不能寐,写下了著名的《箜篌引》:“置酒高殿上,亲友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秦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乐饮过三爵,缓带倾庶羞。主称千金寿,宾奉万年酬。……”

  但曹植这里光顾高兴了,却忘了自己的身份。他被封为“东阿王”,可不是皇上欣赏他,而是为了疏远他。他的才华不仅让前皇帝曹丕嫉妒,现在的皇上曹睿那也是对他百般限制。曹睿即位后,壮心不已的曹植急切地渴望自己的才能得以施展,他曾多次慷慨激昂地上书曹睿,要求给予政治上的任用,拳拳之心可以使铁石心肠之人动容。但过于冷静理智的曹睿却心如古井,不起微澜,对于曹植的种种表白和要求,只是口头上给予嘉许,暗地里依然对他严加防范和限制,处境并没有根本好转。曹植在文、明二世的12年中,曾被迁封过多次。现在,38岁的曹植又被徒封东阿。幸好,这里有“蚩尤戏”,参与其中,曹植才暂时忘掉了政治上的失意。不过,也就是这个游戏,又一次把曹植推上了风头浪尖——有人暗示皇上,说曹植在东阿很不安分,聚众习练“蚩尤戏”,怕有反叛之心。虽然曹睿知道曹植才高八斗、骨气奇高,但还是不相信他会反叛。思来想去,曹睿下旨让查品进京觐见,想先了解一下再作打算。

  临走的头一天晚上,曹植摆酒为查品践行,席间,曹植见查品皱着眉头很不开心的样子,就问怎么了。查品叹了口气说:“我一个小小县令,皇上为啥亲招进京?我想。应该和王爷有关。”曹植微笑着说:“我自从来到东阿,虽然算不上勤政爱民,但也觉得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查品点点头说:“王爷尽管放心,如果是别的事,更好;如果和王爷有关,我定据实讲给皇上听。”曹植点点头。二人干了杯中酒,依依惜别。

几天后,曹睿在偏殿召见了查品。他先询问了东阿的基本情况,话锋一转,就说到了曹植。曹睿低声但很严肃地说:“朕听说‘东阿王’很不安分,可有此事?”查品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问:“不知皇上指的不安分是什么事。”曹睿说:“聚众习练‘蚩尤戏’。我可听说,东阿人是东夷人后裔,民风剽悍,他经常聚众习练,安的什么心啊?”

查品暗想,幸亏我来之前就料到了此事,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想到这里,查品又磕了一个头,不卑不亢地说:“民风剽悍和民风淳朴其实并不矛盾。再说了,东阿王聚众习练‘蚩尤戏’,是用这种百姓喜闻乐见的杂技形式,祈求皇上万寿无疆啊。”查品顿了顿又说:“皇上有所不知。在黄河岸边有个位永山,山虽不高,但因为濒临黄河,名声很响。‘东阿王’到了东阿后,就对这个山有了兴趣。你想啊,位永山,不正契合了国泰民安、皇帝江山坐稳的暗喻?所以,‘东阿王’就利用‘蚩尤戏’这种形式,祈望大魏江山能万年永在,皇上您位子永固啊!”

  查品一番话那真是情真意切,有理有据。

  看到曹睿气色转好,查品又补充道:“东阿王自从来到东阿,就鼓励东阿百姓辛勤耕作,不仅举行了隆重的藉田仪式,还以身作则,时常带领妻子老小和仆人直接下田劳作……”

  这件事曹睿倒了解。曹植在鄄城和雍丘两地时,蔑视劳动,对农桑均一无所营。因此,他有时过着缺衣少食的生活,认识到必须发展农桑生产,才能使封地百姓衣食无忧。曹植作了亲营农桑的打算,因曹植为当时政治背景所困,又因国家当时有特殊的土地制度,他向曹睿写了《气田表》:“乞城内及城边好田,尽所赐百年力者。臣虽生自至尊,然心甘田野,性乐稼穑。……”曹睿很快恩准了曹植的请求。

  想到这里,曹睿也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了。于是,重赏了查品,让他带话给曹植,皇上很关心他的生活。查品谢过曹睿,一身冷汗地出了京城,马不停蹄地赶回东阿,将皇上的担心告诉了曹植。曹植听完叹了口气,从此不再醉心于“蚩尤戏”,而是经常去几十里外的鱼山,不久,人们才听说,曹植游鱼山时,闻空中天乐梵呗之声,美妙绝伦,意境深远,感悟甚深,于是将其音节纪录下来,结合《太子瑞应本起经》,正在撰文制音,作《太子颂》和《菩萨子颂》呢。

  很快,这件事传到了京城,曹睿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曹植应该离开东阿。于是,太和五年(公元231年)冬,曹植奉诏离开东阿入京,第二年二月迁徙陈地为王,结束了两年多的“东阿之缘”。

  曹植虽然离开了东阿,但心还在那里。那里不仅有他魂萦梦牵的梵呗之声,还有不忍释怀的“蚩尤戏”。这天,曹植把家人曹发叫到跟前,让他找一个好一点的画师来。曹发出去半天后,带进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老者叫司马肈溟,是远近闻名的画师。司马肈溟见过曹植,询问找他有何事。曹植说:“先生可知东阿的‘蚩尤戏’?”司马肈溟说:“见过几次,但不甚了解。”曹植说:“见过就好。‘蚩尤戏’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健身游戏。不过,有些只适合表演,不适于健身,我想修改一下,想请先生为我作图,不知意下如何?”

  司马肈溟早就听说过曹植的才气和风骨,能与这样的人合作,那真是三生有幸了。于是,司马肈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从这以后,曹植除了整理文稿和梵呗,就是和司马肈溟一起研究制作新的“蚩尤戏”。数次流放的苦恼加上夜以继日的操劳,曹植很快病倒了。他托人把查品请来,说有事相托。

  查品得到消息,急急赶到陈地,见曹植已经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曹植让曹发把一捆玉帛取来,指着说:“这是我……修改的‘蚩尤戏’,你带回去,可能有用……还有,我时日已不多,死后想葬在位永山,那里不仅面相黄河,还曾为我挡过灾难……”说到这里,曹植因为激动,剧烈地咳嗽起来。

查品赶紧帮着曹植捶背,好久,曹植才长叹一声,止住了咳声。查品说:“王爷的心思我懂。不过,位永山靠黄河太近,我怕……”查品的意思是说,位永山靠黄河太近,如果河水泛滥,保不准水漫位永山。那样对于安息之人不太好。

  看曹植略有所思,查品又说:“上次进京,皇上问起王爷的事情,下官就提起了位永山,说位永山这个名字,正契合了国泰民安、皇帝江山坐稳的暗喻。所以,王爷……”

  “别说了,我明白了。”曹植摆摆手,打断了查品下边的话。是啊,如果位永山这个名字,正契合了国泰民安、皇帝江山坐稳的暗喻,他要葬在此山,势必会引起皇上的误解。如果那样,不仅自己死后不会安息,连子孙后代都要受到牵连。那样,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了。

  其实,除了位永山,曹植还有一个候选地,那就是位永山东北方向的鱼山。这是他听闻天乐梵呗之声的初始地,他带着一种敬仰的心态看待这座山,想葬在位永山,就可以天天望到几十里外的鱼山了。而鱼山和位永山之间的开阔地,又是“蚩尤戏”的主要活动场地。这样,死后的他就不会寂寞了。既然查品这么说,自己也觉得很有道理,那也只好选择鱼山了。

  太和六年(公元232年)十一月,曹植病逝,灵柩葬在了东阿鱼山。虽然他曾改徙多地,东阿不是他的开始,也不是他的结束,但人们提起他,还是习惯称之为“东阿王”。而曹植在东阿,除了诗文和梵呗,更对东阿杂技的兴盛与发展,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因此,经久不衰的一首“跑马卖解上大杆,刀门箩圈流星鞭;走江行会保平安,莫忘先拜曹子建”的民谣,至今仍在东阿杂技艺人中口口相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