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落
苏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150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田华那个哈包儿

(2007-03-28 08:58:54)
分类: 转载·转载
落落按:这是何浪这次从重庆回酉阳后写了的一篇随笔,这在我的意料之外,一如他在文中所说,不久以前,我们都只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感情。所以,我说,他是不理解我的,能理解我的人只有石灰。他也承认了,并且他说到他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他不知道他在写什么,他不了解我。但是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粗犷型的男人,现在我才发觉,你是那么的细腻,细腻得超出我的想象。我喜欢他的这篇随意的涂鸦,转贴在这里,送给我自己。
 

又跟TH那哈包儿谈了很多很多,这孩子是一个感情特别细腻的人。以前,虽然同学那么多年,要讲有多了解,那是吹牛的话,在我印象中那是一个非常粗犷的男人,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才发觉我错了。

和TH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也不算很差,总之就是那种极为普通的同学关系,也许是以前交流太少,我们之间除了乱扯还是乱扯,但我一直在关注这个孩子的成长,尤其是在诗歌方面。说实话,当初我对他的诗歌并不感冒,现在想来,这与他当初思想的幼稚和我对人的挑剔有很大关系。读他的诗歌是从那首《至ZHJ》开始,那是一首纯粹的爱的表白,与其说是情诗还不如说是露骨肉麻的情话。我一直觉得,一个男人,一旦与女人扯上了太多的关系,一般都没什么好的结果。那时候,我只对SH的带着古龙色彩的东东比较感兴趣。大学四年,我们没什么联系,唯一的一次通信还是我模仿古龙的风格给SH写了一封信,顺便在里面提到了一句TH。信当然写得稀烂,不然回来怎么会没回音呢?嘿嘿。那一年,《包家组诗》的出世让我震惊了,当时我看了只说一句话:这孩子长大了。当然后来他成了我极为关注的同学之一。(当时我比较关注三个人,一个是哈哥,我最最好的兄弟;一个是CC,我未来的老婆;还有一个就是TH这哈包儿了。)

我打道回府,在TH看来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用他的原话说就是“有些搞笑”。去年10月,我告诉他我已经决定回来的时候他以为我在骗他,今年2月份那次见面后他仍搞不懂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3月1日,我在作出决定不去成都那边的决定后打电话告诉了他,他对此仍然不解,曾经在QQ上告诉我如果我不去他就会鄙视我,此事后来当然不了了之。其实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我自己心里都没底,事实证明我做对了。但他周末有空就偶尔会给我打个电话,说一些我们以前从未谈及过的话题,比如事业、理想、人生还有那该死的爱情。

这次我和CC一起见到了他,他终于明白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对我的决定也表示理解,但不完全支持,在他看来,这里根本就不是我所呆的地方,偶买噶,他太高估浪哥我了。后来我告诉他,在哪里都是活,有得当必有失,我得了工作一定要失去CC。人,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人,能认认真真地爱一个人相当地不容易,人生无非就是那么几十年,与其表面风光地过着日子心里却对某人牵肠挂肚还倒不如平静地过着平淡的生活去享受一下人生。就像他在博客上写的,从城北到城南有三种走法,人生何尝不上这样呢?这孩子感情特别细腻,看他体型和神态像个10几岁的孩子,看他胡子和面容却像个20多岁的男人,而他的内心世界准确地说是感情方面细腻得像个女人,我曾对他说过一句话:你他妈的是男人身女人心。据说他自己也在N多文章中试图追溯这东西。他是个很有女人缘的人,因为她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有着相当的信任和那样重的悲悯之心,所以那么多的女人总对她好。兄弟,还是那句话:路是自己选的,有得必有失,希望你早点作出不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千万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毕竟我们都不小了。

说了这么多废话,我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主题是什么.其实TH并不哈,哈哈,只是有点笨。不管你选择谁,我相信你都是幸福的。(文/何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