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个山东长岛人
一个山东长岛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乡念

(2006-01-15 17:46:23)

我的家乡在山东省长岛县,历史上又称长山列岛庙岛群岛。从山东蓬莱阁隔海相望,传说是八仙过海要去的地方。南长山岛、北长山岛、大黑山岛、小黑山岛、庙岛、砣矶岛、成皇岛、大钦岛、小钦岛、候矶岛、七竹岛等十几个岛屿,像一串珠链,颗颗珍珠撒落在渤海湾中,把辽东半岛与山东半岛联结起来,堪称新中国首都北京的门户,是国家国防安全的重地。

 

 

我于一九五四年,十五岁时离开家乡,到东北谋生,至今已经五十年了。关外的风寒,大城市喧闹的生活,早已经习以为然了。但是不知为什么,儿时的家乡虽是战乱、灾荒、贫困的岁月,在我的记忆中却至今难以忘怀。

 

 

家乡出门是海,抬头是山。海深得不知多深是底,大得不知何处是尽头,山高得难于登到顶。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山有山的物产,海有海的出产,依山靠海生活的人们,享受着自然的情怀。

 

 

赶山,赶海是农闲抽空时妇女儿童的营生和乐趣之一,一年四季不断。你叫我,我会你,成群结伙,到处是兴高采烈赶山赶海的队伍。赶山,看谁敢登高,能爬到山顶上。跑得快,抢在先,赶在前,采着又好又多的山菜、野菜。赶海时,头一、二天根据季节和经验,准确预测明天什么时候风能停,潮能退完。第二天半夜起来,互相召唤,一齐出发,赶到海边时,天刚蒙蒙亮。下海要赶在退完潮、涨潮没来那么一、二个小时的黄金时间,互相比赛,看谁的胆子大,敢冒险,能够跳上深海的礁石。象儿子一样的灵活,象海燕一样的轻巧。不怕海水冷得刺骨,才能挥到更多更好的海菜,打到很多很多的海蛎子。背到海滩上,堆得象小山,等到天亮时家里人来用筐、袋装,毛驴驮回家去,放在院子里不向阳的阴冷处,用海带草盖上,一科天想吃就吃拿,吃不完的鲜味。

 

 

山上、地头、田间的野菜、山菜各种各样:苦丁、丈丁、蒲公英、车前子、灰菜、苋菜、曲麦菜、山韮菜、山荇菜……几十种,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完,但是每个采菜者各取所爱,各取所需,各取所用,谁也不会采错一样。海菜、海产品也是多样,应有尽有:海青菜、紫菜、牛毛菜、骆驼毛、黑菜;小虾、小蟹、中蟹、大蟹、飞蟹、海胆黄、海螺……,各种各样,味道不同。任你爱好和需求,生吃、熟吃、晒干吃、煮吃、炒吃、拌着吃、包馅吃都可以。那时每个村庄也有个小菜园子,种着若韭菜、小葱、水萝卜、黄瓜、香菜等几种常见的蔬菜,但在如此丰富多样的山菜、野菜、海产品面前相形见绌,倍受冷落,很少有人问津和光顾。

 

 

种田是男人们的施展才能的天地,一样的天时地利,阳光雨露,种着同样的庄稼,为什么有的地块苗长得又齐又壮,有的地块不齐又弱,有的地块庄稼地里没有一棵杂草,有的地块苗和草一样多,收获的粮食多少也不一样,好的一亩地能顶孬的几亩地的产量。因为种田的人家施的底肥多少,好次不一样;土地深浅、均匀不一样;播种农时准确把握不一样;田间管理锄趟、追肥选时、遍数不一样,收获自然大有区别。好的庄户人家,种田的好把式,一年四季都闲不住,有活干。忙时有忙时的农活,闲时有闲时的打算。好的当家人,好把式出门走在路上腰杆挺得直,步子迈得大,受到村里人们的钦佩和赞扬,二五眼的庄稼人没有瞧你起,谁也不把你放在眼里,因为你没能力。土地里种小麦、玉米、高梁、黄豆、绿豆、黑豆、花生、地瓜等五谷杂粮。小麦是细粮,但产量低,种得少,用来过年过节,人来客去,农忙时给主要劳力吃。五谷杂粮是农家主食,各有各的营养品味,吃起来粮有粮味,谷有谷香。地瓜生长季短,栽种容易,孬地种也一样,收获好,亩产三、五十斤。收获时一棵几斤重一嘟噜,别碰着皮,用筐装回家,冬天天冷时放到挖好的地瓜井下保温储藏,随吃随拿,可以保存到第二年四、五月,照样新鲜;红的、白的、黄的;甜的、沙的、面瓤的都有,很受人们欢迎。

 

 

各村都有瓜园、果园。春天山脚下果园的桃花、杏花、梨花、樱花盛开,一片红、一片黄、一片粉,美丽极了。夏天瓜园的西瓜、香瓜熟了,到了瓜园想吃多筹划甜的瓜都有。至于各家院中房前屋后的杏树、桃树多的是,随吃随摘。

 

 

农闲得空时,男人们也出个海,打个小渔,吃个鱼鲜。钓鱼最简单,拿把鱼杆,告诉妻子把面条擀好,爆上锅沏上汤,等钓鱼回来作鲜鱼面条。过了个半小时,高高兴兴钓回活蹦乱跳的几条鱼回来下锅,全家人吃着一大锅鲜鱼面条,好不高兴。也有一、二个人摇着橹,使小船到近海钓鱼,一天钓个一筐两筐,几十斤鱼,回来自家吃,或者送给亲戚、邻居尝尝鲜。最自在、风趣的,莫过于放小排子钓银针鱼了,用一个小木排子,上面安个小布帆,后边带上几面米长的鱼线,每隔几尺挂上鱼钩鱼饵,随风放出海面。放者排坐在海滩上悠闲自得,只要看着数着有多少条上钩、翻白、跳跃,差不多了有二、三十条,就把鱼线往回拽,接下上钩的鱼,挂上鱼饵再把小排子放出海继续钓。小孩子们围在旁边看热闹,拍手叫着、数着、欢乐着。如果二、三个人出深海钓鱼,好把式要会对山头、看礁石、找对角线,确定海底下大礁石有大鱼的鱼洞准确位置,停船、下锚、开钓。钓上来的都是三斤五斤以上大的、好的划子鱼、鲁子鱼、黑鱼等。能够把握这种绝技的能人,一个村也就一、两个,他们都很高傲,脾气大不伺候,能跟他们学会技艺,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时家乡大量出海打渔的季节是在春天和秋天。一则因为经过冬天和夏天鱼虾的歇季,休养生息,鱼虾条得大而肥,二则因为春秋海水凉、温度低,打上来的鱼虾鲜味好。什么时间出海,用什么样的鱼网,是勾钓、挂网、拉网,多大的网口,大家都是统一的。在一条海洋线上,打同样的鱼虾,从勃海、黄海、南海,随着鱼虾繁殖和生长的自然规律和走向捕捞,严格遵守渔业行业行规,谁也没有违纪。那时使用的都是木制帆船,载重量从几百斤到几吨、几十吨、上百吨不同,打鱼、乘客、运货、近海远洋都行。不用柴油、汽油机帆船,对海洋没有污染,对鱼类生长、繁殖没有危害。春天秋天打渔的旺季,打上来大的、好的、新鲜的鱼虾,例如大对虾、加吉鱼、片口鱼、黄花鱼、带鱼、燕鲅鱼、黄点等经过挑选,装船到远处贩卖。一般的杂鱼、小虾就在当地销售,价格很便宜,几分钱、几角钱一斤,买鱼虾的人群用筐装、用毛驴驮,几十斤、上百斤的买。回家现、盐腌、晒干各种都有。遇上鱼虾丰收的年成,夏粮下来的晚,打鱼不种田的人家要一、两个月用鱼顶饭,小孩子们吃腻了,大人就吓唬他说,你再哭再闹就叫你吃点鱼,小孩子果然怕了,乖乖地不哭不闹了。

 

 

潜水拾海参,是祖传的专业特技,因为潜水作业危险性大,要绝对安全,所以都是自家的父子、兄弟一起干,不想念别人。潜水拾海参的季节在春天打鱼前,秋天打鱼过后,海低深海水凉,海参生长优质的时间,人工潜水到十米、二十米的海底拾海参,海参晒干后成为海产珍品,能卖个大价钱,几十元一斤。

 

 

盛夏入伏的中午,男人们、男孩子们急忙吃完饭,就往海边跑,去洗个海水澡。男人们游泳,各种姿势,各展风采,还有人潜水捞海螺。孩子们不敢下深海,就在海边学游泳,打水仗。游累了乏了,到海滩上躺一会儿,睡一小觉,晒着太阳,铺着盖着热烘烘的沙子,舒服极了,解乏极了。一个多小时的歇晌过去了,用山间的泉水洗把脸,擦一擦身上的盐分,赶快回家干活。

 

 

冬天是种田、打鱼的闲季,但是庄稼人和渔民闲也闲不住,同样有活干。农民积肥、选种、修理农具,准备来年春耕。渔民补旧鱼网,织新鱼网,修补旧渔船。一个冬天,能工巧手的妇女,能打上上百斤的细竹麻绳,织几吊鱼网,挣可观的一笔体已钱,为自己出嫁的女儿结婚办彩礼。大姑娘、小媳妇三三两两坐在炕头上,绣着绣花枕头、绣花鞋,剪窗花,做新衣服准备过节。

 

 

春节是中国传统的第一大节。腊月一进就开始准备,杀猪杀鸡、炸鱼、蒸饽饽、蒸包子、包饺子,豆包、午糕、盛虫、面鱼等;扫尘,把家俱擦拭干净;买年货、供品;一直忙到腊月三十九算完。三十下午傍晚打着灯笼到祖先的坟地,请祖先回家过年。家家贴上对联,挂上灯笼。大年初一早早地起来迊接财神,长辈的男人们带着儿孙,到一支的各位本家拜年给祖先磕头,长辈的妇女指挥着儿媳、孙媳把供祖先的堂屋蜡烛亮上,供品摆好,迎接前来拜年的各位长辈和亲人。接着初二拜姥爷家,初三拜姨家,都有规定,大家都一样。男人们穿着新做的过年衣服,女人们穿着新做的花衣服、绣花鞋,挎着篮子,上面用绣着花的红布包皮盖着,里边装着年货:馒头、饺子、包子、豆包等。互相赠送交流,品评谁家的馒头大、面白、样子美;谁家的饺子皮薄、个小、馅好、手工巧;谁家有新花样、新产品。路上到处都是对对双双、一帮一帮热烈祥合的人群。过春节了,一年了,丰收了,家长给各位小辈压岁钱。大男人们有钱了,高兴了,要玩个小赌,快乐到正月十五;小孩子高兴的不知买什么东西好,到花光为止;妇女们买绣花线、日用品、花布。总之春节是劳动人民一年劳作丰收的日子,难于忘怀的节日。

 

 

家乡也有不少优美的自然景观和与之有关的传说和神话。候矶岛航标的灯光夜夜不灭,是远洋航海的指路明灯;九丈崖的峭壁,直上云天;月亮湾北口的海滩浴场,洁白闪着金光……。庙岛的娘娘庙,传说是一艘南货的大船,行驶到渤海湾中遇到大风大浪,就快要沉没。行船最后的一招,就是用斧子砍断桅杆,任船自由飘流求生。这时只见一盏明灯在前指引,天亮时船已飘到庙岛塘中。于是船主许愿第二年一定回来修建娘娘庙祭拜。从此以后每年三月初三赶庙会的时候,南来的、北往的渔船和商船纷纷到娘娘庙来烧香许愿,娘娘庙也越修越大,越来越神灵。老牛洞相传是唐朝薛理征东修建的海底低通道,能从这个岛到那个岛去,几十里长。可是从来没有人敢进去走走看个究竟。一位胆大好奇的王木匠,心血来潮,拿着一根蜡烛,一盒火柴进去探路一、二个小时,结果蜡烛点完,只得原路返回。

 

 

离开家乡已经半个世纪,期间路过山东,便回家二、三次,每次来去匆匆,住上两三天,见到的、听到的很多,想到的更多。头三十年,只准搞大集体,不允许小自由,造梯田、修水库、集体大船出海打渔。一年一个风,一时一个令,集体生产越搞越糟,公共积累越来越困难。结果人心散了,乱了,集体黄了。近二十年,包产分田到户,个人大自由,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好的土地不种庄稼,一家一窝蜂都来打鱼,搞海产品养殖,往钱上盯。机帆船猛增几十倍,水产品养殖到处都是,结果海水污染日直、趋严重。鱼虾越来越少,近海几乎打不到鱼了。海产品养殖第一年投入高额高利贷款,第二年收益受赤潮影响低于投入,第三年破产欠债累累,这是我本家兄弟的亲身经历。盲目性、无计划的生产害人害已。

 

 

世间沧桑几十年,家乡自然的、平和的、人性的、自由的、快乐的记忆经常浮现在我脑海中。家乡啊,我想念你啊!想念你的山、海、人、物的美好趣味,期盼着你自然的回归。如果到那时,游子我还能残留在这个世界,一定重回你的怀抱,重温你的温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要说的话
后一篇:风雪夜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要说的话
    后一篇 >风雪夜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