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2018-07-10 15:28:06)
标签:

沈阳

函可

慈恩寺

冰天诗社

分类: 旧王孙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流人诗僧终有传

——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

 

初国卿

 

        今年611日(农历四月廿八)是清初第一位流人诗僧函可入沈,“焚修慈恩寺”370周年。姜念思先生的《函可传》也在此时由沈阳出版社出版,这是三百年间第一部《函可传》。然而传的作者姜念思先生却没有看到这部书的出版,他已离开我们一年多了。姜先生走的日子是2017115日,他临终遗嘱,不要惊动任何人,因此走得静悄悄,连我们共同活动的沈阳文史馆的领导和同仁们都不知道。三天之后,姜先生的夫人刘祥荣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姜先生走前叮嘱她有两件事要交代给我,一是所著《函可传》序言的事,就算了;二是有一包他收藏的瓷片,说我能用得上,过后要送给我。我听后慨叹颇多,愈加敬重和想念姜先生。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2018年6月10日,“函可入沈370周年暨‘冰天诗社’复社座谈会”在沈阳慈恩寺举行。

 

 

       记得是丙申仲冬的一天,姜先生电话里和我说:《函可传》一书的电子稿已发至我的邮箱,并嘱我作序。我和他说:我来写序不妥,从年龄和学识上都太没资格了。姜先生不容我推却,说还请了张玉兴先生作序,是历史方面的;文学方面就是你了,因为你了解函可,关注函可。你一定要写,不急的,出版时间还没最后定。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函可入沈370周年暨‘冰天诗社’复社座谈会”会场


       我只好遵命,听从姜先生的吩咐。我知道,这是他对我的鼓励与厚爱,好在还有张玉兴先生这位辽海地区研究清代流人的专家在上头,我就权作一次读书稿,再学习的机会吧。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函可传》作者姜念思先生


       姜先生对函可的关注与研究有很长时间了,记得多年前在省文史馆讨论《中国文化通览·辽宁卷》时,他就和我谈函可。他说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就受曹汛先生的影响,关注函可,积累资料,一点点地做函可的年谱,注函可诗,写函可传。我当时送了他一本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汪宗衍撰写的《明末剩人和尚年谱》,还和他讲广东博罗韩氏后人秘藏有关函可的《意中幻肖图》。他说,博罗是函可的老家,他要找时间去考察。从此,我就期待着姜先生写函可的著作问世,因为在今人有关辽海地方文化史的著述里,我最喜欢姜先生的文字,既有考古学家的严谨,有根有据,丝丝入扣;又有文学家的活脱,无滞无碍,娓娓道来。如他的《盛京史迹寻踪》《沈阳史话》等,史实翔实清晰,同时又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再如他的论文《盛京叠道考》《清代盛京城规划理念探析》等,也都是这样的文字风格,就是为《沈阳市考古发现六十年》写的长篇序言,也是归纳完整,学术突出,有如一部沈阳考古六十年的简史,脉络明晰,清新耐读。而这一部《函可传》也是姜先生一贯的写作风格,内容严谨充实,风格轻松隽雅。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剩人和尚函可像


       在中国文化史上,函可是明末清初“声名倾动一时”的高僧,又是清代获文字狱遭到流放的第一人。他49岁时于辽阳首山驻跸寺去世,在辽海地区生活了11年,是他人生最精彩最灿烂的一段时间。但是,学界对这段历史的研究却相对薄弱,成果殊少,如今有了姜先生这部《函可传》,也是辽海人对这一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了。

        《函可传》全书分为17章,从函可的出身到出家,从因《再变记》南京罹祸到流放盛京,从匿迹慈恩寺、阅藏普济寺到组织“冰天诗社”,从开法七大寺到情系千山,从海城析木镇金塔寺的最后岁月、临终偈到身后遭遇,最后谈诗集《金塔铃》《千山诗集》以及《剩人和尚语录》的内容与艺术价值。全面而系统地叙述了函可在苦难中志节不移,操守益坚,致力于文化传播和文明创造的一生,益发显现出这位高僧的清雅志趣和高贵人性。这方面,姜先生在此书的前言中有着明确的论述:“函可以自身的高贵与才情,为清初的辽沈文化涂写了浓重的一笔,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今天,我们在弘扬历史文化的时候,不能忘记三百多年前这位岭南和尚对辽沈地区做出的贡献。2017年是函可禅师圆寂372周年,仅以这本小书来纪念这位高贵的岭南流人诗僧。”这是作者对这位先贤的敬重,也是写作这部书的初衷。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博罗韩氏后人秘藏的《意中幻肖图》(30幅),

是函可19岁时命人绘制的,内容预言了其一生遭遇。


 

       这部书虽然字数不足10万,但却是目前学界研究函可最为系统与全面的一部著作。关于函可的生平以及诗文内容与艺术,书中所述颇详,其中如冰天诗社、函可与郝浴之关系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论述,应是目前函可研究中最为着力的文字。同时还对函可在开堂布道之余所创作的大量诗文,从思想与艺术等方面给与了充分的肯定和准确的评价:“今天看来,函可诗的最大价值在于,史诗般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辽东地区的社会状况和流人的实际生活和真实的情感,为我们了解清初社会特别是盛京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人民生活和流人世界提供了丰富的资料。”除此之外,姜先生还在叙述函可生平与创作过程中,以学者的眼光,于多处进行了简明的考证,提出和解决了诸多学术问题,为此书增加了厚重的文化内涵与学术价值。如对广州为佛教“西来初地”事,顺治四年丁亥(1647)春,函可是否返回广东事,《再变记》书稿内容,函可遭流放为何“焚修慈恩寺”,函可在沈阳第二年从慈恩寺为什么搬至南塔广慈寺,沈阳普济寺建筑时间等,都有清晰而简要的考证。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函可《千山诗集》


       姜先生是一位资深的考古与文博家,因此他书中所述之事都极为严谨,力求每一事都准确而有据。如学界讲到函可在辽海11年,都说“开法七大寺”,而这七大寺如今在哪里,姜先生则以考古学家的职业习惯为我们一一道来:“自普济历广慈、大宁、永安、慈航、接引、向阳七座大刹,会下各五七百众。这七座大刹中,有沈阳三座,辽阳三座,海城一座。沈阳三座即普济、南塔广慈和南关的大宁。永安寺在今辽阳城内怀王寺胡同(一说在柳河镇砬子寺村);慈航寺即迎水寺,在今辽阳东陵乡迎水寺村,位于辽阳城北五十里太子河北,今已圮;向阳寺位于今辽阳城西南十五里首山向阳寺村东二里许。寺居山阳,脉出首山,左右两山怀抱,门前一水萦回,故名向阳寺。今寺已圮;接引寺在今海城市。”再如自从函可去世,后人多称其为“千山和尚”,姜先生则认为这样称呼不妥:“函可和尚塔葬千山,所以函昰的塔铭和郝浴的塔碑铭都称之为千山和尚,他的诗集也名之为《千山诗集》,此后,人们皆称其为千山和尚。不过函可生前虽然爱千山,并十数次游千山,但不曾在千山诸寺挂单,更不曾在千山任何一座寺院开堂,所以,称函可为千山和尚似乎不大合适。《骨董琐记》《奉天通志》等称函可圆寂于千山龙泉寺,更是误记。”类似这样既有考据性,又不失生动的文字,在书中不时出现,颇能拨动阅读兴致。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函可年谱


       而这样的兴致主要是因为姜先生叙述文笔的优美。如第十四章里讲述函可诗集自定名《金塔集》一事时,文字细腻而生动,很有情致。海城析木镇有金塔寺,函可曾在寺里生活了两年多,并创作了大量诗歌。他曾在金塔下掘得塔铃,摇之音寂然,因此赋诗多首,以抒感慨。对此,姜先生与诗人心音互通说:“从以上反复吟咏金塔和金塔铃来看,函可实在是有感而发,他是将金塔和金塔铃自比。你看:金塔寺是前朝的旧寺院,现在寺院毁了,只剩下一座残破的砖塔;和尚是前朝的贵公子,国破家亡了,只剩下孑然一身。一座已经残破、却挺立的庄严宝塔,一个虽遭摧残、却宁死不屈的铮铮硬和尚,二者何其相似乃尔。遥想当年佛塔完好时,塔铃高悬塔檐之上,风吹铃响,借着风力,铃声传得很远;现在塔残铃落,埋入土中,没有了声音;把铃从地下掘出,摇之声音也寂然无声。塔铃虽然蒙上了尘土,但仍可以看到青天;只要有铃舌在,静默是不会长久的。函可正是以塔铃的遭遇来自比:我虽然与塔铃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但我只要舌头还在,就要高歌。函可在自撰的小序中称‘绕塔高歌,正如风吹铃鸣’,亦是此意。由此可以看出,和尚将自己的诗集取名《金塔铃》是有深意存焉。这是寺亡塔破的塔铃的声音,是一个国破家亡不屈的遗民的声音!这个集名,可谓内涵丰富,寓意深刻,而又含蓄,富有诗意。”所以姜先生在这一章的最后感叹说:“今羞等为函可编刊诗集时,并没有用《金塔铃》原名,因为和尚葬于千山,就名之为《千山诗集》,他们并没有理解当初和尚自名《金塔铃》的深刻寓意,实在令人遗憾。”从这里可以见出,姜先生是以函可知音者在写这部函可传!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函可传》沈阳出版社2018年5月版

 

 

       姜先生这部书的后记写于20061123日,这说明这部书稿是他逝世前53天完成的,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书中略有匆匆之痕迹,这不能不说是这部书的遗憾。对此,姜先生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他在后记中说:“这本小书是我耗时最长,花费精力最多的一本书。但仍有许多问题需要继续研究,还有很多遗憾有待弥补。我期待有人能够继续这一工作。函可作为清代文字狱的第一位受害者、流人领袖、东北佛教禅宗的第一位传道者、明代遗民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辽宁历史上少有的名人,值得我们继续研究,他的精神值得我们去继承和发扬。”天不永年,如果能给姜先生更多点的时间,相信这部书还会更丰富、更精彩。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李正中题“冰天诗社”匾


       我和姜先生是同一批沈阳市市长聘任的文史馆馆员,我在姜先生身上学到了很多。姜先生的去世,令学界许多人扼腕叹惋,王绵厚和孙丕任先生都是姜先生北京大学老五届的同窗,姜先生去世后,两位都有纪念文章刊于2017年第1期的《沈阳文史》,其悼友情深,读之令人泪下。文章里都谈到了姜先生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表现出的从容和淡定,那种超乎常人的仁者、智者的胸怀,让我们深表敬佩。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初国卿《题函可像》并集函可诗联


       姜先生对函可的研究倾注了大量心血,他为了研究函可,不仅做年谱、注诗选,还完成了与函可关系密切的苗君稷《焦冥集》的注释工作,而出版《函可传》又是他生前一个最大的心愿。如今,姜先生走了,做为后来人,我想不仅要完成曾经答应姜先生的这篇序,而且一定要想办法让这部书出版。于是我和姜先生在世时联系过的沈阳出版社总编辑闫志宏商量,她也有着同样的想法,还做了相应的准备。《函可传》总算有了一个令人欣慰的结果。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沈阳市宗教局局长杨志宏(右二)、沈阳文史馆馆长王罡(右一)、
冰天诗社

名誉会长李仲元(中)、释盖忠(左二),社长初国卿(左一)在冰天诗社合影。


       丁酉之夏,我同沈阳文史馆馆长许光明、副馆长王鑫一起去看望姜先生的夫人刘老师。当时,“沈阳历史文化典籍丛书”第六辑已经出版,其中有姜先生注释的《焦冥集》。两位馆长来姜家慰问,并送上此书的稿费。我和刘老师说,大家正在努力,《函可传》一定会出版,我们一定要完成姜先生的未竟心愿。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冰天诗社复社纪念壶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那天,刘老师将姜先生留下的一包瓷片交给我。回来后我仔细清洗,发现其中有两张卡片,一张写着“辽阳冮官屯采集”,一张写着“阜新高林台城址”。几年来,我曾多次向姜先生请教过有关辽宁陶瓷方面的问题,他看了我的那部《沈阳陶瓷图鉴》之后,对我多有鼓励。看着眼前这些姜先生亲手采集的古瓷标本,我深感物是人非,修短随化的无奈,同时,也为《函可传》的即将付梓而高兴。相信待这部书出版的时候,那墨花香里,一定会叠映出姜先生温文尔雅的笑容。

                             (本文原为《函可传》所写的序言,略有改动)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函可入沈370周年暨‘冰天诗社’复社座谈会”合影

 

 

       附记:2018610日,由沈阳市宗教局、沈阳市文史馆主办、沈阳慈恩寺承办的“函可入沈370周年暨‘冰天诗社’复社座谈会”在沈阳慈恩寺举行,辽沈地区知名专家学者50余人参加了座谈会和相关活动。座谈会举行了“冰天诗社”复社揭匾仪式,释盖忠主编的《慈恩寺志》与姜念思先生所著《函可传》首发式,冰天诗社顾问、名誉社长、社长、副社长、秘书长聘任仪式。

 

        附:“冰天诗社”复社组成人员

   

    顾问

    李正中  彭定安  林声  王向峰  汤梓顺  董文  李松涛  郭兴文 

南朝明  刘兆伟

    名誉社长

    李仲元  釉盖忠

     

    初国卿

    副社长

    卢林  于景祥  刘川 

    秘书长

    刘川(兼)  释寂源

 流人诗僧终有传——以此纪念函可入沈370周年微信公号旧王孙2018年第6期(总第50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