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知名娱乐评论人 头条文章作者

文硕:中国音乐剧为何好作品难寻

转载 2017-02-27 02:02:52

 

作品,好作品,经典作品,这是许多音乐剧人在关注的问题。很多人认为,中国音乐剧原创作品从艺术上看有价值的不多,从产业上看,尽管一次又一次喊出“中国音乐剧的春天来了”,但至今依然看不到春意盎然,看不到山花烂漫。这是音乐剧行业一直推崇欧美音乐剧、贬低中国音乐剧的原因,也是一直困惑中国音乐剧行业无言以对、束手无策的紧箍咒。对这个沉重问题的思考,像三座大山一样,重重地压在中国音乐剧行业的心头。原因何在?

百老汇音乐剧一直像纽约自由女神像一样美好,它们对快乐歌舞的守望,对戏剧的坚守,对重大主题的诠释,对演员综合多能专业性的培养,无论在中国近代歌舞剧现代化进程中还是对当代中国音乐剧的再次起步,一直让我们蒙福。

但是,信奉舶来品思潮的主流观认为,所有在百老汇大街和西区首演过的音乐剧,都是优秀的。依照这些人的观剧经验,欧美音乐剧为我们展示出这样的戏剧发展逻辑:欧美音乐剧——舶来品——正宗。这反倒成为目前中国音乐剧行业存在的所有弱智中最致命的弱智。

近年来,笔者一直强调中国音乐剧要“回家”(Returing home),试图在世界音乐剧视野内构建中国音乐剧自成一体的话语体系和理论体系、推广中国音乐剧史的独立品牌价值。然而在“回家”之路上却不断遇到“中餐”、“西餐”理念之别的“潜在冲突”,集中表现在与国内音乐剧界“舶来品”思潮的死磕。

事实上,中国音乐剧学界向来不缺乏英文优秀的研究专家和教师,但要警惕的是,仅靠手头有限的中英文资料不可能推导出可以从那些一直被岁月淹没的丰富史料中找出来的中国音乐剧发展的一般性结论和规律方法。当今中国音乐剧学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把中国音乐剧美学的演进从“写实”到“写意”的“分流”、“合流”大趋势与中国戏剧史的演变有机地联系起来?以及如何了解中与西、古与今、新与旧之间的“分界”与“界限”?如何超越、沟通这些界限,使中、西音乐剧史上发生“关系”或“关联”?这是发展独一无二的中国音乐剧所需考虑的最核心思考。音乐剧即历史(Musical As History),是渐进发展的,有一个逐步完善的演进过程。一个时代的音乐剧展现一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史。每当有人问,作为中国音乐剧史研究的学者,当下研究中国音乐剧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的时候,我总是回答:“对照当代欧美音乐剧,现代中国音乐剧尽管历史悠久,但的确仍处在青涩阶段。幸运的是,我们有当今世界最丰富的歌舞叙事传统和资源,只是歌舞叙事的戏剧整合法和美学观需要升级,需要现代化。”所以,我的专著《原创音乐剧概论》的副标题为“用欧美叙事音乐剧美学观梳理、优化和整合中国传统歌舞叙事资源”。但我深知,这仅仅是从理论上的一针见血,如果要从产业角度深入探讨,绕不开盈利模式这个关键中的关键点。

我们首先分析百老汇音乐剧为何长久不衰的原因。

百老汇最大的盈利模式就是旅游,具体说就是游客,没有旅游,没有游客,百老汇大街上每部音乐剧首演不久,就会散架,不可能驻演这么久。著名戏剧学家Susan Bennett在《剧院与旅游者》(Theatre/Tourism)一文中的研究表明:传统上对戏剧学的研究,往往把观众想象成居住在大城市的、有较高鉴赏品味的、中产阶级以上的一小部分精英,并以之为构建“受众共同体”的想象基础。而实际上,在上世纪下半叶以后,因为旅游业带来的游客,已经成为百老汇的主要观众来源之一。这一部分观众,并无统一的来源地,文化水平和鉴赏品味也有差异。他们的去向与旅游文化打造、区域构成设计,以及流行剧目推广的成功程度,有很大关系。上世纪九十年代《狮子王》的票房成功,就与迪斯尼在游客圈的推广大有关系,同时“观众每在票房上花一美元,就有2.95美元花在附带产业上”。纽约的时代广场区建设,就有机地结合了折扣店和剧场,起到了很好的消费促进效果。用类似的思路,还把纽约另一个黑帮、犯罪盛行的街区成功地转变成了旅游热点地区。这一段时期,百老汇的票房增长和旅游业的增长,出现了很明显的相关性。另一个例子是对拉斯维加斯的建设和改造,就是以各种表演(秀)为主题来带动,以马戏和各种歌舞表演为起点,有效地转变了拉斯维加斯本来很差的名声,同时建设各种表演主题旅馆吸引游客,从而成功地将拉斯维加斯建设成了娱乐天堂。在将表演与旅游结合方面,迪斯尼可以说是成就卓越,不仅设计了各种音乐剧的主题公园和游乐项目,还将多种表演艺术(马戏、体操、歌舞)等等结合在一起。总之,以游客为主要受众对象的剧院,必须注意表演剧目的适当调整,比如在旅游旺季,上演更多出名的、成熟的剧目,而在旅游淡季上演新的剧目;同时,还需要有一个长期稳定但成本较低的表演班子。可见,对剧院和旅游业结合的研究,需要采用与传统惯例不同的思路。(注释:TheatreJournal57(2005)407–4282005byTheJohnsHopkinsUniversityPress 

正是旅游这个百年来形成的稳定盈利模式,为百老汇与好莱坞、拉斯维加斯一起成为美国三大国家文化品牌的决定性原因。它的深刻之处在于以不变应万变,面向不断变动的艺术风格,为外外百老汇、外百老汇的作品逐步进入百老汇市场中心,同时让各种不同风格的作品并置与交锋,提供驻场、修改、成长的空间与可能。这就从根本上避免了一些优秀作品首演即收场的尴尬。那些有成为经典潜力的作品获得了稳定演出的机会,并对粗制滥造的剧目提供了无情的市场淘汰机制。没有这个市场基础,百老汇的产业链运作,比如驻场演出、国际版权运作、国内巡演和衍生品开发,就难以启动。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在市场上取得成功的音乐剧作品,并不必然是优秀的甚至经典的作品。比如《猫》,从叙事音乐剧角度看,仅仅是一部猫秀而已,在艺术上根本上不了台面。当今百老汇,已今非昔比,远没有黄金时代那样璀璨夺目,更像一个自由贸易市场,吵吵闹闹,挤挤攘攘,有价值的作品并不多见。它们依然吸引观众的目光,很大原因在于旅游这一商业因素,而不在于这些作品有多么优秀。如果我们仅仅从100年来百老汇数以千计的剧目之兴盛看待百老汇娱乐产业,那么,就会被一叶遮目,看不到支撑百老汇音乐剧剧目持续演出的稳定的盈利模式而坠入到一个逻辑错乱的思维境地,这就产生一种奇怪的结论,即:无论音乐剧剧目创作还是音乐剧产业建构,无论是大制作还是剧院经营,百老汇模式就是世界模式或国际模式。

 

百老汇模式,与中国音乐剧市场存在天然的水土不服关系,因为两国音乐剧的盈利模式结构和地域分布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美国百老汇已经适合于阵地战运作,那么,中国音乐剧因为的国情不同,更适合游击战。音乐剧的盈利模式不问出处,哪里 开花,就在哪里结果。

都市大剧院以外的古戏台、酒吧、酒店、茶楼、机场,以及各地著名旅游景区,无处不可以安放中国音乐剧的舞台。中国至今没有形成百老汇旅游那样稳定的盈利模式,没有哪一个大城市(无论北京还是上海)形成音乐剧与旅游捆绑的凝聚力,所以,音乐剧投资再大,演员再优秀,音乐再好听,作品再出色,也无法形成驻演,导致每制作出来一部音乐剧,几乎全部是无根之木,首演几场下来即烟消云散,即便巡演,也是每多演出一场,多亏损一场。如果说中国音乐剧的优秀与经典必须有稳定盈利模式的支撑才能达成,那么这样的商业模式的匮乏成为中国音乐剧再次复兴最大的障碍。这是中国音乐剧心中最大的疼。

没有稳定的盈利模式,再优秀的中国音乐剧也难以落地生根,难以形成经典,如果找到盈利模式,非出色的音乐剧照样可以风生水起,成为摇钱树。这就是市场现实。所以,片面地指责中国音乐剧剧目不行、演员不行、音乐不行,并没有洞察到中国音乐剧一直不景气问题的症结。在我们看来,旅游剧目的四季更换,文化名片的品牌建立,驻场演出的稳定维持,要求我们建构一个更大的盈利模式——一个关于中国音乐剧寻求“艺术与市场完美结合”且深刻尊重观众的“综合娱乐体”。这个问题,另文详细论述。

中国音乐剧独一无二的艺术水准皆肇始于其文化母体本原所固有的区域性原生态歌舞叙事传统,可被视为一种基因、一种胎记,然后与现代叙事音乐剧美学观相结合,而中国音乐剧之产业风格在直面市场的盈利模式不断试错、纠错过程中的逐步完善,决定着中国音乐剧剧目的生命力。统观中外音乐剧盈利模式,之于音乐剧艺术的贡献,在于他们善于甄别不同市场环境的观众内在需求,并且从中思考盈利模式之“变”。那些建立在音乐剧艺术价值基础之上的“集大成”复合盈利模式的不断进步,是由音乐剧投资人、制作人和导演为重塑源于大自然的音乐剧艺术生机与本真所做出的一种不懈努力。

我并不认为当今中国音乐剧没有好作品,至少,不少作品中可圈可点的歌舞戏剧段落创意不断给人以惊喜,比如《家》、《黄四姐》、《山歌好比春江水》、《米脂婆姨绥德汉》、《白莲》、《五姑娘》等,其中太多鲜活而又灵动、沉稳而又奔放、热烈而又豪迈的戏剧段落,总能轻易地让观众如浴春风,品出满口清香。没有区域性,就没有差异化,就没有独一无二的文化品牌。别小看这些短小的歌舞戏剧段落,只要它们是从田野中、典籍中、民俗中发掘出来的自己传统文化给予的宝藏,比某些投资数千万但彻底拔除原生文化的根脉、肆意栽入异体的种子、看上去规模恢弘的大制作,更有价值。只要将它们嫁接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不断完善,定能成为传世经典。所以,目前中国音乐剧最重要的,是从各地区域传统歌舞叙事价值体系的“正宗传承”中着手,通过接轨音乐剧的主流现代性美学和综合考虑立体盈利模式,建立起独一无二的当代中国音乐剧品牌价值体系。中国音乐剧建立符合国情的立体盈利模式的产业意义,在于保证中华大地上区域音乐剧-中国音乐剧-世界音乐剧之路可以畅通。

可见,中国音乐剧依靠政治支撑经典剧目(如《白毛女》和样板戏)的时代已经过去,唯有直面市场敢于承受观众的棒打,才能铸造经典。当今中国音乐剧为何好作品难寻,最根本原因尚不在剧本、音乐、演员的好坏,而体现于立体盈利模式对作品的市场支撑、商业保护与专业尊重。有这样稳健的盈利模式的呵护,中国音乐剧作品(哪怕有一些艺术缺陷)才能自由创作、尽情表演而深入人心。我们在现代盈利模式视野之下如此观照中国音乐剧,是希望大家对中国音乐剧目前的困境有更准确、更深刻的认识。

数千年的中国音乐剧,一路走来,其充满尊严的顽强与生命力,从未改变:每一次的雅俗更替、虚实换位,只有赓续、优化与重塑,但从未停滞不前,都会继之精卫填海,卧薪尝胆;每一次外来风暴,只有宽容、接纳和融入,但从未被征服,都会带来凤鸣岐山,鲲鹏展翅。21世纪现代音乐剧盈利模式新视野的开拓,将使独一无二的中国传统歌舞叙事资源这一宝贵财富,再次成为充满希望的、有待盘活的深厚而渊博的中国文化资产,而且还有可能成为中国文化复兴和重新激活中国音乐剧创造力的有力支点。只有这样,中国音乐剧,才有可能诞生一大批经典,才能真正“回家”(Returing home)

 文硕撰写于湖南衡阳-春节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棣栧腑濞变箰瀹樻枃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46,70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