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t原
yt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6,939
  • 关注人气:3,9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首都看病记

(2010-04-13 11:53:48)
标签:

北京

看病

挂号

分药

杂谈

分类: 日子

每次去北京的主要目的是给原原看病。前两年去北京主要功课原原的哮喘,现已基本稳定,久未复发。目前开始攻克异位性皮炎,是过敏三联症的一种。原原的过敏体质导致这三种病,即:过敏性哮喘、过敏性鼻炎、异位性皮炎。这些慢性病去根很难,只能遵医嘱,坚持中医治疗,喝中药。原原已练就喝中药如喝饮料的真功夫。中医治疗有连续性,必须坚持看一个大夫。一个月至三个月就要跑趟北京。好在,北京有亲人和朋友,枯燥的令人抓狂的看病之旅才不显得那么难以承受,每次带原原看完病,都要立刻联系亲爱的朋友们小聚。

 

要说在北京看病,必须具备坚韧的意志力。普通专家号咱是不敢奢望的,根本排不上。只能排特需,看高级专家,价虽高,但排到号的几率要高很多。我排的医生特需号要三百元。

 

我们看的专家许周五下午出诊,但挂号必须当天早上去,挂完号再回原原姑姑家接原原过来。这次起了个大早去排号。原原先在姑姑家等候。不到六点半就到了医院,一进门,好家伙,眼前都是人,普通门诊及专家号的大长龙的队伍九曲十八弯儿。咱不跟他们混,挤过人群,直接上十一层看挂宽松的特需号。到了十一层,一阵眼晕,怎么这么多人啊!!咋都起得这么慢早啊!原原妈有些慌乱,啥也别说了,赶紧找队尾吧。漫长的等待开始了。过一会儿回头看,哇,我后面又排了好长的对啊,心里稍感欣慰,跟他们比,咱靠前哩。首都看病记

要说医院就是热闹,吵架的、哭的、塞假药小广告的等等应有尽有,以吵架骂街的居多,操着北京腔对骂真犀利。可能在医院的人都心焦、烦躁。站到两腿儿发抖时,终于到我了!却被告知,专家许特需诊时间有变动,今天不出特需诊,出普通专家诊,普通专家诊挂号费虽然只有14元,但是,早就挂没了。我的苍天啊!我大老远的打飞机来首都,起了那么早,排了那么久,为什么是这个结果!!沮丧,沮丧!怎么办?脑子乱糟糟。挂号的问我,还有另外一个专家或许可以加号,你如果想挂,就登下记。已经晕掉的原原妈满心只想挂上号,好,这个专家的我也挂!这个专家上午就能看上病,可是我要回去接原原又来不及,姑姑家离医院挺远,来回怎么也得两个多小时,北京从甲地到乙地可不是那么顺畅如你想象就能到达的。看表7点40分。赶紧给原原姑姑家里打电话,原原接的,被告知,姑姑和姑父已经上班走了,刚走。天啊,抓紧时间,挂通原原姑父电话,没开多远呢,跟他商量,能否返回,把原原接上送到医院来。姑父满口答应,唉,有亲人就是方便啊。

等待中心里寻思,原来一直是专家许,现在换人合适么?给原原爸打电话,原原爸的意思是必须找同一个医生看,有连贯性,中医不同于西医,各有各的路子。可是,专家许要下周二才出诊,这意味着我们都要再请假,原原又要耽误一天的课。又电话给好朋友龄商量,她也建议我要坚持看同一个专家。怎么办?号已经挂了,孩子也在路上了。给璐璐打电话倾诉一番。最后思来想去,还是把已经到手的号退掉吧,非常不好意思原原的姑父白跑了一趟,也只好呆到下周二再回去了。

 

原原被送到了,原原姑父要上班去了。我领着原原茫然地在医院里溜达,脑子里乱糟糟地。找到导诊台问专家许的号可以提前挂吗?导诊说他的号只能电话和网络预约,不在医院挂,可电话和网络预约上的可能性极小,因为挂他号的人多。我问他是否今天以普通专家号出诊呢?导诊说不知道,让去皮肤门诊楼看看。唉?这倒是一个线索,只要能专家许在医院就有门儿了,我至少可以跟他本人谈啊。我领着原原兴冲冲找到皮肤科门诊楼。找到皮肤科询问一大夫,大夫说专家许今天出诊了,在7号诊室。哦耶!太好了,有希望了。我找到7号诊室,轻轻敲门,门开了,老专家被屏风挡着,专家对面坐一排大夫,可能是实习的。我以十二分的诚恳请求他的助理让老专家给我们加个号,我带孩子东外地赶来十分不易,不想白跑一趟。苦口婆心一通请求,小助理答应给带话,让我们在外面等。终于,门开了,小助理让我们进去。老专家看看原原,似乎有些印象,简单询问后,给我们写了纸条,让我们重回特需门诊挂号,给加了个号。只要能看上,怎么都行啊!!我点头哈腰表示感谢。带着原原出门后,心情豁然开朗,对原原说:“今天太成功了!”

 

原原看完病已经中午了,开了一个月的中药,药房告诉要下午2点40分取药。真折腾人啊。取药分药也是以大活。药房只负责把中药给你,但要依据医生给开的量自己来分,还要清点上百小袋的中药数量是否正确。中午,樱桃小娘子约一起午餐。本想和她下午逛街的,如果取药就没法逛了。亲爱的小娘子特够哥们儿,要陪我一起去医院取药。我们坐在医院的长廊里等待叫号。叫到后,开始清点、分药。每次都是我自己完成这个工作,要不善查数的原原妈独立完成这个工作,时间至少要耗上一个多小时。现在有了小娘子和大原原帮忙,大大提高了效率。心里特别感动,除了家人,可以陪你做这种耗费时间的琐事的朋友并不多,不是朋友不肯帮,而是我们根本无法跟朋友开口,因为大家都忙,空闲的时间对每个人都很宝贵,如果是休闲娱乐活动可以叫朋友一起,但这种跑医院的枯燥等待枯燥分药的无聊体力活怎么好意思要人家来呢?所以,那种感动无以言表,只觉得遇到这样的朋友很幸运,拥有这样的朋友很幸福,像亲人一样的朋友,就是一辈子的。

 

无聊等待中,拍照消遣。

首都看病记
妖娆辣妈小娘子棒棒糖朦胧照
首都看病记
开始干活了。这感人的劳动画面一定不能错过,先停下手里的活儿,抢拍两张。
首都看病记
查数中……
首都看病记
到家后,继续分药。我和他爸要把这些分散的药汇总,即把十几副药汇成一副药方,把药袋子按次序摆好,开始分拣,分拣后即可入锅熬药了。每天一进家门,浓浓的中药味就会扑鼻而来。
首都看病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天的约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天的约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