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光情雨
梦光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41,040
  • 关注人气:2,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平民皇帝骗奸小姨子霸占国舅夫人(图)

(2013-12-13 08:09:57)
标签:

平民皇帝骗奸小姨子

霸占国舅夫人

原创中国帝王

文化

分类: 七色人生(原创)(生活、娱乐、

令乾隆一往情深的西域鈥溝愎媚镡(图)【博客首页】

   

      平民皇帝骗奸小姨子霸占国舅夫人

 

                           文/梦光情雨          

    

 

明朝开国皇帝明太祖朱元璋幼时家境贫困,逃过荒要过饭,还做过云游四方靠化缘维持生活的和尚,虽然没上过学、没念过书,但凭借勤奋好学和谦逊上进的一颗雄心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一举驱走入主中原近百年的蒙古统治者,建立了威震海内外的大明王朝。然后,就是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皇帝也是个欺男霸女的主,设计骗奸小姨子,霸占国舅夫人。

明太祖朱元璋设圈套将小姨子吴翠英骗上床,吴翠英出身平民家庭有着爱虚荣的心理,平时听说姐姐吴翠娥当了皇上的贵妃暗暗羡慕,前些时日和姐姐见面时见她满头珠光宝气,遍体绣服锦衣不觉自惭形秽。

明太朱朱元璋道,几日来朕都快想死了,所以才把小姐骗进宫来,如小姐愿意进宫朕决不亏待你,你看你姐姐封了惠妃居在仁和宫平时有宫女侍奉,进出是凤舆,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绸缎绫罗,唤一声一呼百诺,一举步前护后拥多么荣耀威风。吴翠英听了明太祖朱元璋一番爱慕和大加赞扬,吴翠英芳心不由得一动。又经明太祖朱元璋的一番赞誉、奉承,说得吴翠英眉开眼笑像一朵牡丹花盛开。这时明太祖朱元璋就将一只大手伸到翠英的胸脯上摸到两只隆起柔软的乳房,吴翠英立刻感到脸上发烧,浑身像雷击一样瘫痪下来,明太祖解开吴翠英的衣扣用手抚摸着……吴翠英哼哼叫着不知所措。

吴翠英突然推开明太祖朱元璋的双手,把粉颈一扭道:“皇上,我姐姐封了贵妃给我封个什么?”明太祖朱元璋笑道:“封号多着呢!后宫的嫔妃谁也比不上小姐美,朕就封你为吴美人吧!”吴翠英听了很是喜欢这才在床上叩头谢恩。两人重新淋浴,说说笑上了御榻拥入衾中。吴翠英第一次承受皇恩,她想我今后也可以和姐姐比一比了。

平民皇帝骗奸小姨子霸占国舅夫人(图)  

 

翌日已时,吴太祖朱元璋和吴美人才起床,吴太祖朱元璋传来太监道:“派人整修长春宫,请吴美人居住”。

长春宫为皇宫中较大的宫殿,系一座三层小楼房,一层为客厅,二层为宫女所住,三层为小姐寝居,装饰豪华。长春宫建成后多年来一直无人居住。太监派宫奴打扫完毕,晚间吴翠英就住进长春宫。

吴太祖朱元璋又传谕国舅吴翠英的大哥吴贞,说册封其妹妹吴翠英为吴美人,吴贞即进宫叩头谢恩。吴贞知道二妹吴翠娥邀其进宫过七巧日,没想到一夜之间就被册封为美人,不知姐俩搞的什么名堂?吴贞想也好,大妹为贵妃,二妹为美人,今后定会加官进爵,势倾朝野。

 

自此明太祖朱元璋每天晚上俱临幸长春宫,与吴翠英饮酒作乐,嬉戏说笑。吴翠英的羞涩、气恼皆化为乌有,整天满面笑容,描眉打鬓,擦粉涂红,打扮得花枝招展,盼皇上来临幸。

明太祖朱元璋有了吴美人,竟把马后、宁妃、瑜妃、惠妃一古脑儿丢在脑后。

马后为后宫之主,已过不惑之年,与明太祖朱元璋年龄相仿,宽宏大度,不与计较;宁妃、瑜妃也已三十多岁,与明太祖朱元璋生活多年,对明太祖朱元璋宠爱其她嫔妃从不嫉妒。

独有吴惠妃年轻,欲火正浓,原来明太祖朱元璋正宠爱于她,突然妹妹被骗进宫来,居于长春宫,被册封为美人,现在连皇上的影子都看不到了,一股妒火从胸中烧起。决心要到长春宫去,找她妹妹问个究竟。

 

一天,吴惠妃真有些忍不住了,乘着明太祖朱元璋还没有下朝,吴惠妃气哼哼直奔长春宫。

几位宫女见状,拦住吴惠妃道:“娘娘还要忍一忍为好,现在吴美人正在得宠,有皇上护着,虽然吴美人是娘娘的亲妹妹,万一她变下脸来,在皇上面前说几句坏话,皇上怪罪下来,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吴惠妃听了宫女的话气愤难平,茶不思,膳不进。宫女劝道:“娘娘如此生气,看伤了身子,何不召大将军吴贞进宫来商议对策?”

吴惠妃一听,心中豁然开朗。悄悄将吴贞召进宫来。吴惠妃见到哥哥,把吴翠英进宫的经过一五一十讲了一遍,说吴翠英恃娇迷惑皇上欺负自己,眼里丝毫没有她这个姐姐,说着,眼圈一红,扑簌簌地流下泪来。

吴贞见状,安慰吴惠妃道:“娘娘不要过于伤心,须保重玉体要紧。吴翠英受宠只是一时,过了蜜月皇上会来仁和宫的。”

吴惠妃道:“什么蜜月?吴翠英从七月七日进宫至今,皇上都有4个月不来仁和宫了!”

吴贞道:“竟有如此长的时间了?我忙于军务,妹妹吴翠英进宫好像昨天一样。”吴贞略加思考又道:“此事不妨请你嫂子进宫来,向吴美人那里劝说一番,让她回心转意如何?”吴惠妃听了认为很好,同意哥哥的意见。

 

吴贞回府,立即和他的爱妻铁兰说了两姐妹在宫中闹矛盾的情况,并说道:“现在吴翠娥对吴翠英甚有看法,吴翠娥有几次要到长春宫去拼命,被宫女拦住了,不知贤妻可有办法?”

吴贞妻子铁兰本是蒙古族人,是淮扬都司铁勃阑的妹妹,长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吴贞青年得志又做着国舅,天天拥有一个绝色的妻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爱妻铁兰说道:“妾和吴翠英关系不错,能否进宫去劝劝吴翠英?”吴贞道:“贤妻之见,正合夫意。”

翌日,吴贞就假托吴惠妃娘娘宣召他妻子进宫,用一乘软轿把铁兰送进宫去。

谁知铁兰进宫之后,竟杳无消息,看看已过七八天,仍不见妻子铁兰出宫。吴贞急得抓耳挠腮,自己寻思:莫不是她们姐妹和好,把铁兰留下玩耍?很想到宫中去打听,却遵从外戚不奉召不许进宫的规矩不便进去。

 

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就是一个多月,妻子铁兰仍不出宫。吴贞无奈,亲自等在宁安门外,向出宫办事的太监询问,都说不曾知道。恰巧有一位小太监出来,吴贞认得是常到自己家来送御赐物品的。便招呼他道:“公公请留步!”

小太监认得是国舅爷吴贞,便答道:“皇上命奴才到国公府里送人参去,国舅爷有何贵干?”

吴贞也不回答,就悄悄地拉他到僻静处,掏出一包碎银子递给那小太监,道:“一点小意思,给公公买糕点吃。”那小太监平时看不到银钱,见吴贞送银子给他,不禁眉开眼笑道:“奴才不曾有何功绩,怎好受国舅爷的赏赐。”

吴贞道:“那里,那里,公公只管收下,我还有事烦劳于你。”那小太监收了银子,兴高采烈问道:“国舅爷有什么事,奴才立刻去办!”

吴贞道:“没有什么大事,我就是问公公一句话,我家的那位铁兰,现在宫中干什么呢?”那小太监听了,怔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吴贞见状,知道内中定有蹊跷,便低声道:“公公不必疑虑,有何不能告诉人的,尽可能对我讲,我决不会为难公公。”那小太监想了想,对吴贞道:“奴才老实给国舅爷说吧,国舅夫人自那天进宫,一直到现在仍旧还住在宫里呢!”

吴贞道:“这个我知道,但不知她住在宫中老不出来,却是为何?”小太监道:“奴才说的是实话,看来国舅夫人一时半晌是不会出宫了。”

吴贞吃了一惊,问道:“此话怎讲?”小太监笑道:“奴才看见国舅夫人和皇上天天在永寿宫里饮酒取乐,看他们在一起好亲热,国舅夫人怎么会舍得出宫?”

吴贞听了气得眼中冒火,七窍生烟,道:“无耻!无耻!皇上竟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吴贞不出这口气誓不为人!”

吴贞这样一喊叫,吓得小太监面如土色慌忙说道:“国舅爷这样的大闹,不是要连累了奴才吗?”经小太监这样一说,吴贞这才忍住气,回头向小太监说道:“对不起,公公有时间咱们再谈,谢谢公公的直言!”小太监忙说不用谢,便飞也般地朝国公府跑去。

 

吴贞怒气冲冲回到家里,坐不住,站不稳;室内室外,走出走进,拍桌、跺脚大骂起来,吓得家人四散躲藏不迭。

吴贞正在盛怒之中,忽听家人禀报,左将军傅友仁在客厅侯见。吴贞只得出去相见,两人寒喧一番,吴侦命仆人为其倒茶,谈了一些闲话。傅友仁道:“看吴将军脸色不好,莫非有何难事不成?”

吴贞道:“无大事,只不过是为府内的家务事操心,让傅将军见笑。”傅友仁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吴将军不必着急上火,当前最令人气恼的是皇上心境大变,丞相刘基被贬,左丞相汪广洋被诛,众臣惶惶不可终日。”

吴贞道:“简直是昏君,不仅杀忠臣,还……不说也罢。”傅友仁一番话勾起吴贞的怒火,又想大骂明太祖,只说了半句,觉得不妥,火气又压了下去。

傅友仁是绝顶聪明之人,晓得吴贞已对皇上抱有成见,定有难言之隐,不便追问,起身告辞,立刻告知胡维庸。

 

胡维庸系算命先生出身,矮个头,三角眼,扫帚眉,尖嘴猴腮,会溜须拍马,得到了吴太祖朱元璋的器重,被封为太师太傅,权倾四野。

近来,几位开国功臣被贬被诛,胡维庸不免兔死狐悲,便勾结韩国公李善长、左将军叶升、都督王肇兴、员外郎吴焕、御史徐敬等等,专门收买人心,密谋叛乱。

胡维庸还在家里藏有数百家丁,又在府中深夜打造兵器,准备工作紧逻密鼓。恰好得到同党左将军傅友仁的密报,知吴贞也有异心,于是连夜将吴贞邀至相府。

胡维庸眨着三角眼道:“吴将军军务繁忙,白天无暇,只有晚间可以请将军来府小聚,近来亲属从关外捎来鹿肉、熊掌,经府上名厨烹饪色香味俱佳请品尝。”说完还为其斟上茅台老酒。

吴贞道:“感谢胡太师的盛情款待,不过近来末将胃口欠佳,吃什么都没滋味。”胡维庸道:“可能是内心有火,请喝酒,茅台老酒是败火的。”说着亲自为其把盏,一杯又一杯,把个吴贞灌得大醉。

胡维庸又道:“吴将军乃顶天立地的八尺男儿,受到什么委屈不要憋在心里,该说就说出来,说不定老夫能替将军想些办法!”

吴贞酒后忘掉了顾忌,便将皇上强占自己妻子的事和盘托出。

胡维庸素知吴贞武艺高强,作战勇猛,有心要用他做叛乱的先锋,便胡意叹道:“吴将军身为国舅,戎马一生,出生入死,用性命换来的待遇,只酬得区区一千五百石的侯爵,倒不如刘伯温这一班人,毫不费气力就封了公爵,实在是不公平。况且,国舅夫人又给皇上糟踏了,倘若外面把此事传扬开来,叫吴将军有何脸面见人?”

胡维庸一番说,把吴贞说得面红耳赤,拨出佩剑“啪!”的一声,击碎桌上的一只酒杯,咬牙切齿骂道:“真是欺人太甚,有朝一日,我叫你老色鬼、牧牛儿,也和这酒杯一样粉身碎骨!”

胡维庸见激怒吴贞的火候已到,忙摇手止住他道:“吴将军就要行事也得秘密一些,你这样大吵大嚷,风声泄漏,不是要被夷灭九族吗?”

吴贞止怒道:“胡太师言之有理,如何行事,全仗胡太师指点。”胡维庸低声说道:“不瞒吴将军,老夫久有此心。只是没人帮助,不敢轻举忘动。”于是将自己的谋划详细地和吴贞说了一遍。

吴贞大喜道:“胡太师如若行大事,末将不才,甘当先锋,愿助太师一臂之力。”

胡维庸十分高兴,立即更席换盏,吩咐左右,夜半将傅友仁、叶升、徐敬、王肇兴、吴焕等人请来,大家见面,议论一番,痛骂明太祖朱元璋,又歃血为盟,置酒共饮,计谋商定,待机行事。

 

 

 

                    ——未完待续

 

           

r333  欢迎更多的知音批评,(所有博文均属作者本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采摘!若有采用我篇什的杂志、报刊请告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