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光情雨
梦光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51,210
  • 关注人气:2,8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全唐诗》展现中唐以前观妓局面(图)【博客首页】

(2013-11-04 07:40:17)
标签:

《全唐诗》展现

中唐以前观妓局面

原创古代情诗轶趣

文化

分类: 七色人生(原创)(生活、娱乐、

从《全唐诗》展现中唐以前多观妓诗(图)

《全唐诗》展现中唐以前观妓局面 

 

 

                                文/梦光情雨         

 

 

    

     《全唐诗》中涉及妓女的篇章数量颇多,有一部分是描写家妓的,但不易甄别;还有一些内容涉及婚外恋,意象隐晦难明,亦不一定是与妓女。下面着重论述题旨明朗,一望而知是写青楼妓女的篇章。

    从整体的风格与情感寄托的方式而言,这一类诗歌在初、盛、中、晚唐4个时期的表现不尽相同。概括言之,《全唐诗》展现中唐以前多观妓诗,形成单纯的“观妓”局面,诗人一般处在节会筵宴的场合,取旁观的角度欣赏妓女的歌乐舞蹈,情绪较为平淡,遣词炼句也以直观的描述为主。

     从《全唐诗》展现中唐以前多观妓诗(图)

    如:陈子良的《赋得妓》:

    金谷多欢宴,佳丽正芳菲。

    流霞席上满,回雪掌中飞。

    明月临歌扇,行云接舞衣。

    何必桃将李,别有得春晖。

 

       王绩的《益州城西张超亭观妓》:

    落日明歌席,行云逐舞人。

    江南飞暮雨,梁上下轻尘。

    冶服看疑画,妆台望似春,

    高车匆遽返,长袖欲相亲。

      

    张悦的《温泉冯、刘二监客舍观妓》:

    温谷寒林薄,群游乐事多,

    佳人蹀骏马,乘月夜相过。

    秀色然红黛,娇香发绮罗。

    镜前鸾对舞,琴里凤传歌。

    妒宠倾新意,衔恩奈老何。

    为君留上客,欢笑敛双蛾。

 

    储光羲的《夜观妓》:

    白雪宜新舞,清宵召楚妃。

    娇童携锦荐,侍女整罗衣。

    花映竽鬟转,香迎步履飞。

    徐徐敛长袖,双烛送将归。

 

    李白的《邯郸南亭观妓》:

    歌妓燕赵儿,魏姝弄鸣丝。

    粉色艳日彩,舞袖拂花枝。

    把酒顾美人,请歌邯郸词。

    清筝何缭绕,度曲绿云垂

    ……

    这类诗多是把舞席歌筵上的瞬间感受形诸笔墨,有些是根据事后的追忆,有些便是当场即兴之作,共同的特点是平铺直叙,缺少兴寄。就连诗中的意象也颇多相似或雷同,如“舞袖、绿云、红黛、歌唇、云光、雪态、流霞、行云、回雪、鸾舞、凤歌、娇弦、玉指”等等,显然都是得自表层的印象,诗人对妓女色艺的欣赏尚处于一种“间离”的状态。

    妓女只是作为渲染气氛的必要点缀,妓女的歌喉、舞姿,包括妓女本身在诗人的眼中固然是美的,但这种美在诗人心理上所激起的反应与观赏一帧丹青佳品或面对一片湖山胜景的感受似乎也并无太大的区别,原因就在于其间缺乏交流,缺乏沟通。

    从这种现象也可觇见中唐以前的士林风气。致君尧舜、干政树勋,是当时士人的主要追求,迫切的事功愿望,强烈的入世精神,主宰着整个中唐士林的行为方式,使他们没有余裕去冶游狎妓。

    妓女与士人的交往主要局限于社交酬酢的官场,歌歇舞罢,便如过眼烟云,妓女作为娱人的工具,给诗人们留下了美好瞬间的回忆,但作为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却还远远没有进入诗人的心灵世界。

 

    这一时期另有一些诗人借咏妓以抒写个人的怀抱,如李白的歌行即每每流露出对东晋谢安的追慕之情。“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江上吟》);“携妓东土山,怅然悲谢安。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坟荒草寒。”(《东山吟》);“安石东山三十春,傲然携妓出风尘。楼中见我金陵子,何似阳台云雨人。”(《出妓金陵子呈卢六四首之一》)诗句的表层意义固然是写妓女流连的放浪不羁之态,而其深层的心理蕴涵却苍凉沉郁。诗人少具不世之才,志气宏放,抱负雄伟,但一生坎坷,不能少申其怀抱,一腔愤怨横逸不可制缚,乃驰骛于诗酒声歌、山川名胜之中,借放浪行迹,以掩其内心的苦闷。其实诗人真正缅怀神往的并非纵情丘壑、携妓隐居的谢安,而恰恰是运筹帷幄,谈笑却敌的谢安。他在《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二首之二》中所写下的“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才是诗人真正渴望的。

    正是在这种心情的驱动下,李白写下了许多表面上秾艳纵恣,实际却寄托遥深的诗篇。

    月寒江清夜沉沉,美人一笑千黄金。

    垂罗舞袖杨哀音,郢中白雪且莫吟。

    子夜吴歌动君心。动君心,冀君赏,

    愿作天池双鸳鸯,一朝飞去青云上。

 

    不独李白如此,盛唐时期的许多诗人都曾流露过这种心理,像储光羲的《长安道》云:

    鸣鞭过酒肆,服游倡门。

    百万一时尽,含情无片言……

    即使如严谨执着的杜甫,也时有“细推物理宜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的感慨。有“谁能载酒开金盏,唤取佳人舞绣筵”的放纵。

    唐人郑处晦的《明皇杂录补遗云》:“天宝中,刘希夷、王昌龄、祖咏、张若虚、孟浩然、常建、李白、杜甫,虽有文名,俱留落不偶,恃才浮诞而然也。”可以说道中了中唐以前诗人的处境遭遇与诗风性格的联系。

 


 

        r333  所有博文均属作者本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采摘!若有采用我篇什的报刊、杂志等请告知:我的邮箱:fsrbltj@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