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把荒淫当圣旨杀臣子群聚交欢的君王(图)【博客首页】

(2013-07-02 09:19:46)
标签:

把荒淫当圣旨

杀臣子群聚交欢的君王

原创古代故事集

文化

分类: 七色人生(原创)(生活、娱乐、

令乾隆一往情深的西域鈥溝愎媚镡(图)【博客首页】

                    

     把荒淫当圣旨杀臣子群聚交欢的君王

 

 

 

                    文/梦光情雨            

      


 

    北齐文宣帝高洋听信幸臣之言将妓馆中游戏行于宫中,在宫中遍召娼妓,让他们脱去衣裳,与众幸臣云雨为乐,待自己淫兴勃发,就让娼妓趟卧榻上,任意奸淫。甚至元氏、高氏两族妇女都征集起来,视如娼妓一般,逼令脱下衣服供他淫污,诸女稍或违拗,立即拔刀杀死。除了与自己交欢外,他还把妇女分给左右幸臣,使之当面肆淫。

    高澄死后,他的妻子元氏由北齐文宣帝高洋尊为文襄皇后,居静德宫。高洋忽然回忆起:“我兄高澄曾经戏弄我妻,我今天应该报答他。”于是入元氏卧室用刀相逼皇嫂。元氏不敢逆意,只好宽衣解带,唯命是从。

    这日元氏独自一人坐着发愣,想自己身份不尴不尬,若让外人得知岂不为后世耻笑,当下悲不自胜,暗暗落泪。偏巧元氏哥哥南平王元惜拜访妹妹,百般追问探得妹子元氏被皇帝高洋逼奸,怒气冲冲道:“如此禽兽不如,不保他也罢!”说罢转身欲走。 元氏拖住问道:“哥哥欲往何处?” 元惜怒道:“去找那昏君理论,拖住做甚?为兄丢不起这般脸面的。” 元氏闻言大哭:“哥哥刚才下了保证怎又忘了?若一意孤行,只怕全家性命难保,这却如何是好?”元惜推开妹子,说道:“若任他如此下去,迟早要亡国的,免不了家破人亡,性命有甚贵重的。”元惜当下出门去寻高洋,留下元氏痛哭不止。

                      把荒淫当圣旨杀臣子群聚交欢的君王(图)【博客首页】

    到了高洋寝宫,内侍说皇上正同众臣宴饮,引南平王元惜进了厅堂。

    只见佳肴满席,好几百官员陪皇上饮酒,一班宫女歌舞助兴,好不热闹。

    高洋见内侍领着元惜前来,笑道:“元爱卿来得正好,陪孤王喝两杯可好?”说着命人备上酒杯。

    元惜道:“陛下,微臣有要事相商,还请回宫去说。”

    高洋道:“爱卿有事但说无妨,孤听着呢!”元惜道:“陛下,此处太过嘈杂,怎好共商政事?”

    高洋立起身来,狂笑道:“爱卿有所不知,孤喜的是美酒、美女还有歌舞,在此相商正合孤意,爱卿就说了吧!”

    元惜不便在众臣面前说起那事,只好告辞道:“陛下且乐着,微臣晚间再来打扰。”说罢转身要走。

    高洋如何肯放,道:“爱卿何事着急,且陪孤喝几杯吧!”

    元惜忍无可忍,谏道:“陛下还望节制一些,酒色伤身,长此下去,如何得了?”

   

    闻得南平王元惜话语,众官静了下来,心想:“这元惜要大祸临头了,皇上岂听得进这等话语?”

    却不料高洋非但不怒,反而笑道:“爱卿真乃无知,酒色二字,人生两大乐趣,岂能舍之不为,还待喝几杯无碍。”

    你道这高洋真只知胡为?不寻思别个?还着实冤枉了他,只因现今爱着元氏,才不动怒的,若杀掉元惜,那妹子自不会活得,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

    偏元惜气在心头,如何肯听,推辞道:“微臣不胜酒力,且着实有要事在身,改日再来奉陪也不为迟。”

    高洋见南平王几番推辞,自觉好没面子,道:“孤之命令就是圣旨,谁敢不听的!”

    元惜顶撞道:“这圣旨岂是随便发的?微臣倒从未听说自古圣王有把荒淫当圣旨的!”

    高洋恼羞成怒,发作道:“大胆!孤之所为岂容尔等说三道四?这天下乃上天托与孤的,谁改作乱,就是与天作对,就得死!”

    元惜反驳道:“只怕陛下所为,早已悖逆天道?”高洋得意道:“孤悖逆天道!只是这天下都是孤的,孤要怎样做就怎样做,谁又管得了孤呢?”

    元惜怒不可遏,骂道:“昏君,世上岂容得你如此胡为,连自个的嫂嫂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

    高洋哈哈一笑,道:“你那妹子蒙孤厚爱,非但不感激,却反来招惑是非,于理说不通的。”

    元惜哪还能自持,扑上去就待掐高洋,高洋惊出一身冷汗,怒道:“还不与孤拉下这大胆狂徒,投入铁笼。”

    左右得命,将元惜锁住手脚,投入铁笼,正欲抬往地牢,高洋又道:“慢着,孤今日赏元爱卿一出好戏看看,也让他死得瞑目!”说毕嘿嘿淫笑。

    元惜骂道:“昏君,你坏事做绝,不会有好下场的。”高洋哪理他,吩咐道:“来人,与孤带那元氏皇后来!”

 

    元氏在屋内正等得心焦,见内侍传她,也没寻思别个,急匆匆就来了。

    元氏到了厅堂,瞧见哥哥锁入铁笼,惊道:“皇上,这是为何?”

    高洋冷笑道:“好个不识好歹的南平王,几次三番顶撞孤王,为的无非是这如花妹子,孤要你看顶撞孤不会有何好处的!”

    高洋接着又道:“来人,与孤扒光美人衣衫,孤要成欢!”

    元氏惊得连连后退,泣道:“皇上岂能如此胡为?这满朝文武在场,不如死了算了!”说着往墙上撞去,早有七八个侍卫拖住。

    高洋淫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说着上得前来,三下两人下撕下衣衫。元氏被众人按住,动弹不得,啐道:“无耻昏君,天理难容!”一口唾沫吐到高洋脸上。

    高洋兽性大发,拔刀狂呼道:“贱人,要你不得好死!”说毕一口气砍下十几刀,鲜血涂了一地。

  

    那边元惜心如刀绞,哇哇乱叫。高洋抹掉脸上血迹,怒道:“气煞孤也!弄得好事未成,差人到南平王府,将满府老幼与孤带来!”

    侍卫领命而去,不一刻工夫,锁来数十个女子,连妈子、丫环皆未放过。

    高洋喜道:“好得很!待孤选几位成欢!”说罢入内选择。

    元惜之妻王氏瞥见丈夫锁在铁笼,扑将上去,哭道:“王爷,早上尚好好的,怎就飞来横祸?”

    元惜骂道:“都是那无耻昏君作难,奸辱小妹,只缘说他几句,没料那昏君兽性大发,小妹已死于非命,今尔等又——”

    没等元惜说完,高洋上得前来,抱住王氏撕扯,王氏一把推开,骂道:“禽兽!吾乃王爷之妻,岂容他人轻狂!”说毕一头撞在铁笼上,倒地而亡。

    高洋两次未得手,狂叫道:“尔等皆上来,与孤剥下众女衣衫,群聚交欢,不从者杀!”

    那班幸臣一拥而上,争相追逐,但挑可意美人交欢。高洋也不闲着,同几个年轻貌美的颠狂上了,把个元惜恨得切齿怒骂,也无济于事。

 

    一场群交过后,高洋心满意足,踱步到元惜跟前,指着横卧于地的众裸女,问道:“元爱卿,可看得快意?”

    元惜伸手一把抓住高洋双腿,用劲一推,切齿骂道:“无耻禽兽,若有出笼之日,要你狗命!”

    高洋哪吃得住这一推,蹬蹬蹬后腿数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可恼了高洋,呼道:“与孤取来弓箭,待孤亲自处死这狂妄之徒!”

    弓箭取来,高洋专挑那非致命处射,狂笑道:“孤要看你一点点痛死,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挣扎了约摸一个时辰,元惜流尽血,方才气绝而亡。高洋还没过杀人瘾,又从众女中挑那些年老丑陋的一并处死,只留下十数个供他淫乐。 

 

                            ——未完待续   

                   

r333  欢迎更多的知音批评,(所有博文均属作者本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采摘!若有采用我篇什的杂志、报刊请告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