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光情雨
梦光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35,034
  • 关注人气:2,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撒娇卖痴为父讨官惨遭酷刑的妃子(图)【博客首页】

(2013-05-10 10:50:16)
标签:

撒娇卖痴为父讨官

惨遭酷刑的妃子

原创古代故事集

文化

分类: 七色人生(原创)(生活、娱乐、

令乾隆一往情深的西域鈥溝愎媚镡(图)【博客首页】

                    

        撒娇卖痴为父讨官惨遭酷刑的妃子

 

 

                       文/梦光情雨                  

    

 

 

    高洋篡位之初,尚能留心政务,坦于任使,且能以法御下,内外肃然。每临战阵常亲冒矢石,故大小功业也多少建了些,颇有政绩,国家也日渐太平,一片繁荣景象。

    偏那高洋饱暖生淫欲,渐渐不理朝政,沉湎酒色,且极嗜杀人,如同儿戏一般。

    话说这日,仆射崔暹因病暴亡,只因他乃三朝重臣,曾任高欢心腹,故高洋亲自前往吊唁。高洋御驾亲临,崔暹之妻李氏强抑心中悲哀迎出门来,跪地接驾,口呼:“陛下大驾亲临,贱妾三生有幸!”

    高洋一脸悲伤,道:“免礼!朕闻得崔爱卿不幸暴亡,特来看望,还得节哀顺便才是。”李氏立起身,低声泣道:“有劳陛下挂心,请入内室歇息。” 高洋半天没动静,你道他怎的?原来一双色眼直盯着李氏,连眨都不眨。这李氏原有几分姿色,偏今日一身缟素,脂粉不施倒显得风姿绰约,更兼泪光点点,愈发惹人爱怜,直把个高洋看得心上发痒。

    李氏素闻得高洋乃色中饿鬼,今见他一双眼睛直勾勾在自己身上打转,暗叫不好,脸羞红,瞅个空隙入内去了。高洋淫心已起,没得到哪肯放手?当下紧跟上去,不顾有人在旁,就行起挑逗之事。

   李氏寻思有众官在场,料他不敢了随意轻薄,只是不言语,暗里挡着点,想必无事。高洋见李氏并不反抗,加之众官都在户外交谈,更加高兴得不行,当下唇焦口燥,搂着李氏乱摸就要轻狂。

    李氏本同丈夫恩爱非常,丈夫新亡,伤心犹恐不及,哪能就将身子给了他人,推开高洋,就想逃开。这下可惹着了高洋,高洋恼羞成怒道:“来人,与朕搬把椅子,朕要看这小贱人有何胆量,竟敢违抗君命!”

    众官见势头不对,即停止言语。早有一人般来椅子,高洋端坐其上,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威严道:“这么说,你是很想念朕那故去的崔爱卿了?”李氏见此情景,惊得花容失色,当下颤个不住,只是哭泣哪敢回话? 

    高洋已没了情绪,怒道:“朕问你话?怎敢不言不语?快说!”李氏整容答道:“回陛下,哪有女子不想丈夫之理啊!俗语说:‘一夜夫妻百日的恩情。’更何况……”没待李氏讲完,高洋接话道:“好,朕佩服你的忠贞,现在朕就命你做朕的使者,前往阴曹地府,去探探你那夫君,朕的崔爱卿可否平安!”说毕,没等李氏寻思过味来,即命道:“来人,与朕拿下这小贱人首级!”

    顷刻间,如花似玉的李氏做了刀下之鬼。左右正收拾尸体,准备拖出埋葬了事,偏高洋又道:“慢着,待朕将那小贱人头颅抛出墙外,喂那野狗,否则难解心头之恨。”高洋说罢,亲自将李氏首级抛出墙外。众官张口结舌皆惧淫威,不敢言语,只得默默而退。

 撒娇卖痴为父讨官惨遭酷刑的妃子(图)【博客首页】

    高洋因未得满足,悻悻回宫。刚巧一姓薛的贵妃正在内室等侯,见他入得内室,当下迎出,笑道:“陛下哪儿去了?让臣妾一顿好等。”

    高洋心下不快,没好气道:“适才有事脱不开身,有啥好等的?可差个宫女捎信,这么冷的天,何必亲自跑呢?”薛贵人媚笑道:“臣妾也知陛下操劳政事,原不该打扰的。只是天气渐冷,臣妾特命厨子备有酒宴,与陛下消寒,着实为陛下想的。”

    高洋见薛贵妃诚恳,内心也正想解闷,当下一同到薛贵妃宫中。高洋进得门来,薛贵妃邀至一间房中,只见酒果肴馔摆了满桌。薛贵妃遣散宫人,自己陪着,自己斟酒,殷勤劝道:“陛下难得空闲来此处,几杯淡酒聊表寸心而已,望陛下多饮几杯才是。”

    高洋由于烦心,借酒浇愁,不一会就大醉了。高洋斜着双眼,只见薛贵人粉脸羞红,万种风情,登时神魂颠倒,淫兴勃起。薛贵妃偎在身边同坐,彼此春心荡漾抱在一起。 高洋哪还有心思喝酒,当下抱起佳人进了帷帐,乘着酒兴颠狂起来。薛贵妃不胜欢畅,口里哼哼道:“陛下,臣妾一心待陛下,日夜里思念陛下,但不知陛下心里可有臣妾?”

    高洋正神思昏迷,忘其所以,哪得空闲答话?约摸一个时辰,两人皆心满意足,偎抱在床中。薛贵妃撒娇卖痴,娇滴滴道:“陛下,臣妾有一事相求,但不知陛下应是不应?”

 

    高洋脸上总算有了喜色,笑道:“爱妃有求?朕怎有不应之理,只管说出来,朕自然要应的。”薛贵妃说道:“陛下想也知晓,臣妾老父尚在家中,终日无事。他是闲不住了,还请陛下给个一官半职,也有个寄托。”

    高洋听说是为父谋官做,登时不乐意了,只是没立时显露出来,问道:“官有多种,不知爱妃相上了哪个?”薛贵妃只当有门了,道:“陛下乃一国之主,说了话就算数的。一般官职犯不上求陛下的,今见司徒一职有空位,老父也中意,就让他做个司徒如何?”

    高洋见薛贵妃欲谋司徒一职,立即拉下脸来,穿衣下床,也不答话,就要出宫。薛贵妃才跟高洋你欢我爱,一时哪受得了,跟着跳下床来,问道:“陛下,臣妾有何不对,指点才是,怎能不告而别?想是陛下早有不满,寻机做给人看的。陛下如若不愿,明说便是,断不用如此摔脸子,说毕呜咽起来。”

    高洋任命官职是从不马虎的,适才薛贵妃求情,他还当只谋个地方小官玩两把,才没动怒,今见薛氏胃口很大,太不识趣,当下拉长脸道:“爱妃应自重些才是,你那老父是一介武夫,怎能当此重任?朕之天下,断不是给人玩的,此话不须提了,朕还得回宫去。”

    薛贵妃吃了抢白,哪能咽下这气,撒起泼来,一边哭一边说:“陛下乃真龙天子,断不把臣妾放在眼中,想是嫌弃臣妾年老色衰,后宫自有年少佳丽。只是陛下莫忘当初臣妾是不愿的,愿想嫁给普通人,也吃不了这许多气。”

 

    高洋见薛贵妃旧事重提,怒道:“你已非二八女儿,朕怎容得你如此胡来?想你也知,朕爱的是年少佳丽。你已年近三十,哪可如此撒娇?还是快快收拾一番,回去歇息,不要惹恼了朕。”说罢就要离开,薛氏却不依不饶,撕破脸扑上去拉住龙袍,泣道:“陛下着臣妾进去,臣妾偏不听,倒要看陛下如何恼法,莫非要杀了臣妾不成?”

    若在平日,高洋也就走开算了,偏今在李氏那儿不痛快,这番杀心又起,喝道:“无耻贱人!既然你自己寻死,休怪朕不顾昔日情义,来人拖出去锯死!”

    薛贵妃万想不到遭此厄运,愿想给老父讨个官,没料到连性命也要搭进去,当下求饶道:“陛下,臣妾该死,原没有坏心的,还请陛下饶一条命,别的不求了。”

    薛贵妃说毕涕泪交流,高洋哪还理她,拂袖而去。早有人上前拖着昏迷的薛贵妃,施以酷刑。可怜薛贵妃登时身首数段,死无全尸了。

 

 

                          ——未完待续                

 

   

                   

r333  欢迎更多的知音批评,(所有博文均属作者本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采摘!若有采用我篇什的杂志、报刊请告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