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光情雨
梦光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36,809
  • 关注人气:2,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谏力射寇准奢华生活的另一面(故代故事轶话)

(2011-10-26 07:57:17)
标签:

诗谏力射

寇准奢华生活的

另一面

故代故事轶

分类: 七色人生(原创)(生活、娱乐、

 

信纸 - MM - 素材库

                     诗谏力射寇准奢华生活的另一面

                          

                                           文/梦光情雨

 

 

    情诗,未必都是魂牵梦绕的甜言蜜语,也有热得发冷,把燃烧融入幽峻,以道是无情却有情的逆耳忠言规劝,发人深省,乃情到至深处之情诗。且看:

             一曲清歌一束绫,美人犹自意嫌轻。

             不知织女萤窗下,几度抛梭织得成!

    没有绮绝香泽的脂粉气,没有情缠意悱的儿女态,但从特定意义上说,不妨称之谓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人的情诗。

    这首诗题为《呈寇公》。作者:蒨桃。

    蒨桃是北宋的三朝元老名相寇准的侍妾。

                             诗谏力射寇准奢华生活的另一面(故代故事轶话)

    寇准(961——1023年)字平仲,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多年为相,封莱国公。寇准是个比较刚正严明、正直不阿有功于国而又深得民心的大臣。但他在生活上却极其奢华豪贵,经常沉醉于歌舞升平的游乐中。有时甚至灯烛齐明、火树琼花,通宵达旦地盛宴狂欢,他举金盅独酌,而令众歌女歌之,舞之,以侑酒助兴。他备下大量绫罗绢帛,只要唱一曲歌便可得到一匹绸缎的赏赐,而美丽的歌女尚未能满意……

    (但古人们不会梦想到如今大红大紫的歌星一支歌可以讨价几十万元!)

    做为侍妾的蒨桃,因出身寒微,地位卑下,她是十分体恤民情的,带着悲天悯人的善良,用鲜明的对比手法在诗中表述了得到“一束绫”的歌女尚觉赏赐轻微,而那织绫的劳苦妇女在萤灯小窗下不知要“几度抛梭”才能“织得成”呢。

    《呈寇公》诗共两首。第一首传诸天下,后一首则鲜为人知:

              风劲衣单手屡呵,幽窗轧轧度寒梭。

              腊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娇姬一曲歌。

    这是对第一首诗的深化,极写织女生活之苦:冷风凄冽,衣裳单薄,只有一次次呵着热气来暖暖冻僵的手,幽暗的小屋里那轧轧响的织机真像寒意森森的冰河。腊月天短,一天也织不满一尺绫啊,如此辛劳之所获,又何以比得上那妖冶的歌女唱一曲歌呀?!

    这本是披肝沥胆的肺腑之言,怀着切肤之痛对寇准的穷奢极侈进行劝谏,警悟身居高位的重臣要顾念民间疾苦,此可谓至爱的心友铮言。

    诗虽一语中的,入骨三分,但却怨而不怒,朴实挚切,堪称寓真情于讽喻的抒怀佳作。

    然而得到的回音是什么呢?寇准和诗:

              将相功名终若何,不堪急景似奔梭。

              人间万事君休问,且向樽前听艳歌。

    蒨桃人微言轻。寇准我行我素。他只感到那宦海沉浮,岁月之流驰急若奔梭,因此什么也不要管、不要问,依然畅饮美酒,聆赏艳歌,在歌里舞里酒里梦里及时行乐。

    后来,寇准贬谪岭南,经杭州,跟随身边的蒨桃病危,嘱寇准:“妾必不起,愿葬我于天竺山下。”寇准执其手,泪语呜咽,大为哀恸。

    “流传讽谏新诗在,寒女机窗感鬓鸦。”曾以诗谏而名世的灵淑之女蒨桃,死后安葬在风光秀丽的西子湖畔的天竺山下,也许她纯净的心就像清波明月一样,成为看不见而能感觉到的风景中的风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