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光情雨
梦光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35,034
  • 关注人气:2,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诗的萤火(组章)见稿于中国作家网原创快览

(2011-09-26 14:23:15)
标签:

情诗的萤火

组章

见稿中国作家网

原创快览

分类: 美文天下(原创)(散文、散文诗

 

情诗的萤火(组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092613:43  作者:梦光情雨

中国作家网 > 原创快览 > 散文 > 正文

 

     勿须从一万吨文字中提炼什么。那里本没有黄金屋的辉煌、珍珠瀑的璀璨。

 红颜也许是有的,千寻百觅之后,“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真实的很质朴。表述我情感之波澜,用不着华彩飞扬的文字,像清淡的月夜,蓝蒙蒙地,挂在树梢。

 微风吹动时,是箫声的流丽。

 从心眼儿里流出来的语言,不必很多,如涓涓的泉流,写在磊落的石丛和芊芊碧草之间。

情诗的萤火,在案头闪烁,装在水晶瓶里,就是一瓶微缩而又浩瀚的星空。

 照耀我,心的花园正蓓蕾绽放。

 听到开花的声音,细小且又如日出之轰鸣。

 辉映我明月般的一盏小灯,剪裁灯光下写诗者一段又一段的心情。

 爬格子!不是一级又一级台阶。肯定不能扶摇直上青天。虽然,那方寸之地,倒是拓展四极、神驰六合……

 意念中自有一座日观峰,雄立泰山之巅,伸出手掌,捧起太阳,像捧起那颗赤情大爱的心,把背影留给走过的夜之长廊,把明天挂上远航的风帆……

 

 

梦光情雨

   似乎不能没有鞋。

 从草鞋、布鞋到皮鞋。鞋的进化是道路的进化,人生里程的进化。

 鞋对脚是善良的约束,必要的禁锢,正如法治与自由。

 也有不穿鞋的年龄,那是婴儿以及勿须明确走向的童稚。

 走进成年之后渴望回归那份无忧无虑的天真。

 我想甩掉鞋。没有鞋,更能将敏感的神经直接触及泥土、风尘、荆刺与险阻,更以疼痛为伴奏,谱出滴血的音符。

 然而,人间的坎坷不是鞋踩平的,旅途的曲折不是鞋走直的。

 鞋是土壤,人是土壤上栽种的会走路的灵魂的树与花。

 生命之四季,因人而春光,因人而秋色,不是鞋。

 对于路,用却“哲学”,不是用鞋思索。

 脚比山高。脚比路长。

 人穿鞋,不是鞋穿人。

 脱掉鞋,是想去亲热泥土,沾回那些久违的泥土味儿,找回那些失落的脚印,叠印起来,装订成册,著而成书。

 脱掉鞋,是想去田埂上走走,看秧苗成畦,树风淳厚。

 脱掉鞋,是想去小河里洗洗脚,踢溅起浪花的欢笑,还我一片青山白云,流水明澈……

 而我,我是赤足去寻找爱情的。

 即使所有的道路拒绝我不穿鞋的脚步,我也能走进一个人的心灵之庭院,勿庸敲门声,驻足以待,忽见“人面桃花相映红”……


脚步栽在鞋子里

梦光情雨

 

那些穿过的鞋,谁能记住多少?纷纷,像零落的书页,已成为一种符号。

 脚步栽在鞋子里。

 去舔道路。去啃道路。去吃道路。

尝到一嘴辛酸。吞了一肚子坎坷。

 张着嘴和闭着嘴的鞋以及张着嘴和闭着嘴的人,都在沉默中急于赶路。

 即使前面有人生的驿站与爱情的花园,也布满了荆棘。

 玫瑰的刺上闪烁血的霞光。

 在等待与被等待中徘徊。

 我向你走去,或者你向我走来。

 沉默便是诉说。等待便是倾听。

 在世界上缺少心灵的诉说与倾听的时候,我倾听你的到来,如同河床倾听流水。

 而我的听觉是流水里的船,随你衣裙的袅娜而飘泊。

 我的听觉又是痴情的向日葵,倾听云海里破浪而来的太阳……

 

智慧的语言,为真情熠耀生辉

                                           梦光情雨

    有时,语言是一种奢侈的高贵。纵或,不必崇尚沉默,因为驰笔挥毫,写诗、绘画、谱曲……都是语言的另一种方式,意在表述。

     宣泄自己,是艺术的使命。

     但艺术的语言和语言的艺术,多么简约。

     纯净的性情拒绝谎言和阿谀。

     在技巧之外的语言质朴如真理。

     静若处子,澄明的心态湖波清清。

不被急功近利却掠,不被世俗红尘诱染。

     面对权势,亦是不卑不亢的言辞,平淡、悠然,像儒雅的雪飘落荒原。

     惟面对真情,回报以真诚的热烈,像孩子般天真,心襟坦荡,歌哭自如。或若舞蹈的篝火、狂纵的长风;或若深山的古木、野寺的钟声;或若飘婉的花姿、静丽的月影……

     智慧的语言,为真情熠耀生辉。

 

我不知道前世更前世的我是谁?

                                             梦光情雨

    我不知道前世更前世的我是谁?谁是我?

    从时间的那头,从宽厚的遗忘的那边,那是他吗?向我走来。

    不是从桃花盛开的地方,不是从细雨染织的江南。

    也许他走来的地方是雪山,是大漠,是边塞……霜满天,霜满地,落叶萧萧,大雁纷纷。

    但他没有丢掉幻想,像不曾空了鸟巢的树,音乐在飞翔,寻找心的碰撞。

    他悲怆的羌笛吹落了古城墙上的月亮,吹出黎明的血沸……

    长矛上挑起一角天之惟幔,让太阳在红楼里梳妆,以山的妆台,以海的镜子。

是一代铁骨铮铮的赳赳武夫,以一柄倚天之长剑为闪电,划亮自己的一生。

    嘹亮而深远。

    那汗血马呵!马背上起飞的鹰,折响岑寂与苍茫。

    他向我走来。他走进我心灵的广场。

    他丰碑在我的骨头里,刻出星光的碑文。

    伟烈男儿,侠骨柔肠。

    英雄气不短,儿女情更长。他教我以真性情大悲欢为亲爱的人歌唱。在我千回百转的情诗的长卷里,婉约江南的娇红软翠,也铺张北国的雄迈豪宕……

 

                                  此组另见稿于《天津诗社》(2011年第十期)(铭谢贵刊编辑老师)

草根『原创基地』 ·博乐推荐  

情诗的萤火(组章)

梦光情雨

(2011-09-28 10:09: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