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春雷
萧春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9,579
  • 关注人气:3,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任的诗与砚

(2007-07-29 03:33:12)
分类: 闽记
 

黄任的诗与砚

 

萧春雷

 

 

    一个爱砚成癖的人,去了广东高要县做官,真是福分!因为高要所辖之端溪,乃著名的端砚产地;不过若碰上一个处处与你过不去的上司,却是大祸。清代的永福(今福建永泰)诗人黄任就遇到这种祸福双至悲喜交集的事。他的职务是“四会县令兼署高要县事”,却被长官以“纵情诗酒不治事”参奏了一本。黄任解职而去,行旅萧然,只带了些端溪边的小石头——据说他的全部积蓄只有两千金,一千金买十枚砚石,一千金买侍女金樱。到底是疏狂诗人,返乡的船头,他高高挂起一面旗子,就写着“饮酒赋诗,不理民事,奉旨革职”等字,一路招摇。

 

    黄任带回的砚石,可不一般。当时制砚史上一位名家顾二娘正好在世,黄任特地带了去苏州,请她制砚。顾二娘也不是随便请得动的,据说她制砚二十余年,不及百方,但为黄任却亲自琢磨了多方。其中一方砚背上,黄任叙其经过:“余此石出入袖将十年,今春携入吴门,顾二娘见悦焉,为制斯砚。”他为顾二娘写过一首很有名的诗:“一寸干将切紫泥,专诸门巷日初西。如何轧轧鸣机手,割遍端州十里溪。”顾二娘死后,黄任也写有诗歌怀念。这两位奇人——“明珠七字端溪吏,乐府千秋顾二娘”(陈星斋语)——的交往是砚史上的佳话,引起许多人关心。

 

    黄任(1683-1768)字莘田,1702年举人,解职后在福州的光禄坊筑“十砚斋”,自号十砚老人。房子原来是他外祖父许友的,庭前环植兰蕙,所居三楹。房子里最值钱的,当然还是那十方名匠琢磨出来的砚台,叫美无度、生春红、古砚轩、十二星、天然、著述、风月、写裙、青花、蕉石,名字都有些来历。例如生春红,典出苏东坡的“小窗书幌相妩媚,令君晓梦生春红”之句,原为黄任的妻子庄氏收藏。庄氏早逝,这方她生前经常摩挲在手的砚台让黄任无限感伤:“昨开砚,墨光尚滴也,痛何可言。”

 

    庄氏是才女,工诗,也好砚,跟黄任倒正好一对。新婚不久,黄任就因为赴京赶考,长年在外飘零,除夕日她给夫婿寄诗:“万里寒更三逐客,七年除夕五离家。”写尽空闺怨妇的心情。黄任谋到官职后,描写两口子的生活“有时歌咏到宵深,君起持壶我浅斟”,夫妻间也浅饮低唱,颇让人艳羡。丢官后,黄诗人谋生无术,全赖妻子精打细算,每日亲自记账。“黾勉可怜登记在,去时遗墨满窗间”,这里提到的遗墨,并非诗句,而是才女留下的账单。做官而日子依然清苦,黄任只好怪自己没本事:“为儒盼至为官后,依旧辛勤百事乖。错嫁文人更谁怨,诗书贻累到裙钗。”黄任写有《悼亡》28首,情真意切,凄婉动人。

 

    黄任家的女人都不简单,除了妻子,还有长女淑窕、次女淑畹、侍妾金樱都妙解音律。梁章钜《闽川闺秀诗话》不但把他两位女儿,还把两位女儿的女儿——两位外孙女的诗句收了进去。他家就抵得上一个水平很高的诗社。例如二女儿淑畹的诗句:“朱户半扃人语碎,粉廊回合鸟声多。”(《春阴》)“坐久不知更漏尽,满天凉露湿轻纱。”(《残月》)相当精彩。外孙女林琼玉的诗《寄许德瑗表姊》云:“疏影楼头问起居,迩来诗思复何如。知君多为梅花瘦,我比梅花瘦有余。”真是才气逼人。

 

    《随园诗话》说,金樱明艳,能诗,绝句《夜来香》也有“知隔绛纱惟暗坐,谢娘头上过来风”这样的佳句。金樱不仅是黄任的侍妾,也是黄任为十砚添置的情人。据《榕城诗话》,黄任白天把玩砚石,到了晚上,就让金樱怀砚睡觉,他说砚得阴气,能增润滑,这叫养砚。谢枚如《稗贩杂录》说得更夸张,称十砚斋蓄雏尼十人,使各怀一砚而寝。这倒很符合黄任的性格,只是怕黄任没有如许的财力吧?

 

    “砚癖不顾千金雠,诗成自谓万事足。”黄任一生所爱,就数诗与砚这两件东西了。他在这两方面都很有成就,可谓无憾。早年他作有《咏杨花》:“行人莫折柳青青,看取杨花可暂停。到底不知离别苦,后身又去作浮萍。”在江淮之间传诵,被人称为“黄杨花”。古人的观念,认为杨花化为浮萍,所以诗人因杨花后身还要作漂泊的浮萍而生感叹,的确巧妙。有一回下第南归,半路盘缠用尽,他去找素不相识的吴仲允求助。吴说:“你就是那个赋杨花的永福黄诗人啊,早就想见了。”当即与夫人商量,取了钗环首饰去典当,替他付清车船费,又送他回闽路费。黄任还有一首《西湖杂诗》也颇为人称道:“画罗纨扇总如云,细草新泥簇蝶裙。孤坟何关儿女事,踏青争上岳王坟。”论诗者以为,该诗为不议论之议论,境界尤高。

 

    徐祚永《闽游诗话》论断:“闽中近时诗,当以莘田先生为冠。先生诗各体俱工,而七言绝句尤为擅场,清丽芊绵,直入中唐之室。”这是最简洁中肯的评论了。袁枚的《随园诗话》则说:诗歌里面,有一类音节清脆,如雪竹冰丝,非人间凡响,也非关学问的诗,差不多每代只有一人,如唐有李白、温庭筠,宋有杨万里,元有萨都剌,明有高启,本朝能够继承这一传统的,其惟黄莘田乎?今天,黄任被公认为清初至清中叶成就最高的福建诗人,现存诗900余首,多为七绝,诗集初名《秋江集》,后名《香草斋集》。

 

    再谈一件趣事。沈德潜编《国朝别裁诗》,例不录在世者的诗,却收了黄任6首,不知误收还是破格。孟超然因此写信给黄任:“沈归愚选先生诗,大家都以为先生已经遨游天门去了,哪里想到你还绿鬓婆娑,抱膝长吟于乌山白水间呢!”

 

    黄任丰髯秀目,性诙谐,好宾客,口若悬河,往往一座尽倾。晚年贫病交加,守着十方不能吃喝但价值连城的名砚。他86岁死,砚旋散失,如今谁能得到十砚其一,已是收藏之大幸。近代文人叶遐庵早年藏有黄任一方桃花冻石章,边款刻有黄任的题诗:“十砚斋头最可人,年来借此伴闲身;摩挲每上葱尖手,丽泽更加一倍新。”面对这样一块石头,谁都不免像叶先生一样猜度:“不知所谓‘葱尖手’,是指金樱否也?”

 

    2007年4月16日

 

黄任的诗与砚

 

 

黄任的诗与砚

 

    黄任的故居其实已经毁了。门关着,进不去,只看到里面建了红砖新房——最粗俗的那种。巷子窄小清雅,叫早题巷,名字很有意思。从黄任故居到何振岱和陈衍故居,步行两分钟就到了,可惜他们属于两个年代,没办法串门。时间的距离比空间的距离更无情。我随手拍下两张照片,帮助自己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