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乔通
乔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4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4年旧文 神秘的磁带

(2008-07-07 10:24:18)
标签:

文化

分类: 童话城

神秘的磁带

 

 

 

 

放学回家,陶奇和往常一样打开书包做作业,可是他竟然从书包里翻出一盘磁带,看外表这盘磁带特别破旧,像是多少年前的老古董了,也不知道是怎么进入陶奇的书包里的。

 

 

陶奇想不明白。

 

 

如今陶奇已经用上了MD随身播放器,磁带对他来说已经是很陌生的东西了。出于好奇,陶奇从阁楼里翻出了淘汰已久的录音机,想听听磁带里有什么内容。

 

 

磁带放入了机器里,陶奇按下了播放的按钮,机器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喇叭也“吱啦!吱啦!”的怪叫,把人的汗毛都揪起来了。

 

 

这是什么怪磁带啊?陶奇受不了了,他捂着耳朵想关闭录音机。

 

 

“……明天上午你的班主任会晕倒在讲台上……”这时里面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古的时代飘过来的一样。

 

 

陶奇差点儿叫出来!

 

 

真是太奇怪了,磁带里竟然预言到陶奇的班主任明天会晕倒!这怎么不让人吃惊啊!

 

 

陶奇赶忙把磁带倒回去,想再听一遍,可是喇叭里只传出先前那个吱啦的怪叫声,再也听不到那句话了,好像那句话压根就没有录在上面一样。

 

 

“是不是有人跟我开玩笑?”陶奇找不出其它的解释。

 

 

望着一大堆等待完成的作业,陶奇耸了耸肩膀,把录音机搬到了别的位置,开始埋头写作业,根本就没有把刚才从磁带上听到的话放在心上。

 

 

第二天,陶奇发现讲台上正滔滔不绝讲课的班主任的脸色真的非常差劲儿,脑子里猛然想起昨天晚上从那盘神秘的磁带里听到的话,于是紧张起来,他担心班主任真的会晕倒。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儿,下面同学们自己自习……”班主任收拾教材准备提前离开教室,看样子她真的不舒服,可是还没走出两步,就忽然倒在了讲台上。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班上的学生乱作一团。

 

 

看到这个情景,陶奇的心都快蹦到嗓子眼儿了,没想到那个磁带里的话应验了。

 

 

班主任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中午放学,陶奇拔腿就往家里跑,速度快的让人吃惊,同学们都奇怪的看着陶奇,不知道他怎么了。

 

 

到了家里,陶奇颤抖着手按下了录音机的播放键,熟悉的吱啦声重新钻入陶奇的耳膜,这回里面又有声音了,但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圆路溪小区前方第二个花坛里埋有一大笔钱,取出来有急用……”沙哑的声音说。

 

 

磁带的内容会变?恐惧感顿时笼罩陶奇的全身,那吱啦声让他毛骨悚然。陶奇飞快的按下了停止键,声音嘎然而止,房间里回荡着停止键弹跳起来发出的声音。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笔钱?难道有什么用意?虽然第一次成功预言班主任晕倒,但陶奇还是对磁带内容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下午上学,陶奇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他陷入了矛盾之中,不知道该不该按照磁带的指示去找那笔钱。

 

 

“嗨,陶奇!”古小雨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他一把搂过陶奇的肩膀并排走。

 

 

陶奇抬头看了一下,说,“哦,是你啊!”他一点儿也提不起精神来。

 

 

“怎么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古小雨问。

 

 

“……没……没事……”陶奇不想把磁带的事儿说出去。

 

 

“跟你说件事儿,咱们班主任得的是急症,好像要做手术,手术费昂贵的不得了,班主任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人家医院拖着不给做手术呢!我姑姑刚好在那个医院里当护士,今天中午是她告诉我的……”古小雨一脸的紧张。

 

 

“做手术?用钱?”陶奇的脸上露出了顿悟的表情。他明白神秘磁带为什么告诉他圆路溪小区的花坛里藏有钱了。

 

 

“下午你帮我请个假,说我有事不去上学了,一定记得啊!”陶奇拔腿就跑。

 

 

“哎,你干什么去啊?”古小雨望着渐渐远去的陶奇喊着。

 

 

陶奇来到了圆路溪小区,他警戒的看着四周,过了好久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才慢慢向第二个花坛走去。

 

 

花坛里的泥土是新翻的,所以很松软,陶奇毫不费力的就把手插进里面,翻了一会儿后他的手摸到了一个皮包,心脏猛然一跳。

 

 

陶奇把那个皮包拽了上来,皮包是菊黄色的,看样子是女士的包。他拍了拍上面的浮土,用颤抖的手拉开了拉链,花花绿绿的钞票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么多钱?”陶奇的眼珠子差点儿跳出来。

 

 

这时候班主任躺在病床上的情景出现在陶奇脑子里,他来不及多想抱着那个皮包就往医院跑。

 

 

陶奇跑得飞快,他撞到了一个戴墨镜穿夹克衫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年青人的身上,匆忙中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跑开了。

 

 

“瞎了眼了?”小胡子骂骂咧咧的说。

 

 

进入医院,一股刺鼻的药味儿扑鼻而来,陶奇喘着粗气来到财务室,他大声喊着:“今天上午送来的张老师做手术需要多少钱?”

 

 

一个戴眼镜的女医生抬起头上下打量陶奇一番,漫不经心的说:“怎么?你有钱给她掏?”说着又低下头忙自己的事儿,一副看不起人的德行。

 

 

陶奇气愤极了,他拉开拉链从皮包里拿出一捆带伟人头像的粉红纸张拍在桌子上,着急的说:“这些够不够?赶快给我老师做手术!”

 

 

那个女医生被吓了一跳,正准备呵斥陶奇时,她的眼珠子定格在那捆特殊纸张上面,结巴的说:“够……够了,马上做手术!”她收了班主任的手术费后把剩下的钱恭恭敬敬的递还给陶奇,一脸的献媚,前后简直判若两人。

 

 

陶奇看见她的样子就恶心,他一把抓过钱塞进皮包里,然后飞快离开了医院。刚出门不久,在圆路溪小区碰到的那个小胡子气冲冲的进了医院。

 

 

小胡子径自走进财务室,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上。

 

 

戴眼镜的女医生面带愠色的推开他,说:“人家正上班呢,你干什么呀?来 ,这里有凳子你先坐着,我还有有点儿事儿!”她起身要离开。

 

 

“我们的房子和汽车泡汤了!”小胡子咬牙切齿的说。

 

 

女医生愣住了,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满脑袋冒烟,她歇斯底里的喊:“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跟我说已经到手了吗?房子和车子我们马上就能有了,现在怎么又变卦了?你说呀你……”马上就要实现的愿望忽然之间消失无踪,那种感觉最折磨人。

 

 

“好像是一个小孩子,他还拿着包撞了我一下,当时我也没在意,现在想起来了,肯定是他!”小胡子脑子里满是陶奇的模样。

 

 

“一个小孩子?十一二岁的模样?鼻梁高高的?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运动服?手里拿着一个菊黄色的皮包……?”女医生联想起刚才进门交款的陶奇,她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听到“菊黄色的皮包”小胡子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他恶狠狠的说:“就是那个小子,赶快给我查出他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

 

 

“我知道他老师是谁,肯定能查出来,你等消息吧!”女医生憎恨陶奇让她失去了奔向小康机会。

 

 

陶奇坐在建筑工地的砖头堆上,他的怀里还紧紧的抱着那个皮包,里面的钱让他觉得烫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建筑工地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半截子工程停在那里等待进一步的完善。

 

 

“说不定里面有联系方式呢!”陶奇脑中灵光一闪,他赶快打开皮包,翻了好半天终于在夹层里面发现了一张纸条,他摊开一看 ,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洧水路9813号 失学儿童救助中心。

 

 

看到上面那几个字,陶奇感觉热血沸腾,原来这些钱是用来救助失学儿童的,刚好被自己找到了。他激动的抱着钱搭车往纸上写的地址赶。

 

 

从失学儿童救助中心出来,陶奇感觉格外轻松,再也不用为这笔巨款操心,而且钱还会被用在需要它的地方。

 

 

陶奇喜滋滋的回家了。

 

 

傍晚,一个带墨镜的年青人站在报摊上,把手里的报纸撕的粉碎,上下牙齿来回的摩擦,熊熊怒火在眼中升腾,差点儿把报摊烧的片甲不留。

 

 

晚报上刊登一位不知名的少年给失学儿童救助中心捐赠了将近一百万。不用说那个少年就是陶奇。

 

 

“我要杀了他!”一个杀人计划在小胡子脑中诞生,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然后用打火机点燃,陶奇的头像慢慢被红绿色的火焰吞噬。

 

 

要不是那盘神秘的磁带,班主任老师的手术还进行不了呢。陶奇特别感谢它,晚上他又重新打开了录音机,想听听磁带会带给他什么新的预言。

 

 

开头的吱啦声已经不觉的那么刺耳了,沙哑的声音从喇叭里飞出来,每一个字都震荡着陶奇的心弦。

 

 

“……明天早晨,一辆汽车将在南环路撞到你……”沙哑的声音飘逝而去。

 

 

有人要谋杀我?陶奇的脑中冒出了这个念头。联想起前后种种,陶奇断定对方一定是为了那笔巨款而来的。

 

 

陶奇考虑明天要不要去上学。

 

 

“一定要去,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再说这样的坏蛋应该去他们应该呆的地方。”陶奇决定了。

 

 

这一晚,陶奇睡的特别香。

 

 

早上的空气特别清新,陶奇带着大义凛然的神情去上学了,一路上他不停摸着腰里鼓出的一块儿,好像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哧——吱——”汽车轮胎跟地面强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陶奇扭头一看,一辆破旧的汽车朝着他急速奔驰而来,司机的位置是一位面目狰狞的年青人。

 

 

陶奇从腰里拔出一把枪,学着电影里警察的模样瞄着司机的脑袋,露出了一个微笑。

 

 

年青人就是小胡子,他没想到陶奇竟然这么沉稳,而且还拿了一把枪,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恐惧的他打偏了方向盘,哐啷一声车头跟路边的大树亲密接触在一起。

 

 

陶奇扣动扳机,手枪里喷出了水柱,像胜利的炮竹一样为他喝彩。

 

 

“怎么会这样?”小胡子看到枪里的水柱,带着怨恨的神情昏倒了。

 

 

警笛声由远至近呼啸而来,武装到牙齿的警察把小胡子抓了起来,那一刻陶奇笑的最开心。

 

 

经过审讯,小胡子供出了同伙,就是那个医院的女医生,而且交代了是如何从一位女士手里抢走那一百万的,为怕别人怀疑就把钱藏到了圆路溪小区的花坛里,等待风声过了再把钱拿出来,没想到陶奇的出现把他的一切计划都打乱了。

 

 

小胡子和那个女医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一架飞往美国的波音飞机上,有位华侨女士正在看报纸,当看到那篇不知名少年给失学儿童救助中心捐赠了巨款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微笑,她自言自语的说:“被抢走的钱又回到了它应去的地方,不管捐赠者是谁,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一切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陶奇带着满足的神情躺在床上,望着窗外一闪一闪的星星,他又想听那盘神秘的磁带了。

 

 

“……明天下午三点,小行星将撞击地球,世界末日来临……”

 

 

陶奇能阻止这次地球灾难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