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河
文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445
  • 关注人气:2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天的书

(2019-01-27 20:42:43)

雨天的书

 

晚雨

 

晚雨一阵,如注,稍后渐小。闪电数条。

春雷始发声,若祢衡击鼓。

 

夜雨

 

楼下花圃养数条狼狗,以作护花使者。其中一条通宵吠叫。

雨细湿犬吠,夜暗花自娇。

 

雨忆

 

夜雨,一阵即止,稍后绵绵不断。对雨越来越没感觉了。雨只是雨。

十年前,喜欢临窗观雨,长时间站着,无语。

二十年前,写诗道:“我向每一滴雨水问好,我向每一滴雨水微笑”。那时,最喜欢在雨声中写诗,一切仿佛都会天长地久似的。

三十年前,雨落在茅草檐上——至今仍记得那种小心翼翼的有点孤单的簌簌声,黑暗中那种微腐的草木的浓郁气味。再往前,就没什么印象了。

 

急雨

 

昏暮。急雨。

风从四面八方刮来。

树拖着那么多沉甸甸湿漉漉的叶子。跑不动,又停不下来。惊慌失措,无处躲藏。

 

雨园

 

雨淅淅漓漓下了几个小时了,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到公园散步。

一个小角落,一棵大松树。满满一树细细密密的叶子。树下有个小石桌,是一个树桩状的横切面,布满优美的年轮。桌旁散几个小石凳,也是树桩状的横切面。桌面上凳面上都积了汪汪的水,而其中一个小石凳却没有被雨淋湿。它被一个更茂密的松枝遮住了,这根松枝之上还有一层层松枝,一直堆叠到梢头。

整个小园就这一个没被雨淋湿的地方。一片小小的地方。我坐在上面,感到怡然。

雨在落,松枝在长。

 

疏雨

 

疏雨。地皮儿刚湿时的泥土味。

炊烟静静浮在小屋顶上,囤积成一大团。仿佛小屋子在人间呆得太久了,想出去散散心,一下子跑到了天上。

白云深处,恍惚已是千年。

 

雨树

 

雨中的树是恋爱中的树,轻轻抖动。

满树都是声响。

 

 

微言

 

 

紫藤花开了

 

紫藤花开了,一个穿浅蓝牛仔裤的女孩子拿手机拍摄,她举着手臂,踮着脚尖,细长的腰身很好看。

紫荆也在盛开,浑身上下贴满花朵。

 

文竹

 

文竹的叶子很秀气,细,密——细极而微,密不透风。但看上去却有森然之致。

 

离瓜近

 

有一老头,土得掉渣,卖黄瓜芽。说是芽,其实极大,已是秧了。

我说:“瓜秧太大了。”

老头随口回答:“瓜秧大,离瓜近呀。”

简直禅宗公案。

 

樱桃

 

读《碧岩录》数则。

G家摘樱桃。不易够到的,便连枝带叶折下。

Z说,一颗一颗吃樱桃,就像吃珍珠的感觉。

 

小城女人的臀部

 

小城女人的臀部,每到冬天,便普遍变大。

 

桂花香

 

傍晚,下了浓浓露气。散步经过楼下花圃,闻到桂花香,清凉如水。

忽然明白,原来连花香也可以铅华尽洗。

风露满天,花香沉沉。

 

猎人

 

深秋的旷野上,猎人用呼啸的鞭子抽打从天空低飞而过的鹤群。

 

从长桥上走过

 

暮色初降,我从一座挂满灯盏的长桥上走过。

 

 

埙是泥土的声音,憨憨的、郁郁的声音。哪一小片土地,寂寞了,想飞一下,但飞不起。眨巴眨巴眼睛,又深深的伏下去。“呜呜——呜呜——”,想说些什么。想说的太多,结果说不清。就只能发出这么一种声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呜呜——”,“呜呜——”

 

消极的人

 

他们总是湿漉漉的。他们在暮色中拣拾生锈的针尖,怀抱一团虚无的乱麻,在忧伤的自我的绸缎上认真而盲目地绣花。微风吹过,他们产生无数个精细的粘腻的颤动。

 

经验一种

 

那个老烟鬼,为了戒去根深蒂固的烟瘾,用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成功。后来,他只好拼命去吹喇叭。

结果,他成功了!

2019/1/27 辑录旧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管窥集
后一篇:瓜果册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管窥集
    后一篇 >瓜果册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