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繁花朵朵
繁花朵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73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勾勒吴哥新面目

(2010-04-04 19:56:23)
标签:

树根

城池

面目

大树

小圈

吴哥

分类: 旅行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正在大兴土木的巴方寺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同上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同上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搅拌乳海”已被修复过的头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搅拌乳海”的新头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无头的“搅拌乳海”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错乱码放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修补的浮雕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死亡的大树陪伴着死亡的城池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泰安牌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

另一个中国政府援助项目茶胶寺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中国湖北省人民政府赠车(吴哥景区里的游览车)

柬埔寨游:千种滋味在心头 <wbr>勾勒吴哥新面目那副博物馆礼品部卖的1959年黑白摄影作品和这里极为相似。

但照片中佛像头部完全被树根包裹,仅剩面部,树根如同头发,非常特别。

但我遍寻吴哥也未能找到,也许就是这里,不过树根已被清理。

 

 

以下文字写于柬埔寨,参观完吴哥大圈之后: 

千种滋味在心头

从第一天走进吴哥至今,短短的一周,我大概经历了几个阶段。因为前期功课几乎没做什么,可以说是从震撼和无知开始走进吴哥。随着参观的过程,面对浩大的建筑、内容丰富、生动而极具艺术性的雕塑,慢慢地开始渴望解开眼前一个又一个谜。这座用石头建造的城池其浩大的工程在千年前是如何完成的?为何千年之后当今柬埔寨人则多用毛竹建造房屋?无处不在的“高棉微笑”代表着什么?这个曾经辉煌的王国与文明为何最终消失?这个时期自己每天白天与当地人聊天、晚上看书,细嚼慢咽参观的内容,对吴哥王朝深入了解的渴望充斥内心。之后,又慢慢转变为安排好行程后就提前做功课,每天可以有选择的看自己想看的内容,当场消化,有没明白的再去一次。到今天,我又到了另一个阶段。本来计划大、小圈之后去更远处几个地区参观(荔枝山等处,需租轿车前往,大约50公里),今天和突突车司机聊了半天,尽管我还有两天时间,我说我已经有点审美疲劳,后面远处的参观决定放弃了。

 

其实,审美疲劳只是一方面。每天都在石头城遗迹中穿梭,不断地穿过幽暗、挂着蜘蛛网、四处坍塌、随时可见危险警示、还在进行着修复的建筑,震惊、感叹之后不知不觉产生了一些恐惧与不安。有一天参观回来,我心里有一个念头反复出现:这是否是一个曾经被诅咒的国家和文明?城池被遗弃、文明永远消失,在密林中沉睡几个世纪的吴哥让我有了一份驱不散的不祥之感,甚至在之后的参观中很不愿意再踏进黑乎乎的建筑物里,宁愿饶着参观露天的部分。另一个方面,我最先参观的吴哥寺是整个吴哥遗址中保存最完好的,而之后参观的其它寺庙、城池、宫殿里不仅大量佛像残肢断臂,有些“搅拌乳海”上的人物几乎全部无头,显示出遗址曾遭到过的人为破坏,而更有大量珍贵文物早已遗失海外无缘一见。比起眼前大树的摧毁、自然的侵蚀,自1860年吴哥被发现以来,人为的破坏(疯狂的掠夺和盗抢)更具毁灭性,这种感受一日强于一日,以至于看到那些被破坏的痕迹会对整个遗迹产生厌恶。

 

勾勒吴哥新面目

柬埔寨在1953年才结束法国殖民地身份,70年代又陷入连年战乱,使吴哥系统的发掘与保护几乎成为不可能。而自从吴哥遗址被发现以来,两股力量正勾勒着吴哥的新面目。

 

保护吴哥的国际行动真正开始于上个世纪末,随后,法国、日本、德国、中国、印度等多个国家参与了吴哥的重建与修缮。目前,整个遗迹中很多几乎已经毁灭的建筑正在大兴土木(重建),可以从很多已经完成的工程旁竖立的介绍牌上看出那里原来只是一片石头阵。由于不同国家的考古发掘、资料研究水平和资金、技术力量不同,参观多了,可以很容易分辨出是由哪个国家进行的工程(例如:柬埔寨自己进行的水平最低,柬埔寨至今大量缺乏考古人才;日本进行的水平最高;而中国进行的两处都较小,我未入内没有发言权,网上看到过糟糕的评价)。有很多遗址上新、旧石头穿插,颜色花哨;当然也有象巴戎寺那样较好的重现了建筑原貌的案例(巴戎寺是吴哥遗址中标志性的寺庙,其建筑结构复杂,该修缮工程由日本援助队实施,工程难度很大,分为多期进行,目前尚未完全完工)。整个大、小圈看下来(小圈走了两遍),心里不知该怎么形容这些建筑和修缮于不同历史年代,又体现了当今国际上不同考古、科学技术水平混杂的建筑,它们在我眼前,已经呈现出了一个全新的吴哥,而如果有生之日再次前来,也又将有新的工程完成。

 

此外,随着岁月流失,吴哥遗址也还在大自然的力量下不断地变化。在吴哥博物馆商品部里看到一幅摄于1959年的黑白照片,“高棉微笑”的脸庞被头顶一株无花果树的树根如同头发一样包裹住了。这幅照片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在走大圈时反复在那座小寺庙中寻找,却已无法寻到那棵大树。后来一路上百思不得其解,觉得那棵树是否是已被砍伐清理?(很多长在遗址建筑物上的参天大树已经死亡,是为了保护遗址还是自然死亡?目前我未找到答案)但试想一下,1959年至今已过了50年,即使那棵大树还在原地,也绝不可能还是照片中的模样。距突突车司机讲,吴哥遗址目前还在发掘中,为了使密林中的遗址建筑不被树木毁掉,为了清理遗址修出道路,都在大量地砍伐那些数百年的大树,对当地的环境也有着很大地影响。我相信,现在我眼中的吴哥,已远远不是50年前的吴哥,而50年后的吴哥,也不会再是我现在所见到的面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