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繁花朵朵
繁花朵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73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一)

(2007-07-11 13:47:59)
分类: 旅行
第一部分:

二,草原之路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武川县-达茂旗百灵庙的省道上,一路下雨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彩旗飘飘。省道沿途旅游点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路路不通。从百灵庙去周遍地区的道路都在大修

 

好多年前去过几次北京郊区的“康熙草原”,那时候还没满18岁,会开车之后就没去过草原,更不要说草原里的各种路况了。这次出行刚第二天,非常措手不及的,便让我在内蒙草原深处的公路上傻了眼,险些走不出去。之后便是一连三天的草原行,从此难忘。

 

(一)查干敖包的红泥路、草原上推车
6月22日,从呼和浩特市北部的武川县北上走国道进入达茂旗,今天的目的地,是经达茂旗中心百灵庙继续北上到达查干敖包苏木--乌兰察布草原岩画的最密集地区。

清晨,雨,内蒙的路标不清楚,但国道上车不多路很好走,我还沉浸在昨日大召寺巧遇主持的吉祥喜悦中,感觉自己这一行一定是吉星高照。

 

国道一路下雨,到达百灵庙时不到中午。加满油和备用油箱,加油站问路,无人知道查干敖包怎么走,又在路边问了很多当地人,按他们的指路两次走错了路十几公里又返回,直到下午2点了,我才从一些卡车司机的指引下走上了这条根本没有路标、在路基下的小路。这是通往查干敖包的唯一道路,全长45公里,红泥路。在百灵庙走错路的时候已经开始整整领教了内蒙古修路给我带来的烦恼,无论往哪个方向的路,都是在炸桥、炸山、断路绕行,我一遍又一遍的跟在那些大车后面,在那些象越野场地赛一样高低不平、来回绕的烂路上颠簸着,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终于找到路了之后,我竟头一次不知道车该怎么开了。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一到水泥路面,马上下车清理泥巴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泥已经包住了轮胎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停车吧,也许旁边还有其它的路?

 

顺着曲曲弯弯一段绕山的小路行进,阴云密布下着小雨,视野内长时间没有一辆车一个人,我有点害怕,随时准备遇情况掉头回去,上午的速度完全没有了。慢慢的再深入,开始出现空旷的草原,而车就象开在冰面上一样不停的在泥路上向两边打滑。方向盘越来越难以控制,因为全无经验,无能力做出任何判断和反应,只得精神高度紧张紧握方向盘控制速度继续前行。偶遇中间一小段几米长的水泥路面,就来回倒两次车,然后下来用长把雨伞把轮胎上的泥清理一下,再继续上路。而泥越来越多,泥巴在车窗外两侧飞溅起来超过了车身高度,如涉水而行。走两步就下来清理一次,直到泥已经把轮胎牢牢的包起来,清理不下去了,我最终暂时放弃了行进。打电话给朋友,请他帮忙上网查一下遇到泥路有什么好办法,毕竟前面至少还有30几公里的路啊。正通电话,左侧路基下面突然出现一辆白色富康,我立即开门下车连喊带挥手,车停下来,后门打开,一个中年女人探了个额头,我问“请问这是去查干敖包的路吗?只有这一条路吗?”她说“我们也是去查干敖包,你跟着我们的车走吧。”我高兴雀跃,富康能走的路,我还怕什么?尤其我最擅长跟车,这下算是能走出这阴冷泥泞的大草原了。有了向导和同伴车,心里踏实多了,立即上车找路基低的地方上了草原,跟在他们后面。这一跟,才知道,这条路远比我想象得难走,余下34公里的路,我们在草原上走了两个小时。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草原里到处是障碍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雨再大些,充满积水,我会掉进这些“陷阱”里?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牛牛:“哪里来的两个白色的东东?闷儿。。。”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过小泥坑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车里也是泥了

 

富康开得很快,尤其在完全没有标地物的草原,它在前面完全没有路、没有车辙的草原上左转右绕,时而飞快的速度骑在蜿蜒的沟上开,时而绕过一个个牧区的铁丝网,有的时候绕到了牧民的家门口,在雨衣后面看不清面目的牧民和羊群的注视下再扬长而去。我曾一度认为他们根本是想甩掉我,至少是没打算让我跟着。我跟得很辛苦,尤其在开始的一段很长的时间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眨了一下就没看见它是怎么过眼前的沟或它绕过了什么水塘、石头。那段时间,我完全丧失了方向,指南针在车子不停的剧烈颠簸中舞蹈无法辨别方向,天色阴冷飘着雨,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往深渊里开。朋友再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赶快报上富康的车牌号,以防被人带到草原深处宰了,家人都不知道上哪找我。

 

跟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之后,富康依然没有甩掉我,雨越下越大,草原上的积水越来越多了,它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在前面经常突然停下了倒车退回改走另外的地方。慢慢地,我才明白它其实一直在那条胶泥公路的两侧草原上,一会儿在左边走,没有路了就穿过公路再到右边走,无论绕出去了多么远,最终会回到公路附近。雨很大了,红泥公路上已经完全是泥塘,草原路也越来越难走了,雨刷器在车窗上频繁的摇动清理着视线,我紧紧盯着富康的车轮印走,生怕滑到就在车轮边的深沟里去。就在雨最大的时候,公路左侧完全没法走了,它穿过公路上右侧,因为路基比较高,且我完全按照它的轮胎印走,它过去了,而我的车在烂泥里打滑怎么也上不去公路了。当时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头也不回的丢下我走了,直到远远的看到富康停了,司机下来了,是一个穿得很好的中年内蒙男人,提着裤腿从公路那头小心翼翼的在泥巴里走过来,我心里,才第一次有了安全感,知道遇到的不是一车坏人。在他的指引下,我又倒车、换地方尝试几次,还是没能上了公路。所有希望都快没有了的时候,我们面前突然开过一辆摩托车,车上有三个人。他冲他们大叫,叫他们来帮忙推车。因为他穿着皮鞋,衣着干净,我立即跳下车说我也去后面推车,让他来开,他犹豫了一下,才坐上驾驶位。于是,他开车,我和那三个人在后面齐心协力把车终于推上了公路。之后的路,富康司机仿佛对我有了点同情心,每过泥塘、高坡都会在前面等我一下,确认我跟上再走。还是眼珠都不敢错的紧紧跟随,直到到了查干敖包跟进了政府的大门,我才知道,司机是查干敖包的副县长,车上两个中年女人都是政府干部。当天他们是唯一的车回查干敖包,因为下雨,从百灵庙到查干敖包的班车都停开了。

 

我的感谢,只是几句语无伦次的话,连他们的姓名也不知道就匆匆分开了。到后来查干的当地人还都说,如果我没有遇见副县长的车,当晚肯定出不了草原,这条胶泥路在晴天大太阳下晒3小时干透了才可以走,除非我开的是越野车,下了红泥路也许不认识草原路也能慢慢摸着走出去,但这辆捷达车,要么最终滑下路基,要么被草原上那些我完全不知道的地形困在半路。

 

岩画之梦(第一部分:二,草原之路 <wbr>一)

在查干敖包的第二天傍晚,布满乌云的天边终于见到了一线阳光

 

在查干敖包当地人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依然下雨,没有车能开来查干,我的车也无法离开。直到第二天的傍晚见到夕阳,那夕阳就象我的曙光,告诉我第二天天气晴朗就可以离开查干敖包开往下一个目的地了。同时,在我心里一直也无法想象,如果我没有遇见那辆富康,在草原深处至少会被困2个下雨的漆黑寒冷夜晚,连手机信号也没有,对我这样一个完全没有草原经验的异乡人,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