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朋友笔下的我

(2007-09-22 21:41:31)
标签:

独行

敬重

感动

才华

伊夫

分类: 友情链接
    我一直找机会想向我的朋友们推荐带刺玫瑰不怕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媒体同行,且不提她涉猎范围有多大,单单她每天能写出成百上千字的博客文章,就足以让我吃惊和自愧不如。我不想过多地用溢美之词来介绍她,以避免有互相吹捧之嫌。
    之所以选中她写我这篇,是因为在众多采访我的文章里,这篇是写得最真诚的也最客观的一篇(当然恭维之语随处可见,这我心里很清楚)。至少从中看到了我待人时无意中的苛刻和给陌生人造成的不必要心理压力。
    结识一个能够理解的朋友实在很难,我们的实际交往其实不多、时间也不长。但我的文章能唤起她的共鸣,她的文字能够让我欣赏。这其实很难。
    带刺玫瑰不怕 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和一支犀利的笔,站在她后面,可以帮助我们认识面前混沌的世界和识别各色人等。不信你就试试!
    她笔下的我──文侠伊夫:独行江湖的脚印
 

    我看伊夫的博客已经一年,成了一个“伊”粉。
    做媒体日久,对一些的网络“名人”都熟悉起来,但坚持着每天都看的很少,坚持这看了一年的,也就伊夫一个人的博客吧。看来看去的,成了一个“伊”粉的了,因为别人对伊夫的不了解,因为别人对他作品的误读,都让我有些个不高兴,不穿马甲的就上去拍砖,哈哈,做着个真正的粉丝干的勾当。

    我几乎每天都看伊夫的博客——只要他写。他也的确很少让“伊”粉们失望,每天几乎都是有博文隆重推出的。不过,他游历在外,不方便上网写博客的日子,可真的让俺这个“伊”粉有寝食不安、日子难过的感觉,他去印度的那一个月最是俺心里空落落的,过得最无趣漫长的一个月,哈哈,知道他还没回来,也三天五天的上他网上的家去瞄一眼。

    恩,不过,伊夫也真不错,从印度回来以后,就发了很多的照片在网上,也给我邮件了他在印度的9万字的游记,俺看了好几遍,心里起起伏伏地跟他在印度也转了一圈。即喜欢他拍的照片,又不舍他跑那么远,还后怕地牵挂和担忧。我大概是一个很矛盾的“伊”粉,是一个把伊夫看成了朋友和亲人的一个“伊”粉。

    成了正宗“伊”粉的我,一开始其实并不是那么很喜欢与伊夫打交道。
    最早听说“伊夫”,是从一个BTV主持的嘴里,知道他是个著名的文艺评论家,而这位“伊夫”名人就是这位主持装潢自己门面的一个光彩,时时提及的。我不喜欢名人,做媒体日久,还是与草根在一起比较的自在,况这BTV主持还是俺的东家,唉!终于有一天,他把著名的伊夫带到办公室来了。毫无思想准备之下,俺与名人伊夫就有了一个笨拙的见面,呵呵,说了些什么我倒是忘记了的,虽然他倒是没有名人的架子,给我的印象也很好,但他是俺老板的朋友,俺也就小心谨慎敬而远之地应付了一番后便在繁忙中友意刻意淡忘了这位棱角分明的男人。
 

    好像几天后收到伊夫的一个邮件,里面有他博客的地址。正好周六,俺将他的博客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在看到他写的与一些编辑的交往的系列文章后暗暗对这个人有些惧怕——哈哈,俺在几个媒体单位都遇到过欠作者稿费的事情,这伊夫在他的博客写来,他是痛恨并对这些行为有所揭露的。看了,俺暗暗心惊,也很是警惕,在他博客好像写过希望不成为他博客里的编辑等几句话吧。
    然后,收到他的稿件。俺看看还不错,但他是老板的朋友,俺也就对老板汇报并转了邮件,谨慎地没有对他的稿件做出什么反应,因为反应总得有个态度吧?俺虽然管着编辑部,但实在不敢对他的文章有什么态度——有态度通常也没什么用,俺便只好沉默。哈哈,从老板那儿知道伊夫在问的了:有没有收到?俺被老板熊了一通,嘿嘿,知道这伊夫的不好惹,便更加的敬而远之的了,哈哈。
 

    时隔不久,与伊夫和另一个传媒界赫赫有名的名人吃饭,伊夫很照顾很绅士很体贴,俺感动了一番,就写到天涯的博客里去了,主要还是对那位赫赫有名的名人失望的心理失落在作怪,而那天的伊夫正好表现与那个朋友相反,我把对伊夫的表扬的几句也写到博客里去了。

    席间,伊夫还为了介绍了一个王朋友的博客,说如果认同这个作者的文风,可以代为介绍。有以前的教训,俺在联系了这位作者后也紧张地向伊夫汇报了情况,他知道我也写博客的,便问我地址,俺心里别扭了一番还是说了。

    好像是当天吧,收到他的邮件,说我可能是知道他会看俺的博客俺才那么写的,不应该云云。俺心里真是说不出的苦,正赶上那段儿工作也不是很顺利,回家竟然哭了一场——因为伊夫的话,流了一场眼泪,但还是回复了他,心里的委屈自己咽了,还是坚持着工作。 

    工作中,上有老(板),下有小(下属),有时候中间的工作真是很难做,有十分的问题,俺在自己的博客中也抒发一下,说那么一两分的,自己其实还是承受了全部。没想到伊夫会看我的博客,也没想到他还能看懂我的心事。对他稿件的定夺的为难,他也理解,说我这个“平儿”当得不易。嘿嘿,想想俺可不就是那大丫头平儿的受气嘛?主要是我的那位王熙凤也太过分了一些。看了伊夫的邮件,有被理解的欣慰和对自己处境尴尬的再认识,这又让俺百感交集,差点又落下泪来,但想想也暂时没办法,还得对两头负责,就生生的又拼命忍了。

    后来的工作中,还是一路的不快,俺在工作的不愉快中心生去意,当时也确实又猎头来挖我的,正联系中,伊夫问我,我也实话实说,他说早已料到,祝我好运等。那是跟伊夫的交往就有些拿他当朋友看,而不再是当他是老板朋友的了!

     不是很愉快地离开那个工作岗位,老板到处说是开除了我的,但又不发我两个月的工资,不仅不发我的,还不发编辑部的所有离职人员的工资,还让编辑部找我要工钱,因为“邹立是负责人”,

    嘿!再老实的人,也会出离的愤怒的吧?俺很是生气,也很无助。给老板发一个邮件的当儿,正好收到伊夫的邮件,说看我博客知道了情况,问要不要他去帮我说说?
    啊?他可是俺老板的朋友哎!俺哪里敢指望这个?俺觉得他没有装聋作哑都算不错的了,换了别人,一头是自己有钱有势,交了十年的老朋友;另一头是一个萍水相逢以后可能再也用不到的一个小编辑,一个工资都被欠的小打工的文字民工,谁轻孰重这难道还用选择的啊?工作日久,遇到的背叛多了,我只愿这时候没有落井下石的就心里已经感觉不错的了,没想到会有人愿意帮我啊!更没想到老板朋友的伊夫主动问我要不要帮忙……

    俺真的被伊夫感动了的!觉得他真的很汉子、很仗义!不过,肯定不要他去说啊!俺那老板油盐不进的,也只能通过行政手段和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的了。不过,俺也给伊夫一点面子,博客停了十几天没写,信中的许多手段,俺根本就没有去真正实施。

    最后倒是通过劳动仲裁拿到了俺应得的工资的,而那个媒体也因为我的博客传播,在传媒江湖中臭名远扬,到现在也没有生机。真正的两败俱伤,当时伊夫就劝:斗下去是他所最不愿看到的,但这些最不愿看到的却就是发生的了,而且长达半年地让很多人饱受折磨,那个杂志也因此而死。

    苦难中,真的对一句话感受很深:“事变知人心”——伊夫也就成了我心目中真正的朋友,我敬重的、爱戴的朋友。

    伊夫这个人,演艺界很多人说起来是很痛恨他的,以前他批评的一些人威胁过“要打断他的狗腿”,也时常有人要跟他理论,他的骨头很硬,不怕跟谁打官司,别人倒好像是怕跟他打什么官司,只好诋毁他,说他不近人情,说他刻毒。论起来,一开始俺也是觉得伊夫这个人太讲原则,跟他交往不是很舒服,他不迁就任何人,对别人要求高,对自己也更是要求高,人的臭毛病比较多——

    哈哈,我印象深刻的是帮他约一个采访的对象,他一定不肯来我们办公室,让我偷师学艺不成,还两头传话地为难。他为人是挺尖刻的,他的刻薄是让我哭过的。跟他初时的交往,时时让俺感觉着别扭。特别是,当着他那双清澈深邃的眼睛,俺在老板面前要拍拍马屁的时候,就及其的不自然。其实,后来也感觉到并很是认可:他就是一个真人,一个纯粹的人,跟他讲话就是讲真话,这样大家都好过,否则他把那层虚伪直揭出来的时候,真是可恼又羞人,这是伊夫最动人也最可怕的地方,我在那份工作中是不愿意面对这面“镜子”的。

    做媒体认识的“名人”很多,而“名人”中真正愿意以朋友相称的目前却就是伊夫这一位。伊夫是名人,但他关注的多是一些小如俺这样的小人物,他博客中一个卖水果的小军曾让我落泪,他的相机中除了养小兔子的那个小军还有很多都是很平凡很普通的人,伊夫对他们的描述充满了深情,曾名满江湖的伊夫是嫉恶如仇的,是对弱势群体充满了关怀的,是对后辈有提携之心的。他的博客早过了百万,但他经常替一些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做宣传,那位还在读书的“niu骨头在路上”就是俺在他的博客介绍中才认识的。  

    他自谦自己的摄影没有技巧,不懂技术。因而博客的留言便有一些后生小辈不知轻重随口的挑剔。俺对这些不懂新闻摄影的乱评很恼火,伊夫却说:“或许我们对一些哭笑不得的现象、言论,不加评论才是最好的评论。”哈哈,一付大侠的风范哦,白让俺替他不平一回了啊,还隐约又被他批评了。不过,俺下次可能遇到这样的,还会跳出来跟那些博友论战。

    我对伊夫的情感中70%是敬重。男人,我觉得有原则有骨气令人敬重的真不多,伊夫是其中的一个,有些凤毛麟角的感觉。有次我对他说如果有什么我会去给他送劳饭——其实也有含蓄的想劝诫他在政治上还是注意一些,别说真话让当局不舒服的了,他却说如果那样,不用送劳饭,他会选择自杀,我对他的话一默,心里有种很痛的感觉。这年头,聪明智慧有钱有权有财有貌的男人可谓多亦,但有风骨的,有几个?珠圆玉润的圆了又滑的男人中,那个不论什么情况下都讲原则并坚持的伊夫就尤为的可敬,他是我敬重爱慕的男人!

    在遍地都是盘算算计往自己的怀里划拉物质的人中,伊夫对大房子,对开自己的车这些好像就不在乎,他独行,行走的半径由国内而国外,用相机观察记录着世界,心里没有被名利地位拴着,灵魂自由而高傲,这是我欣赏爱慕至极的地方。每当我写职场的争斗,说公司的龌龊的,我能想见屏幕后他超脱的笑。

    不过,看了伊夫的博客,知道他以前随家人被下放,他从农村一步一步走出来多么的不容易的呢!敬重伊夫,不是因为他的才华,“才华”这种词是他用来奖掖我等后生晚辈的鼓励之词吧,他对自己的评价是谦虚谨慎的。“才华”这样的词汇他也曾用在了我头上,激励我更加上进罢?

    清瘦的伊夫在我心中很有份量,不高大的他也是俺需仰视才见的,伊夫不帅,但他本人的照片值得一品,几次的见面俺都是由衷地执师长礼地待他,对伊夫,一直都还是有种敬畏的感觉。我成立了博客圈子,但一直也没敢请这位我每天都要看他文章的伊夫加入,直到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才斗胆留了言,哈哈。

    不过,敬畏只是我的感觉,伊夫不仅在每次见面都是真诚和友善的。除此之外,他博客中的冷幽默不止一次地令我发笑,更有一次他贴出去地道战剧组的照片:他举着手,旁边一个小“鬼子”刺刀大枪地对这他,这张照片与生活中的反差太大,于是一帮人便在博客中也恶搞起伊夫来了,纷纷发表言论猜测说伊夫是共党还是什么,后来还是由照片中他是穿黄呢军裤而判定他是卧底,哈哈,他来配了旁白呢:“我说,我说,某某,又某某,还某某……他们都是共党呀”。

    看自己的名字也在伊夫的“招供”之中,不由一笑:没看出来,伊夫还有这好玩的一面,哈哈!他那次在网上发字条给我:“加你为好友,请回复”令我大惊失色过:伊夫加我为好友?真的又被他感动了一回,在心里被朋友这两个字温暖了一回,不知对他的情感中有百分之多少是感激……

    文章写成这样,俺并不满意。想写伊夫,已非一日,但很难下笔,写出我心目中那个我最敬爱的朋友很难呢!

    终于在一个不眠之夜草就了这些文字,但其实一直不想帖出来,一直在修修改改中想用这些文字温暖自己,让它们在心里慢慢地酝酿,一遍一遍打磨出我心中最珍视的友意来。

    伊夫,是我下半辈子珍视的朋友啊,是我时时放在心里的朋友…… 

 《环球游报》的采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489ba101000ap4.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